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流泪的红蜡烛(情感小说)  

2015-12-27 10:27: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喧闹的宴席,喜庆的人群,随着夜色的降临已经慢慢地散了。氤氲在空气里浓浓的酒气,已经慢慢地融入了越来越浓的夜色。连一天里歇斯底里响个不停大爆竹的“砰——啪”声,以及“噼里啪啦”连续不断的小爆竹声,似乎十分疲倦了一样,不知道躲到哪里休息去了。家里家外连续亮了几个晚上照得屋里、院内如同白昼的灯光,似乎也在轻轻叹息一声以后,融入了无边的黑暗,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阵阵微凉的夜风轻轻吹过来,风里携带着油菜花甜甜的浓香以及正在抽穗的麦苗清新的气息,混合着淡淡的泥土腥香,既像小心翼翼的样子,也像带着有些调皮的娇态,偷偷地钻进窄小的窗口,好像不断地撩拨着坐在窗边不住地流着泪水的小兵。深沉寂寞的天幕上,一钩淡月后几颗淡淡的小星星,不知道是苦恼,还是无奈,无精打采地眨着疲倦的眼睛。偶尔,远处传来几声青蛙孤独的叫声,渲染得夜空更加空旷、寂寞。

小屋里还没来得及安装电灯,临时从堂屋里端来一根红蜡烛。眼前的光影不时晃动着,一滴滴清澈的蜡油泪水似的流下来。木偶似的忙碌了一天的小兵一见,泪水又一次泉涌一般汩汩而出。白天,家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看着穿着新郎礼服得意非凡的父亲,偶尔大胆地偷偷看看坐在新房里一言不发、木偶似的后妈小芳,小兵就忍不住心痛如绞。小芳昨天短信上叮嘱的话“切记,一切听我安排。”一直在小兵耳边响着,可是,看着小芳已经进了新房,还能安排啥呢?想到这些,小兵很想放声大哭一场,看看屋子里、院子内挤满了亲朋好友,村人邻居,小兵极力地忍着,没有流下一滴泪水,机械地跑前跑后忙碌着。

现在,人来人往的家里已经空空荡荡,小兵的心里一下子似乎也空了,短信又在耳边响起来,看看孤零零的自己,泪水止不住地又流了出来。嗅着轻风里幽幽的油菜花浓浓的甜香,小兵似乎回到了去年油菜开花的时节。

那天下着绵绵细雨,可是一阵阵轻风里还是带着油菜花悠远的醇香愉快地溜进屋里,和氤氲在屋里的油香水乳交融似的融合在一起,使人沉醉。吃过早饭后,父亲有事情外出,小兵独自一人守在自家的油坊里。大概因为正在飘着无边的细雨,没有一位顾客,阔大的油坊里显得空旷、寂寞。

眼见闲着无事,一直听话而且勤快的小兵仔细地查看了一会儿榨油的机器,没发现问题;心里一阵轻松,坐到桌边正准备看看收支账目,一个穿着旧雨衣的身影悄无声息地进了大门,接着微微一声塑料油壶轻轻落地的声音,惊得小兵一抬头,穿着旧雨衣的人正好把雨衣的帽子向后一推,露出一张清秀俊美又十分熟悉的脸。

“是你!”异口同声地喊出,叫声里满是惊喜。

来的女孩叫小芳,是小兵初中到高中的同学,更重要的是两人曾是很亲密的恋人。还是在读初三时,已经懵懂青涩的小兵和小芳因为坐在邻桌,学习成绩都很好,都惺惺相惜似的好上了。小兵数理化成绩好,英语成绩较差;小芳英语成绩好,数学基础知识比较薄弱。两人就在互相请教题目,互相帮助时,接触越来越多,两人之间的感情也与日俱增。

