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工 头 老 金 (小小说)  

2013-12-19 19:57: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金是个工头,人们都叫他工头老金。

提到工头,不少人立刻就会闪现这样的形象:赊钢筋,赊水泥;工人工资不付齐。男的开小车,女的驾轻骑;找个小姘当会计。穿西服,打领带,不管咋样都是帅;开着小车四处跑,到处都有女人爱。这几句话算是给当今社会里的工头们画了幅标准像。

可是,工头老金却很另类。老金从来不穿西服,上衣似乎永远都是一件半旧的涤卡蓝色中山装,下身总是一条或者蓝色、或者灰色等深色的裤子。有人劝他,是工头了,外出请求领导、交往同行、洽谈业务要注意自己的形象,置办几套高价西服,配上几条适合的领带,要摆出自己的势子来。不然外人会看不起你的。他听了这些总是一笑了之,偶尔说一句,我不就是一位农民吗?要什么势子啊!

工头老金的脚上一年四季都是一双黄球鞋,天晴天阴,下雨下雪,一直不变。

工头老金上下班,外出办事,既没有小车接送,也不骑摩托往来,永远都是一辆半旧的加重自行车。听他手下的工人们私下里议论说,这辆自行车铃铛不响,骑着外出时其他零部件似乎都响。

老金和其他的工头也有相同的地方,就是在工地都设有办公室。正常的工作日,办公室安排人值班,工人们休息时在这里坐坐,有时向工头汇报工程进展情况。工头们自己在办公室监督工人上工做事,处理一些正常的建筑业务,等等。别的工头的办公室都是清一色的豪华装饰,清一色的豪华桌椅,犹如有钱人家的别墅一般。老金的办公室也就是几间普通的房子,够寒碜的,不过既挡风,也不漏雨。办公室里的桌椅,几乎都是在施工的单位淘汰不用的。老金找单位领导,说上一些好话,散上几根香烟,单位领导见这些半旧的桌椅也没用处,处理了还要花费人力搬运,看老金为人实在,就顺便做个人情给了老金,老金在施工的单位人缘还是挺好的。

其他人,特别是其他工头知道了,在一起开玩笑时常常笑话老金,说老金很抠。

还真的让其他人,特别是其他工头说对了,老金还真的很抠。

工人们在工地干活时,老金不允许有一丁点浪费。老金不允许小工们在拎水泥砂浆时有滴漏、泼洒现象,因为老金说过算出了每滴水泥砂浆值多少钱;使用水泥时,根据砂浆、混凝土的搅拌标准决不允许少了,但是也决不允许多了浪费;使用砖块砌墙时,不准把砖头乱扔乱甩,乱扔乱甩会把砖头弄断了,断砖头是不能砌墙的,这其实就是浪费。据说有一次,他的一个徒弟见他常忙的团团转,大多时间不在施工现场,便和两个钢筋工小伙子串通好了,用蛇皮袋悄悄的装了几口袋六点五号的钢筋运走了。第二天一早老金一到工地,转了一圈,看了看,当即找到两个钢筋工小伙子,查问六点五号的钢筋为啥少了一些,这两个钢筋工小伙子大吃一惊,立刻承认了错误。吃惊之余,工人们都说老金真是比鬼都精神,抠的厉害。建筑工程中每逢浇铸混凝土时,对于高价材料钢筋的使用,老金就更加谨慎了。每次浇铸前铺好钢筋,老金总是带着技术员、施工员,对照着图纸,反复检查无误后,然后才放心。

这样一来,每次施工建筑,老金都比别的工头辛苦,从不偷工减料,赚的工程款也比别的工头少。老金手下的工人们都说,老金这样做很不值,别的工头也说老金这么累,这么较真,值吗?

让人觉得惊异的是,老金前几年又组织施工建筑完成了一项工程,这一次,百分之百的人都说,老金这么做,真的不值啊!

