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依稀往事  

2015-11-07 10:02: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妙曼的时光裹狭着苦涩然而又有些温馨的岁月,已经日益远去。仔细追寻一番记忆里的童年岁月,常常只有一些隐隐约约的背影,似乎带着一些留恋和不舍,时而在眼前微微飘荡着,就如湖岸边柳树林里万千丝翠绿柔软的柳条,在轻风里优雅地舞蹈着。

暮春时节的巢湖岸边,已经是郁郁青青的一片。数不清的野蒿、野草好像比赛似的争先恐后地从石缝里,树根旁挤挤挨挨地钻出来,在春风里愉快地舞蹈着。岸边浅水里苗条修长的芦苇也迫不及待地舒展开妙曼的身姿,一片片秀丽的长叶片在轻风里优雅地微微摇晃。水面上倒映着芦苇靓丽的身影。五颜六色的小花好像眼睛似的,在艳丽的阳光下不时眨呀眨的。一眼望不到头尾的绿色沙滩,仿佛是一束巨大的绿色花环,十分温情地镶嵌在巢湖这块硕大的美玉周围。

我村东边是一片长达数里茂密的柳树林。清晨,乳白色的雾霭慵懒地漂浮在柳树林上,胭脂似的太阳不一会儿就浮现在朦朦胧胧的雾霭里。沉睡了一夜的湖滩仿佛慢慢地醒了过来。草尖上,叶片上悄悄地挂满了一滴滴晶莹闪亮的小水珠,在清晨玫瑰色的霞光里辉映着五彩的光晕。下湖收网的农民脸上沾着夜色的喜悦,手拎着渔网上岸了。手拿着长竹竿梳着两个朝天丫杈辫子的小丫头们赶着鹅群,高声吟唱着清晨的颂歌,愉快地来了。笨拙的鸭子凑热闹似的呱呱叫着,迈着蹒跚的步子,摇摇摆摆地紧跟着。矫健灵巧的大公鸡率领着老母鸡,昂首高唱着,蹦蹦跳跳着来到了湖滩上;不时东张西望,似乎在欣赏清晨的美景,也似乎在低头觅食。

这个季节里,心思单纯得宛如岸边水凼里清澈见底的春水似的孩子们,不论是上学读书的日子,还是在难得的星期天,好像约定好一样,匆匆忙忙地喝完最后一口稀粥,就迫不及待地把碗一丢,宛如条条溪流最终流入大海一样,带着湿漉漉的喜悦和有些神秘的期盼汇聚在柳树林旁。

柔嫩的柳条伴随着清风,轻轻地拂在脸上,温柔的酥麻感迅速地溢满了全身,整个身心似乎瞬间悠悠地漂浮起来。也许因为柳树林的茂密,铺满了大大小小鹅卵石的林子里野草野蒿稀稀拉拉。偶尔一两朵白色,或者淡蓝色的小花似乎带着几分羞涩和寂寞在微笑着。林子边就是连接着湖水平整细密的沙滩。柳树真的很有特色,每一株柳树几乎都把饱经沧桑和青春的靓丽巧妙地融为一体。灰黑色的主干上沟壑纵横,似乎隐藏了无数的传说。每棵柳树的主干上,特别是靠近根部的地方,密密麻麻地萌发出一簇簇苍灰色里带着淡红的根须。暮春时节,正是甲鱼,俗称王八上岸下蛋的时候。赶到柳树林的我们一般小伙伴们,好像约定好了似的,迅速散开,每人承包几棵树,遇到树根部裂开了,或者有较大豁口的地方,眼睛几乎都睁得田螺一样,看看附近有没有王八来过的痕迹。遇到可疑的迹象,立即迅速动手在树洞里扒拉一阵。扒拉几下,若是摸到或者见到圆圆的白色的甲鱼蛋,立刻喜形于色;一声呼唤,同伴们几乎一拥而上,见财有份。常常就在不远处挖个坑,把甲鱼蛋蘸些泥土放进干草里点火烧烤。烧熟以后,小心剥去外壳,散发着腥香的甲鱼蛋晶莹如玉,令人垂涎。即使眼前的树洞里没有见到甲鱼蛋,也不气馁,因为希望常常就在眼前。

