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邻 居 (小小说)  

2014-01-01 21:33: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孙头和老杨头是邻居,说是邻居其实也有点牵强。说是邻居,因为他俩都住在镇上;但是,老孙头住在面对大街的街道旁边,房子的地理位置很好,左右隔壁几乎都是各种店铺,生意大多很好,唯独老孙头家没有充分利用这个独天独厚的优越地理条件开个适当的店铺,做做生意什么的。老杨头呢,住在老孙头家后边,镇子的边缘地带,旁边就是农田荒地了。

镇子上的人很多,像老孙头和老杨头这样的老年人也很多,按说这两人是成不了邻居的,但是,竟然成了邻居。这首先和他俩的年龄有些关系,两人都是六十开外的人了,同龄人嘛,生活经历相似,人生阅历仿佛,话容易说到一起的。但是,这还不是主要的。

老孙头的家就在镇上,是地地道道的镇上人,身份地位仿佛比一般的乡下人似乎要高些,而且他还是一位退休工人,确切的说,应该是先下岗后退休的,尽管他曾经工作的工厂就是镇上的农具厂,而且倒闭已经很多年了,每月的退休金也只有区区的一二百元,但是老孙头的自我感觉很好。我毕竟是工人阶级出身的嘛,工人老大哥领导阶级嘛!让老孙头自我感觉良好的更加重要的原因是他的儿子也是一位工人,在县城的一家小型企业上班,听老孙头说还是一名技术员呢,言语之间,颇为满意,颇有引以为自豪的得意之情。

老杨头呢,据听说刚刚来到镇上不久,房屋还是租住人家的。一个乡下老头不住乡下自己家里,跑到镇上来凑啥子热闹,老杨头说了,农村的田地里长的东西实在卖不出钱,难以维持家用。听说城里、镇上,处处都是有钱人,挣钱容易嘛。无法可想,也想来搏一搏,这才租住了房子,来到了镇上。

开始时,老孙头和老杨头两人并不认识,自然也没说过话。

因为有了各方面的所谓优越条件,兼之从来就过惯了舒服日子的老孙头,每天从清早起床,到晚上睡觉便一刻不闲的捧着个小酒壶,四下里转悠。

老杨头呢,自从住到了这个镇上,心里便增加不少压力,每天的吃喝花费不算,每月还要交房租。所以,每天一大早老杨头就起了床,简单的洗一洗,就来到房子旁边的荒地上,开垦荒地,不几天就是一大片,新翻的泥土的气息伴随着阵阵清凉的晨风,让人觉得清新爽朗,心旷神怡。又过了几天,荒地旁边又插上一排密密的小树枝,就算是篱笆墙了,这也是名副其实的篱笆墙。

从此,老杨头每天大清早就辛勤的在这块自己亲手开垦的土地上播种,傍晚,在夕阳下,拖着长长的影子, 浇粪浇水,一直忙碌到夜色降临,玉兔攀升。

悠闲自得、无所事事的老孙头捧着酒壶自然就喜爱四处乱转悠。小镇只有那巴掌大的地方,街坊邻居都是土生土长、自小就在一起长大的,都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地步了。小镇上的新闻那也不是很多,而且新闻也不是天天都有的。在街道上转悠久了,偶尔有了闲心,或者雅兴大发,老孙头转着转着就转到了镇子边上。看到原来的荒地上被人用小树枝围了一圈,走近看看,里面的泥土新翻了,整理成了一条条整整齐齐的菜畦,老孙头便有了兴趣,一有空闲往往不自觉地就转到了老杨头那里。

看着菜畦上面不久就慢慢地铺上了一层新绿,草色遥看近却无,老孙头早年读过一些书,似乎还有一些爱好诗歌的雅兴。菜畦上的新绿很快就长高了,长大了,叶片舒展开了。老杨头呢,看到这位老哥经常爱往自己这跑,经常在菜畦外看看,而且似乎还没带什么恶意,也十分乐意和老孙头套近乎,当然了,老孙头不先开口,老杨头是不敢先开口的。这就像是两个人握手一样,如果是上下级关系,下级就要看上级是否先伸手;如果是一男一女,男人就要看女人是否先伸手。因为老杨头自己觉得不如老孙头,所以看到老孙头来了,在旁边转悠着,他往往只能是讨好似的嘿嘿笑笑,接下去,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老孙头呢,看着老杨头的菜畦里到了夏天满是红的,绿的,生长的密密麻麻、非常旺盛,心里非常羡慕,羡慕久了,就是非常渴望。自己的退休金不高,儿子单位的效益也不太好,自己每天吃喝都要支出,要是有什么免费的酒菜就好了。想着想着,老孙头就开始打起了老杨头的主意来。

一天大清早的,老孙头知道老杨头这时候肯定在自己的菜园地里忙活着,一如既往的捧着个小酒壶似是漫不经心的踱过来,脸上笑成了一朵花,套近乎的问道,

老哥,在忙啥啊?