这件不值的工程是老金家所在的乡新建中学的校园,包括教学楼、综合楼、操场、环绕校园的围墙等附属工程。老金听说了,参加竞争的建筑单位很多,有大有小,因为人人皆知承包建筑肯定有钱赚。因为在本乡,要是让别的单位别的工头竞争去了自然脸上无光,老金自己就是搞建筑的,而且颇有名气,他自然就更加渴望把此项工程揽入手中。

经过一番紧张的招标、投标、激烈的竞争,最终老金凭实力凭名气得以如愿以偿。紧接着,工程开始施工。根据协议,乡政府把计划应该投入的资金根据工程的进度一步一步的划拨给了老金。老金也根据协议组织施工。在施工中,他挂在口头上的一句话就是,学校是人仓库,一定要注意保证工程质量,千万不能出现质量问题。每次浇铸混凝土的时候,他不管都忙,不管什么时间,他都要挤出时间带着技术员亲自在现场检查监督。有人和老金开玩笑说,你是不是不放心我们啊?要不就是怕我们偷工减料吧。听了这些,他或者笑笑,或者干脆的说,我就是不放心工程质量!

其他的工头们见老金这次的工程款拿的这样顺利,有的羡慕,有的嫉妒。老金自己也颇觉得意外,心情之喜悦每每溢于言表。

但是,老金还没高兴多久,因为行政区划调整,老金所在的乡因为规模小被撤销了。那时工程刚刚完成了一半,怎么办?请示了新的领导后,新的领导表态说工程继续进行。提到工程款,新领导说经济困难,你自己先想办法筹集一些,工程结束后决算,根据决算结果再谈工程款的问题。

老金叹气了,其他的工头们听说后,有的唉声叹气,有的眉开眼笑。工程肯定不能停,筹集资金,实际上不就是让自己垫付资金吗?经营建筑工程以来,老金自己确实积累了几十万,属于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要是垫付中学的工程款,自己的家底掏完肯怕还不够啊。爱人也劝他把工程停下来,政府几时付款,工程就几时动工。这也是冠冕堂皇的理由啊,你政府不付工程款,我无钱请工人,无钱买材料啊。

停了几天后,老金决定继续动工。不管怎么说,不能误了家门口的孩子们读书。至于工程款嘛,就多求些人,多跑些路,多烧些香吧。到工程结束的时候,政府终究是要付款的。买建筑材料的时候暂时缺钱,老金就向老板们讲清楚原因,付一部分,赊一些。付出的资金,自然都是自家掏腰包的,或者凭自己的老关系、老面子在银行借贷的。

工程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年关了,老金瘦了一圈,本打算休息休息,放松放松了。做工的人们急着催要工钱了,因为这些人就靠着做工挣钱过日子啊,半年来就没付过工资了。没办法,又只有到银行借贷了。

经过一番求爹爹拜奶奶,好话说了几箩筐,银行领导看在老金面上,终于同意借贷,但是要有财产抵押。老金没法子,只好用自家的房产做了抵押,付完了人工工资。回家后,老婆难过的直掉泪,老金只好安慰老婆,好在老婆也是明理人,也没和老金吵架了。

新年后,新的校园交付使用,说好了这时决算,然后付款。偏偏不凑巧的是,答应这事的领导调走了。找到接任的领导,接任的领导说,要了解了解情况,然后再研究研究。

这一了解了解,研究研究就是两年。每次老金找到这位领导,他都这么推脱。

这期间,有的好心人劝老金上访,老金思考再三,终于没去上访。也有好心人劝他,你不上访,那就把校门锁起来,不让学生上学,领导们自然就要出面来解决你的工程款问题。老金心里一动,这可是个好办法,不需要自己出门,不需要自己求人,只需要自己拿一把锁,大清早往校门口一站,把门锁起来不让学生进去就行了。

那天一早,老金手里拿着一把大锁,骑着他那辆似乎各个零部件都响的自行车赶到了校门口。看到几个坐在校门口借着晨光看书的学生,老金的心突然软了,我建学校就是方便家门口的孩子们读书的,我现在把门一锁,孩子们到哪里念书去呢?想到这里,老金长长的叹了口气,骑着自行车慢慢的回到了家里。老婆见了,自然数落了老金一番。

一晃又是一年过去了,恰逢国家化解基层学校的债务。当地教育主管部门以及学校把这笔债务报了上去。经过层层调查、级级审核,又等了半年,老金终于拿到了几年前就应该拿到的工程款。老金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遇到熟人就说,你们都说我拿不到工程款,这个工程做的不值,看!工程款不是一分不少的拿到了吗?

有的人听了,随声附和,笑着恭喜他。

也有人听了说,老金,这项工程,你做的还是不值!你想想啊,现在的钱,有几年前值钱吗?

老金听了,愣了一片刻,说,咳!只要家门口的孩子们有地方读书,就值了!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