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老师正微笑的看着我  

2015-01-22 07:22: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微笑一下并不费力,但它却产生无穷的魅力。这普普通通的两句诗,好似温暖的阳光,融化了我心里的薄冰;好似温柔的春风,吹开了我心里的鲜花;好似一丝春天的绿意,在我的心里蓬蓬勃勃地疯长,让我原本一片荒芜的心里长满了绿色的向往,盛开了一朵朵五彩绚丽的希望之花。虽然经历了四十年岁月河流的不断冲刷,经历了四十年风霜雨雪的浸湿,在我心目中的印象却越来越深刻。

读小学四年级那年一个春日的上午,巢湖沿岸草长莺飞,光景无边。教我语文课的班主任老师讲完了新课以后,开始布置作业。那时的小学语文课作业基本上都是抄写课本上的生字、词语等,形式基本都是一个字、或者词语抄写十遍,甚至二十遍。这样的作业没什么难度,但很费时间,而且特别单调乏味。这也不能责怪老师们,其时席卷全国的批林批孔运动正轰轰烈烈地铺天盖地而来。平时人们说话,特别是写作文,都谨小慎微、战战兢兢;特别害怕写错了关键性的字词,或者用错了关键性的字词。无奈之下,老师们布置作业也只好如此。

那个年代,物质的匮乏,并不能抑制宛如春草萌发的童心;精神的压抑,也不可能阻挡我们对自然的向往;喧嚣的年代,反倒给我们单调的生活增添了无限异样的色彩。

那天语文课上,老师宣布二十个词语每个词语抄写二十遍后,同学们大多脸上顿时僵住了似的失去了笑容。可是课堂上并不安静,有的同学悄悄叹气,有的同学小声嘀咕。那时正是教师们处境艰难的“知识分子是臭老九”的年代,学生们对老师并无多少畏惧心理。学生对老师不满时,私下里、甚至当面小声议论几句是常有的事情。我更是因为中午放学后还要挖一篮子猪菜,就更加觉得作业太多,心里一烦闷,不知不觉地脱口而出:“今天布置的作业,真是猪哄哄的!”(地方土话,意思是:太多了,多的受不了。)

全班同学一听,顿时哄堂大笑起来。不少同学笑得十分开心,仿佛是有人替他们出了口气,心里顺畅了。老师立刻涨红了脸,对我吼道:“站起来!”

班级里的笑声同时像是开关控制似的一下停止了。心存畏惧的我马上涨红了脸颤抖着站了起来,头低着,为自己刚才的失言后悔。但是,班级里偶尔仍有个别调皮的同学在偷笑。

站了一会儿,我低着头目光偷偷地扫视了一眼班级,一位同学见老师正好背对着我们,便调皮地向我做了个鬼脸。我控制不住,突然笑出了声音。同学们的目光闪电似的一下子聚集到我身上。老师见状更加火冒三丈:“叫你站着,你还无所谓!你还敢笑啊!违反了课堂纪律,你不愿意改正,还继续违反纪律!站到黑板前面来!”

说着大步跨到我身边,伸出大手就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把我拎起来带到黑板前站好,接着又十分生气地宣布:“这堂课你几次违反纪律,书包没收!下午上学叫你父母到学校来,把这件事情告诉你父母,你再来拿书包!”说完,顺手把我的书包拽下来扔在讲台上。

我立刻吓得哭了起来,我最怕父母到学校的。我的父母从来没来过学校;那个年代只有成绩差的学生父母才常常被老师叫到学校。父母到学校听了老师一番诉说后,这些孩子回到家肯定要挨父母一顿打。有的学生被父母打了以后,常常就失去了读书的机会。

怎么办?父母要是来学校,知道我半天两次违反课堂纪律,肯定是要打我。甚至不允许我读书。不行,父母不能到学校来,一定不要让父母到学校来。我一边抹着眼泪哭着,一边紧张地想着法子。突然,我见书包就在眼前,老师正在班级后面踱步;瞬间灵机一动,不管三七二十一向前一步冲到讲台边,顺手拿着书包一溜烟跑出了班级,跑出了校园。

我气喘吁吁地跑了好一会儿,一看离已经校园很远很远,十份紧张地回头看了看,班主任老师没有追来,后面也没有其他人;心里稍微平静了一些,放慢了脚步。没走几步我又害怕起来,这时候离放午学的时间还早,我不能这么早就回家去啊!怎么办?我慢慢地停住了脚步,抹了抹泪眼向四周围看了看。

