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山野秋韵  

2015-11-21 07:52: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从哪一天开始,东边的山巅刚刚映出一丝丝胭脂似的红色,深蓝色的天幕徐徐拉开的时候,宛如天然音乐厅的山涧里变得寂然无声,群鸟愉悦地合凑的黎明曲,已经随着焦躁和炎热不声不响地离开了,或者融入了郁郁葱葱的林木。晨曦初露的山涧里静悄悄的,偶尔飘来一两声斑鸠悠长殷勤的呼唤,反而使山涧显得格外静谧。

微微的西风大概已经走过了千山万水,好像已经在遥远的路途上过滤了一次又一次,不久前令人烦闷的燥热和焦虑,好像已经留在了炎热的南方,或者融入了沿途层层叠叠蓊蓊郁郁的密林。飘到我们身边的只剩下让人神清气爽的清凉。

深蓝的天幕上几颗调皮的小星星,大概玩乐了一夜已经疲倦了,东边天际胭脂似的红色刚刚出现,小星星微微地眨巴眨巴眼睛,就沉沉地进入了梦乡。随即,深蓝色的天幕里好像融入了清晨淡淡的清风,又好像原来的凝重的深蓝悄悄地沉入了越来越亮丽的霞光,霞光里的天空变得越来越蓝,蓝得轻盈纯粹,蓝得让人神迷沉醉。蓝盈盈的天空好像在轻轻地飘飞,飞的越来越高,高得空旷、寥廓。淡淡的几丝白云,不知道是慵懒,还是凝神注目着绚丽的霞光,静静地漂浮着,一动不动。

胭脂似的朝阳不慌不忙地爬上山巅,金色的光芒瞬间挥洒在连绵不绝的山岭上。山腰以上朝阳映照的地方,好像立刻笼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烟,又好像山坡上瞬间笼罩了一层淡淡的薄雾,恍若笼上了美妙的梦幻。金色光芒以下的山涧、山腰下的山坡上,五彩斑斓的色泽瞬间显得格外浓郁,格外厚重。

沐浴着清晨微微的西风,向着山下漫步。一片片轻盈的黄叶不知道是西风的极力相邀,还是枝头忍痛割爱,带着湿腻腻的喜悦优雅地舞蹈一番,就轻盈地飘落下来。感受着落叶的喜悦,踏着清晨闪亮的晨露缓步向前,靠近山脚的地方,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溪宛如一条银白的飘带,轻轻地在山脚下草丛旁边的乱石间轻盈地穿过。乍一看,小溪似乎断断续续,明灭可见。走近小溪,只看见小溪潺潺流淌的模样,仔细听听,却一点声响也听不到。小溪里的水很浅,显得异常清澈;水沟两边已经发黄的荒草和一束束洁白的野菊花,倒映在水里,倩影依稀可见。水底的细石、砂砾清晰可见。时而还可以看见两三只草虾顺着水流在嬉戏,看见人影,异常胆怯似的一窜,由于水浅,怎么也跑不远。清晰的水面,晶莹透明的草虾,白色的野菊淡淡的影子,和谐地映在一起,宛如齐白石大师笔下情趣盎然的国画。

轻轻流淌的溪流在一丛茂密的野草野蒿处钻进了大山温暖的怀抱,一直伴随着小溪的羊肠小道却倔强地延伸着柔弱的躯体,弯弯曲曲地伸进已经开始发黄的草丛以及随时飘飞着叶片的林子里。凝神细细看看,弯曲的小路又宛如一条灰黄色的飘带隐隐约约又不太规则地在山前飘飞着。沿着小路缓步向前,两边的茂密的草丛宛如巨大的地毯,随着起伏不平的山坡,一直延伸到看不到的山那边。原来翠色欲滴的草地,好像吸收了太阳如火的热烈以及南风铺天盖地的热情,经过精心的酝酿之后,慢慢地消融了原来浓浓的青涩,孕育出了越来越肃穆凝重成熟的风韵。墨绿色的青草丛里,处处愉快地溢出成熟的紫红和温暖的淡黄色。看起来无边无际的草丛里,一丛丛舒心自在、酷爱凉风、喜爱欣赏成熟风韵洁白的野菊花随处可见。草地里惹眼的大概是一簇簇青翠的小竹子,不论风吹雨打,不论飞雪严寒,一年四季一直都是郁郁青青,潇洒靓丽的身影永远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小路两边,一棵棵狗尾草微微低着头摇晃着,既像是在谦虚,又像是向路过的人们在致敬。同时,好像时时协助着拦在路中间的巴根草和牛筋草,带着湿漉漉的喜悦挽留着过往的每一位行人。时而可见一两棵一尺来高的铃铛草上,修长苗条的身躯上陪着几片深绿色的叶片,一枚枚淡紫色的小花宛如铃铛似的,优雅地挂着,铃铛里一阵阵喜悦成熟的气息,轻轻在路边飘逸着。

轻轻的脚步随着逐渐延伸的小道,慢慢地到了色彩斑斓的山坡。真是不同的高度见到的景色不一样。山坡上的风也大了一些,但是丝毫没有强劲的滋味,吹在身上的感觉仍然十分清爽,也丝毫感觉不到冷的冰凉。朝阳金色的光芒愉快地铺洒着,眼前密密麻麻的草尖上、黄绿相间五彩缤纷的叶片上,无数颗晶莹的露珠同时放射出七彩的光晕,小小的光晕相互辉映着,渲染出一片迷迷蒙蒙的光晕,整个山坡上好像处处都飘逸着一层异样的神光。