老杨头怔了怔,四周围看了看,见没有其他人,只有他一人,便似乎觉得这位养尊处优的老哥确实是在和自己说话,饱经沧桑满是皱纹黧黑的脸上立刻露出了谦卑的笑容,答道,

呵呵,呵呵,老哥啊,没忙啥,没忙啥!摘一些菜,准备带到集市上卖了。

你这菜园里的菜蔬挺多的啊,自己吃不了多少吧!啊!

是的,是的。你老哥要是不嫌弃,就自己来摘一些吧!

听到这里,老孙头喜出望外,目的一下子就达到了。但是,还是装着不经意的样子,你老哥辛辛苦苦的忙活,我白吃不好意思啊!不过,我也只有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

说话间,老杨头就拿了几个番茄、黄瓜递给了老孙头,老孙头连忙接过去,高兴的嘴都合不拢,连声称谢,老哥,我们是邻居嘛,就应该相互帮忙的,是吧!你有事,就找我啊。我家就在前面的街上。一边说着话,一边用手在一根黄瓜上一捋,咬了一口,又喝了一口酒。和老杨头打了个哈哈,就腆着肚子志得意满似的走了。

就这样,老杨头和老孙头成了邻居。

目送着老孙头慢慢的走远了,老杨头满心喜悦的收拾收拾刚刚采摘的各类菜蔬,放到架子车上,准备到菜市场买菜了。

到这里,有些读者似乎会觉得小子所述的老杨头只是来镇上开荒种菜、卖菜,他自己在乡下种菜、卖菜不是一样吗?不要急,小子只有秃笔一支,没有本领同时花开两朵,且听我慢慢道来。

在镇上开垦荒地种菜,然后卖菜,只是老杨头的副业。老杨头来镇上租住房子,就是要图个让方便,其实他早就相中了那一块地空旷,可以一举多用。种菜之外,主要的捡破烂拾垃圾。菜畦的旁边,就是堆得如小山一般的还没有来得及分类堆放的废铜烂铁,旧自行车,旧轮胎等。

正准备走的时候,老杨头的四个贴身卫士——狗已经摇头摆尾的在身边蹭着,好像在等待着主人一声令下,便往常一样迅速跑起来。看着跟随自己已经一两年了熟悉的好似好朋友似的的几条狗,心情舒畅眉开眼笑的老杨头忽发奇想,笑着转身回到屋里拿出自己捡破烂捡来的绳套,不慌不忙的一一套在四条狗的脖颈之处,不是有马车、驴车、牛车吗?我今天来试一试我的犬车如何。

菜蔬早就装好了,几条狗也都套好了,老杨头像往常一样一声吆喝,四条平时和他一起来回的狗,也许是平时行动一致习惯了,竟然把架子车拉的飞快。老杨头居然要小跑着才可以跟得上车子。镇上的人看了,觉得十分好玩,十分稀奇。街道两边满是看热闹的闲人。这个卖菜、捡破烂的老头,竟然十分有趣,想出这样的法子来训练狗拉车,狗们竟然还拉的一板一眼、像模像样的。言语之间,对这位平时不起眼的老头似乎有了一些好感。老孙头见了,十分得意说,这是我邻居。炫耀的话语里满是居高临下的得意之情。

夕阳西下的时候,街上的闲人们又热闹起来了。因为老杨头回来了,远远地只见他两手拉着车把,四条狗拉着的架子车上像往日一样装得满满的,满是废铜烂铁等。

老孙头看了,迎上前去,笑嘻嘻的打招呼,回来了!

回来了!今天还真亏了这四位!