初中毕业后,两人以大体差不多的成绩考入同一所高中。来自同一所初中,两人原来就有较好的感情基础,读高中时,两人之间的交往似乎就是水到渠成的。但是,三年以后极为拥堵的独木桥早就虎视眈眈森严壁垒地横在并不遥远的前面,面对着即将到来的拼命争夺过独木桥的艰难,使还很青涩的小兵、小芳根本就不敢存一丝一毫花前月下的浪漫之心。繁忙的学习之余,两人见面时,总是相互鼓励,争取考入同一所大学,到时候再好好玩玩,补偿一下眼下读书的艰苦和生活的单调。

谁知高二还没结束,一个周末小芳回家后,就再也没有回到学校。小兵焦急异常,但是无何奈何。只得在偶尔遇到机会时,旁敲侧击似的问问班级上和小芳关系好的女生,但是,谁也不知道小芳失学的原因。一个多月后,才隐隐约约听到大概是小芳的父亲病重,没钱治疗,小芳才失学的。小兵听了,心里迅速涌上了一股莫名的失落和惆怅,心里似乎空了,也仿佛一下子沉重起来。

今天,这对分别两年多的有情人意外相见,怎不惊喜异常。

迫不及待的叙谈中,两人都了解了这两年来对方的概况。

小芳的父亲患病治疗时,最终确诊为肺癌,半年不到就去世了。家里已经一贫如洗,在家十分听话而且非常孝顺的小芳只好流着泪到县城的饭店,或者超市找个临时工,挣些钱补贴家用。因为怕影响了小兵的学习,停学后萌生了自卑的小芳一直没有再找小兵联系,但是内心里对小兵的爱恋却越来越强烈。前几天,小芳所在的饭店倒闭了,小芳一时没找到事情,只得回家,准备暂时休息几天。正好家里的香油吃完了,小芳见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就主动提出到油坊去。她本来知道小兵家在开油坊,就怀揣着一颗砰砰跳动的爱心,满怀着玫瑰色的希望匆匆赶来,真是苍天有眼,风雨有情,真的遇到朝思暮想的小兵,自然惊喜异常。

小芳失学后,小兵整天无精打采,第二年的高考成绩可想而知。惶恐不安地回到家里,被父亲狠狠训斥了很多天,从此夹着尾巴低眉顺眼地跟着父亲在油坊做事。

正说话,小兵惊讶地说:“小芳,你的衣服都湿透了。不能凉了身体,快到我的房间里换件我的衬衣吧!”

小芳的脸瞬间红了,不知说啥才好;想想身上冷冰冰的感觉的确很不舒服,正发愣着,又打了个嚏喷。小兵连忙把小芳拉进自己的房间,找出衬衣递给小芳,有些胆怯地红着脸说:“你躲进蚊帐里换衣服,我转过身体保证不看!”说完,迅速转过身。

小芳红着脸微笑着叮嘱:“不许偷看啊!”小兵老老实实地答应了一声,一直没有回头。

忽然身后再次传来“啊——嚏”的一声,随后是玻璃镜落地的“哗啦”声。小兵猛一回头,赤裸着玉雕一般上身的小芳正含情脉脉地坐在床边,红着脸微微侧着身体看着他。小兵再也忍不住了,冲上前去一把抱住小芳,手就颤抖着在小芳胸前、身上慌慌忙忙地乱摸起来。似乎是水到渠成,很快,两人就融入了一体。

激情后,两人正式私定终身。一个多月后,小芳在电话里告诉小兵,已经有媒人多次往她家跑,找她母亲说要帮她介绍婆家。叫小兵赶快准备三万元作为彩礼到她家提亲。当地的姑娘说婆家都要彩礼,小兵很爽快地一口答应。

那天晚上停电,吃晚饭时点起了红蜡烛。当小兵胆怯地把三万元彩礼的事情吞吞吐吐地告诉父亲时,正在喝酒的父亲把酒杯往桌上一顿,充满血丝的眼里瞬间露出令人害怕的红光,几乎是吼着说:“三万元,仅仅是彩礼钱啊!以后还不知道要多少钱?再说了,你妈生病多年,几乎年年进医院,又要供你读书。这个小油坊一年能赚几个钱?还要管你的吃喝!长这么大,你挣了几个钱?”一顿夹七夹八的训斥,把小兵训得分不清东西南北。