远远近近随处可见一丛丛荻草,苗条秀丽的身躯鹤立鸡群似的傲然挺立着;顶端高高地挥舞着一束花穗,宛如旗帜一般,在轻风里微微飘逸着。高高矮矮的一丛丛灌木,毫无规则地散落在地毯一般的草地上。草丛周围的藤蔓和荆棘,开春时期就不失时机地紧紧靠近大大小小的灌木,施展开柔曼的躯体,流露出万般柔情,利用一切可能的时机不择手段地攀上灌木,十分骄傲地昂首挺立着。灌木丛中,随处可见一枚枚绛红色的山楂,紫红的脸膛宛如醉酒似的深深地沉醉在深秋的清风里。时而可见一根根长而柔软的枝条上,一簇簇地缀满了红绿相间的果实,红的大红,绿的青翠,仿佛绝美的碧玉精雕细琢而成。沾染着夜色的晶莹,惹人怜爱。静静地站在微微的西风里,一阵阵若有若无的醇香,断断续续地弥漫着,宛如遥远的天际传来一阵阵悦耳的乐音。

麻雀虽小,而且相貌平常,却好像是山林永远的主人,忠实的伴侣。金色的光影里,一只只小巧玲珑的麻雀沐浴着晨光,自由自在地落在高高矮矮的灌木丛上,十分机灵地四处看看,随即伸过头去,迅速地在深红的山楂上,或者不知道名字的小果子上啄食一会。随后抬起头,亮亮的小眼睛迅速地四处看看,瞬间又飞窜到另一处枝头上,重复一下刚才的动作。偶尔也有一两只,或者三五只小粉蝶,在灌木丛里,在苗条的荻草旁边翩翩起舞,累了的时候,就轻盈地落在枝头上,或者荻草优雅的花穗上。

山坡上草丛间,间或是一片片大大小小的庄稼地,宛如一枚枚漂亮优雅的印章,在无边无际的草地上留下了勤劳的印记。遍地的红薯已经成熟,青色里泛着紫红的叶片以及开始发黄的叶片,显示着成熟的风采。不劳而获的獾子们趁着夜色作案的结果清清楚楚地显示着,有些运气似乎不太好的红薯被獾子们掏出泥土,十分顽皮似的躺在乱七八糟的草丛里。种着红豆和绿豆的地里,豆秸上的叶片大多发黄枯萎了。成熟的豆荚仿佛充了气一般,得意洋洋地站立在,或者斜卧着、侧躺着。有些性急的红豆已经迫不及待地挣脱了束缚,露出得意地笑脸,胆大的甚至跳到地下,亲吻着大地母亲。古诗说“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看来并不十分精确啊!这里的红豆肯定也有情思,这情思一定就是对脚下热土的挚爱,对成熟的祈盼。

已经掰去了果实的玉米秸秆仍然稳重大方地直立着,修长苗条俊美洒脱的芦粟秸秆玉树临风一般挺立在西风里;秸秆上的叶片虽然青里带黄,有些甚至已经全部变黄了,枯萎了,但是仍然修长秀美,在轻风里微微摆动,漾出别样的风采。清风徐来,一阵阵几乎融入了整个山坡的清风里,飘逸着异样的醇香,浓厚绵软,似乎无穷无尽。

大概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吧,体型不大也并不凶猛的珠颈斑鸠和灰喜鹊好像成了山里的主宰。不过珠颈斑鸠大概只会“吃果果——果!”“吃果果——果!”地干叫着,几乎看不到珠颈斑鸠窜来山坡抢食觅食的情景,倒是灰喜鹊常常三五成群地迅速赶来,刚在灌木丛上匆匆忙忙的啄食几口,瞬间又箭一般地冲进松树林里。

金色的阳光明亮地照射在松林里,枝头上的一丛丛、一簇簇松针大概是因为季节的原因,松针已经有些稀疏,林子里树木的影子清清楚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原来茂密的松针遮挡着、呵护着,松林里仍然绿草如茵,间或点缀着几朵淡蓝色,或者淡紫色的小花。比起百花盛开色彩鲜艳的春天,别有一番秋高气爽下的风韵和情调。好像顽皮的孩子坐不住热板凳,刚进林子不久的灰喜鹊骤然之间再次振翅而起划过蓝天,转眼就不见踪影。细细看看,清清爽爽的松针中间,时而闪出一两只黄绿色小鸟的影子,叽叽喳喳地叫着,蹦来跳去。草地上,不时飞来几只秀丽小巧的小蜻蜓,有的绛红,有的铁灰。看上去好像都很胆小,人还没靠近,倏忽之间透明的翼翅一颤就飞远了。细细地盯着地下,不时可以看见几只勤劳的小蚂蚁似乎翻山越岭一般在辛辛苦苦地奔波着。

西风一直很小,松针摆动起来也是轻轻的,微微的。静静地站在松林里,林子里满是艳阳亲吻着绿茵的喜悦。满怀着听听阵阵松涛的渴望,耐着性子等待了很久,一直没听到。

步出松林,一拐弯就到了山巅。越来越高的太阳热情地挥洒着金色的光芒,晴朗如洗的蓝天上映出一行大雁优雅的身影,宛如一支优美乐曲在演凑。丝丝缕缕的白云徘徊在遥远的天际,一副娴静优雅的从容。

环顾四周,苍松郁郁青青,浓绿欲滴;枫树红叶如火,好像在熊熊燃烧。五彩斑斓的漫山遍野书写着迷人的篇章,洋溢着成熟的喜悦,飘逸着优雅的风韵。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1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