国人很大的嗜好就是喜欢新鲜新奇的玩意。老杨头自从想出了用狗拉车的新鲜法子,他的生意一下子出奇的好了。卖菜的时候,闲人们指指点点的说,就是这老头用狗拉车的。收废铜烂铁时,人们见到他的狗拉车,便想试一试,这四条狗到底可以拉多少,有了废铜烂铁便一起扔给老杨头。当然了,绝大多数人都还带着丝丝恻隐之心。做生意图的就是人气,人气旺了,钱财就自然来了。收回去的废铜烂铁堆放在菜畦旁边,老杨头挤出时间来清理分类堆放,闻听到价格适宜的时候,就通知有关厂家来收购。

太阳就这样每天东升西落的移动着,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着,老孙头捧着小酒壶每每居高临下的招呼老杨头一声邻居,趁机就拿一些免费的萝卜青菜之类的回家。老杨头见到地位比自己高的镇上人老孙头称自己邻居,总是谦卑的裂开嘴笑笑,讨好似的塞给老孙头一些自己种植的蔬菜,夏天的番茄、黄瓜,冬天的萝卜、青菜。

一晃,两年过去了。要不是有一天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老孙头见到老杨头也许永远都是居高临下得意洋洋的。

一天清晨,老杨头正在小山般的废铜烂铁里翻拣着、整理着,忽然听到一个声音,邻居老哥,这么早就在忙活啊!

老杨头抬起头,顺手揩了一下额头密密的汗珠,睁开眯着的眼睛,立刻脸上堆满了谦卑的笑容,你老哥来了!

!看来我来的次数不多了,过不了几天我肯怕就要到乡下去住了。

怎么了?老哥。

老孙头慢慢的叹了几口气,心情沉重的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老孙头自从下岗以来,一直休闲在家,从未出门找过事情做,而且他自己也从未想过要找事情做,他自己也拉不下这个面子。就这样每天闲着真是太舒服了。人生一世,不能太累了自己,不能太苦了自己,能享受的时候,就应该享受享受生活。原来的退休金维持生活不够,儿子补贴一部分,勉勉强强维持着仅仅温饱的最低城镇生活。难怪老孙头经常到老杨头那里揩油。前段时间儿子单位倒闭,下了岗。儿子自己都没法生活,哪里有钱补贴老爹老孙头呢?老孙头一直都是只会用钱,不会挣钱的主,自然家里平时也就没有积余。万般无奈之下,准备把街上的房子卖了。这不,正在找买主呢,十二万,要现金,老孙头怕人家赊账以后讨账时赖账麻烦,就说一定要现金。其实老孙头心里还是想现金在手,又可以及时享受。跃跃欲试的想买的几家都嫌价高了。

!我也是无法可想才这么做的啊。

你说房子十二万就卖?

是的,但是要现金。

老哥,别人家嫌价钱高不买,我买!

你买?老孙头像不认识似的双眼死死盯着老杨头那满是皱纹的黧黑的脸,我要现金十二万啊!邻居老哥。

我就是给你现金啊!我也没说不给现金。老杨头也同样看着老孙头,只是脸上满是谦卑,眼神似乎全是讨好,生怕老孙头反悔不卖,我说话算话的。老杨头接着补充道。

老孙头大出意外,生怕漏了这笔好买卖,再次盯着老杨头的眼睛说,一言为定!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什么时候交钱?

老杨头还是和平常一样,谦卑的点着头、哈着腰,我立马就把钱送到你家里去。这个,这个,肯怕还要做个纸笔吧?

这叫协议书。好的,就这样说定了。我找人写协议书,你要快些把钱送来啊,过了今天就迟了。

说话间,老孙头转身回去,心里不停的犯嘀咕,总是不信老杨头的话。一个土里土气的乡巴佬真的有这么多钱?但是一想到自己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还是喊了人来准备写协议书。喊的人来了,刚动笔书写,只见老杨头哈着腰,点着头,脸上堆着谦卑的笑容,双手捧着一个用旧报纸包着的纸包慢慢的走了进来,颤巍巍的说,数数看吧。

几个人分了工,老杨头看着人数钱,老孙头和另一人写协议书。

数完了,共十二万整。老孙头怔住了,老杨头黧黑的脸上再次露出谦卑的笑容,说,老哥,我们是邻居,你走了,有空常来看看啊!

老孙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憋了好久,似乎有话想说,但是不知道说什么,内心里反复嘀咕,老杨头这么个不起眼的窝窝囊囊的乡巴佬,怎么这么有钱?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4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