一阵风吹来,蜡烛上点点清油滴滴流下,小兵的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是的,母亲体弱多病,这么多年来,父亲独自支撑着这个家庭,实在不容易啊。

小兵清清楚楚地记得,母亲临终前伸出瘦弱无力的双手,拉着小兵的手,轻轻地说:“孩子啊,你要好好读书。你父亲脾气不好,性格暴躁,你要多忍忍,不要和他顶嘴。以后尽量要孝敬父亲,你父亲一人辛辛苦苦地支撑着这个家庭,其实也不容易啊!”

母亲带着无限的不舍咽气后,看着冷冰冰的玻璃棺材里母亲微微睁着的眼睛,灵堂里轻轻摇曳的光影,形单影只的父亲不住地忙碌着,小兵汩汩而出的泪水一刻也没有停止过。

是的,父亲独自一人支撑家庭不容易,家里的钱在母亲生病时都花光了,现在哪有三万元给自己作为彩礼呢?

从此,小兵变得十分害怕接到小芳的电话;有些时候,接到电话,小兵总是支支吾吾。偶尔,干脆借口人机分离根本就不接小芳的电话。

想到这里,小兵深深地叹了口气,悄悄地看了看远处父亲的新房那边。房里的灯还亮着,在红窗帘的映衬下,房间里红彤彤的,隐隐约约还看到人影在晃动。小兵的心里顿时痛了起来,一股对父亲无限的怨恨好像一根火柴点燃的汽油一样,“腾”地一声充满了整个胸膛,膨胀得身体似乎立刻就要爆炸。

小兵紧紧握住拳头,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慢慢地平静下来。思绪却回到了去年年底。

虽然离过年还有近一个月,父亲这段时间却显得异常兴奋;一直紧绷着的脸上,常常洋溢着喜悦的春风,不是还抑制不住地哼上几句小调。虽然跑了调子,但是明显地飘出一股股抑制不住的喜气。本来衣着随便的父亲开始变得非常讲究,发型理成了年轻人喜爱的样子,衣服也改成年轻人喜气洋洋的色彩。

小兵开始很高兴,心想母亲去世后,父亲终于走出了悲伤的心理阴影。可是,从家里来来往往的人们不时的议论声里,道喜声里,小兵隐隐约约地知道有位好心人在帮父亲介绍对象。小兵乍一听,心里着实难过了一会儿;可是一想到孤孤单单、鬓发出现银丝的父亲孤独寂寞的身影,小兵流了一会儿泪水,心里也释然了,有个人陪伴着父亲,也是一件好事啊!

很快,小兵就听说对方要七万元的彩礼钱,小兵只觉得头脑里“轰”的一声,就目瞪口呆。谁知几天后的一个晚上,父亲喜笑颜开地回到家里,打开手提包,竟然掏出整整七万元现金。一万一沓,示威似的摆在桌上。小兵顿时睁大眼睛,茫然发怔,颤抖着问:“爸,家里没钱,这么多钱咋来的啊?”

父亲也许正在兴头上,都说得意忘形,一点不错,炫耀似的随口说:“这是用家里的油坊作抵押,从银行拿的贷款。明天就送彩礼了。女方才二十出头,还是位高中生,叫小芳。这事能成,多亏了媒人能说会道啊!”

小兵惊呆了,仿佛突然挨了一闷棍,还不知道这一闷棍来自哪里。情急之下,只好结结巴巴地说:“爸,这事不行啊,你不能做!”