掏完了树洞里的甲鱼蛋,小伙伴几乎一涌而出涌上沙滩。巢湖东岸的沙滩很多地方都是细沙聚集而成的,这些地方的水位很浅。往湖面跑几米远,甚至十几米远,水深仅仅到小腿。听大人们说,这样的水位是甲鱼晚上最喜爱上滩的地方。甲鱼们利用黑夜的掩护,在此悄悄上岸,找个隐蔽的地方下蛋,孕育培养下一代。但是甲鱼们非常狡猾,在刚刚离开水面的地方,会留下一串隐隐约约的爪印;但是,甲鱼们爬着爬着,爪印就不见了。似乎到了这里甲鱼们立刻就采取了蛙跳式战术,一下子飞走了。

就像狐狸再狡猾再逃不过猎人的眼睛一样,聪明的渔人每每看到这样的情景,立刻停下来,就在爪印消失的地方,用力跺着细密的沙滩。脚下的沙滩一会儿就发软,慢慢地陷下去。躲藏在细沙里的甲鱼无可奈何之下一探身出来,立刻就身陷囹圄,失去了自由。

找完了柳树林里的甲鱼蛋以后,我们一般小伙伴们涌上沙滩时,也是如法炮制地寻找甲鱼的爪印。在沙滩上寻到的疑似爪印很不少,我们也学着大人们的样子,在细密的沙滩上用力跺着。果然,不一会儿,平整的沙滩就慢慢地陷下去。见到这样的情景,几双,甚至十几双眼睛总是睁得圆圆的盯着沙滩;但是,一直到今天也没有看到过甲鱼从细沙里探出头来。

找不到甲鱼似乎谁也不失望,柳树林外生机盎然的湖滩上,密布着大大小小的水凼,宛如一颗颗明亮的珍珠洒在绿色的地毯上。一条条多情的小溪流,温情地把岸边的田地和湖水亲亲热热地拉在一起。清澈见底的水凼里常有几尾小鱼自由自在地徜徉着,艳丽的阳光明亮地照耀着,小鱼的影子清清楚楚地映在凼底的砂石上。偶尔尾巴一摆,影子一闪,又到了别处。看上去,十分有趣。常常引得我们跳下水凼,用力搅和一番,开始捉鱼。这样捉鱼,自然常常一无所获,空手而归。潺潺流动的水沟里常有小鱼泥鳅之类的舒心自在地戏水。只要被我们看到了,水沟里的小鱼、泥鳅之类的运气则没那样好了。特别是把通向湖水那端用一团泥土一堵,简直就是瓮中捉鳖。

在湖滩上玩乐,或者放鹅时,最让我们感兴趣,也最让我们费尽心神的事情是想方设法寻找云雀的窝巢。弯弯曲曲的湖滩虽然不太宽阔,但是绵长得似乎无穷无尽。站着,或者躺在草滩上的我们小伙伴,常常隐隐约约地看到一颗黑色的影子宛如子弹一般迅速地升上天空,随即传来几声嘹亮的声音,我们总是如痴如醉地盯着越来越高的黑影子,直到黑影子融入蓝天,才意犹未尽地轻轻叹息一声,揉着扭酸了的脖子。一会儿,又微微抬头,圆圆的眼睛不住地在蓝天里搜寻。直到蓝天里出现了一个似乎盼望至极的黑影子,立刻喜形于色,聚精会神地看着黑点子落下的地方,然后一窝蜂似的拥过去。可是,每次都是满带着希望拥过去,一会儿又带着浓浓的失望散开了。落入地草滩上的小黑点似乎融入了草地,化作了翠绿色的野草野蒿;或者钻进了地面,望眼欲穿也找不到。前几年在看书时,意外地看到蒙古族的兄弟们捕捉云雀的经验,“看起不看落”,我才恍然大悟。云雀起飞的地方,就在窝巢附近。落下来时,为了迷惑人,总是在离窝巢较远的地方,双足一落地,在草丛的掩护下立即迅速奔向窝巢。我们只注意了云雀落下的地方,难怪云雀的窝巢一次也没找到过。