已经是阳春三月,蓝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煦暖的阳光当空照耀着,照得身上暖洋洋的。阵阵春风轻轻吹来,像母亲的手温柔地抚摸着我刚刚流着眼泪的小脸。放眼望去,微风中激起涟漪的湖面上白帆点点,几只海鸥自由自在地飞翔着,偶尔欢快地叫一两声。靠近湖岸的水面有几只水葫芦,时聚时散,瞬间又钻进水里;少顷钻出水面时,小嘴里大多衔着一条银色的小鱼。田野里,远近都是一片片嫩黄的油菜花,不时有一些蜜蜂嘤嘤地从我身边飞过。脚下青翠的小草已经有几寸长了,地上不知名的小花一个个露出笑脸,在微风中轻轻地摇曳,似乎是愉快地在吟唱着。前面湖边的柳树林里,万千条杨柳已经被碧玉妆成,伴随着阵阵清风婆娑起舞。黄绿色的枝叶间不时传来黄莺清脆嘹亮的歌声。春风中夹杂着清新的泥土气息和花的香气,令人心旷神怡。

春天的野外真美啊!

可是,老师肯定要开除我,我就要离开学校读不成书了。对于一个爱读书的孩子来说,被学校开除剥夺读书的权利,这个痛苦是难以言表的。但是,有啥办法呢?我今天怎么做了这样大的傻事啊!

想到这里,我的眼泪又滴了起来。回家后,怎么向父母交代呢?实话实说,肯定要挨打。不说,又怎么过这一关呢?我的两条小腿就像灌了铅似的,一步也走不动,一下子瘫倒在路边的一个小土坑里。

我正眯着眼在流泪,忽然,似乎听到远处有人说话的声音。我一睁眼,哦!已经到了放学时间,看着同学们的身影越来越近,我心想一定不能让同学们取笑。想到这里,我强打起精神爬起来,用手抹了抹眼泪,装出啥事也没有的样子,慢慢地回了家。

中饭后,母亲见我无精打采,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不敢说出在学校违反纪律的事情,慌忙转过脸摇了摇头。母亲随后说:“上午你奶奶抽空挖了猪菜,不用你去挖了。”说完就带着农具出门上工做事去了。剩下我一人悄悄地坐在墙角发呆。过了一会儿,我的一位同班好友找到我,喊我上学去。怎么办?去,还是不去?

我见只有他一个人,连忙紧张地问我在课堂上跑走以后,老师说了什么?他眨着眼睛想了想,说:“你跑走后,我们都大吃一惊,想不到你胆子这么大!老师,老师好像没说什么吧。”

呆在家里,本来也不是我的愿望。还是上学去吧,见到了老师,唉!被老师打几棍子就打几棍子吧,罚站,就站着吧。呆在家里被父母知道,也是挨打,不如上学去。想到这里,我犹豫着背起书包,心事重重地和同班好友一起向学校走去。

心惊胆战地到了学校,恍恍惚惚地坐在班级里,我一直忐忑不安,心里砰砰直跳。下午第一节就是班主任的课,想啥办法躲一躲才好呢?躲不又是逃学吗?不行,不能逃学。被老师逮住打几棍子,肯定是很疼的;罚站,多丢脸啊。回家吗?更是不可能的。

时间在我胡思乱想中一分一秒地匆匆溜走了。预备铃响过后,随着让我心跳的上课铃一响,班主任老师大步走进教室。师生行过礼后,班主任老师就正式开始上课。咦!老师怎么不罚我站,怎么不打我几棍子以示惩罚,老师没看到我吗?过了好一会儿,我听见老师正在津津有味地讲着,我憋着实在忍不住,悄悄地抬起头,偷偷地向老师看去。啊!老师正慈祥地看着我,向着我在微笑呢!我心里涌起一股温暖,泪水止不住地涌出眼眶。

我敬爱的班主任老师用他那颗无私、温暖的爱心,融化了我心头刚刚凝结的薄冰;用他那宽容、博大心灵,包容了我的无知、幼稚、冲动、任性、以及对他的无礼顶撞。有人说世界上最广阔的是海洋,因为地球上四分之三的地方是海洋;也有人说世界上最广阔的是天空,因为天空无边无际。我却大声地说,世界上最广阔的是我的班主任老师无私、博大、温暖的爱心!因为这颗爱心,包容了这个世界!温暖了这个世界!

现在,慈祥的班主任老师已经去世多年。我自己也走上三尺讲台三十多年了。在工作中,我也经常遇到偶尔犯了错误、甚至本性调皮故意捣乱、无礼取闹的学生。这时,我都会自然而然地想到我的班主任老师,仿佛看到他仍然站在那时的讲台上,带着慈爱的目光看着我,向着我温和地微笑!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2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