兴奋异常的父亲似乎头上突然浇了一盆冷水,温和的笑脸瞬间变得凶巴巴的,疑惑不解地训斥着:“怎么不能做啊?这事老子定好了,你要是不愿意,不服气,你就滚开,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小兵不认识似的瞥了父亲一眼,迅速低下头,内心里渴望着把自己和小芳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父亲,要说的话还没想好怎么说,父亲已经收拾好钱和钱包哼着开心的小调回自己房间里去了。无声的泪水很快就打湿了小兵胸前的衣服。

新年后的一天上午,心情一直郁闷的小兵骑着三轮车送香油到客户家去。在一段偏僻的地方,忽然看到前边一个人影,似乎有些熟悉,仔细一看竟然是小芳。后退已经不可能了,小兵心里一沉,迅速低下头,脚底下用力踩起来,想一闪而过冲过去。

谁知刚踩了几步,一只纤弱的手按在车把上。小兵猛一抬头,一张忧伤里带着怨恨的脸闪现在眼前。

“你这个懦夫!为啥不接我的电话?为啥不按我说的去做?”

尽管寒风不住地吹着,小兵的额头上还是迅速渗出细密的汗珠,低着头,心里狂跳不止。

“抬起头来,看着我说话!你要是不听我的,我就把你的事情告诉你父亲。”

小兵颤抖着微微抬起头,在小芳严厉的目光里,断断续续地把找父亲要钱被骂的经过说了一遍。

听着听着,小芳的眼里满是泪水,满脸的怨恨似乎消失了一些,慢慢地低下头,轻轻问了一句:“小兵,你还爱我吗?”随后,又抬起头,两眼锥子似的直盯着小兵。

小兵额头上的汗珠更多了,在小芳带有怨恨、严厉的目光逼视下,小兵慢慢地抬起头,又胆怯似的迅速低下头,好一会儿,,才在小芳的斥责声里,无声地点了一下头。

“那你以后就得听我的!不然,我就把你我的事情抖露给你父亲,看他怎么收拾你!”说完一阵风似的飘走了。

望着小芳远去的背影,小兵忽然涌上一股股说不清的滋味,不知道是恐惧,还是茫然;只觉得心里空空的。

上午,看着父亲得意洋洋地领着新人进门时,小兵想起小芳昨天发的短信,心都要碎了;只得木偶人一般,断断续续忙碌着。只是,小芳进门时始终低着头,脸色有些苍白,木无表情,不知道小芳是咋想的。

夜深了,外面更加寂静。新房里的灯光也消失了,小兵心里痛如刀绞。眼前的红蜡烛泪水越来越多,很快就要流完了。朦朦胧胧中,小兵似乎觉得自己牵着小芳的手,愉快地徜徉在蓝天白云下的油菜地里,温暖的阳光愉快地照耀着,煦暖的微风轻轻吹拂着。小兵感到心旷神怡,一股说不出的舒心惬意瞬间溢满心头,不禁微笑起来。

忽然,双眼一睁,背着一个小包的小芳正站在身边,右手正在小兵脸上轻轻抚摸着。

小兵吃了一惊,眼里满是疑惑,随即看到小芳已经脱了新娘的衣服,换上了平时穿的衣服。

“兵,你还爱我吗?”

小兵含着泪水点了点头。

“我早有打算,我俩到外地打工去吧!我俩的关系,你父亲迟早会知道的。真的到了那时,一家人在一起就尴尬了。我在你父亲的茶杯里放了安眠药,他现在不会醒的。我们抓紧时间走吧!”

小兵一怔,往日和小芳在一起的温馨,请父亲想办法准备彩礼钱时父亲凶神恶煞一般的模样,父亲不惜用家底作抵押贷款送彩礼的得意张狂,一齐闪现在眼前。

要是以后父亲知道了和小芳的那些事,还不吃了我啊!

瞬间,小兵像充了气的皮球精神一振,小芳拉着小兵的手迅速闪进院里。小兵情不自禁地回头看了看,眼前又闪出父亲日渐衰老、寂寞孤独的身影,似乎又看到红蜡烛还在轻轻地流着泪水。

忽然,小芳温润的小手轻轻一拉,小兵瞬间一震,随后和小芳一起悄悄地出了院门,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9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