那个年代的夏季,巢湖里常常涨水。原来人们从湖滩上撬起的大鹅卵石堆在一起,来不及搬运往往就被大水淹没了。夏天的巢湖是孩子们的天堂和乐园,每天从晌午时分直到夕阳西下,孩子们大多在湖水里度过。偶尔有几位擅长的游泳的小伙伴们刚游出不远,很快就会被大人们连呼带叫着喊回来,游远了也的确危险。我们一般伙伴们最喜欢在齐腰深的水里游玩。玩累了就坐在水里的石头堆上下。坐久了,身上似乎有了一些隐隐约约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开玩笑似的轻轻地在身上触碰着、挠着。这样的触碰只是一瞬间,稍不注意的话,一点感觉也没有。坐在石头堆上下,一刻不肯安分的两只手不住地在石缝里摸着、掏着。小手伸进石缝时,常有一些隐约的感觉。定下心来仔细一摸索才知道,小手伸进去打扰了正在休息的小虾,惊得小虾赶紧往外逃。脑子里瞬间电光火石似的一闪,难怪身上隐隐约约有些感觉,原来是躲藏在石缝里的小虾慌不择路在逃生。

既然知道了是小虾在和我们开玩笑,伙伴们自然而然地开始在石缝里摸虾。小虾也许瞎子多,尽管我们看不到水下,但是仍有很多小虾难逃“魔掌”。泡在水里,手里拿着小虾也实在麻烦;捉在手里又放出去也舍不得,肚子里常常“咕咕”乱叫的我们一班情不自禁地把小虾送入口中。刚吃的时候,的确腥味难挡。但是习惯了,慢慢地在嘴里咀嚼一番,也有一些趣味。特别是把小虾带回家沾点酱油,吃起来似乎更是难得的美味。

夏夜的湖滩上清风徐来,微波粼粼,几乎没有嗡嗡的蚊虫。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在湖滩上约定俗成的地方铺上草席,一家人睡在一起,静静地享受着夜的宁静,慢慢地消除一天的疲乏。小孩子们的精气神真好,夜幕降临后,银色的月光轻轻挥洒下来,笼罩在朦朦胧胧的湖面上。波光粼粼的湖面上银光点点,宛如一地的碎银在优雅地舞蹈。没有月光的晚上,我们最喜爱看萤火虫。看着茫茫夜色里,一点点微弱的光点忽上忽下地飞行着。我们总是看得入迷,可是跟在后面不论跑多远,总是一只都抓不到。

就是在朦朦胧胧的月光里,或者是满天的星光下,倾听着大人们深情的叙述,我们凝神注目着横贯天际的银河,知道了牛郎织女感人至深的故事。看着茫茫夜色里烟波浩渺的湖面,听到了惊天动地的陷巢州故事和姥山、儿山凄美的传说。幼小的心灵在神话故事的氤氲下,越来越活跃起来。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四十余年匆匆而过,柳树林似乎依旧点缀在湖滩上,春夏之际,无数缕柳条似乎无精打采地一直在南风里摇摆着。湖滩仍在,只是斑斑驳驳的垃圾遍及湖滩,野草野蒿稀稀拉拉,绵长的湖滩宛如饱经沧桑的老人,一副萎靡不振的颓唐。浑浊的湖水一年四季怕打着懒散的湖岸,显得沉闷无力。

努力搜寻着童年时的印象,只有一些隐隐约约的感觉在眼前偶尔忽闪一两下。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1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