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散文】年年岁岁花相似 作者:平淡如水  

2015-12-09 13:52: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中国作家]电子旬刊《【散文】年年岁岁花相似 作者:平淡如水》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http://q.163.com/zgzjxh/
 

2015年11月08日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年年岁岁花相似

 

作者:平淡如水        编辑:木子叶寒

 

   目送着最后一位参加中考的学生背着书包、拎着行李的身影慢慢地靠近村庄,一晃就消失在绿树村边合的绿荫里,我不由自主地轻轻舒出一口气:“又一次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全身顿时觉得说不出来的轻松舒适。回到学校办公室坐下,倒了一杯白开水不慌不忙地喝了几口,一阵清风无声吹来,一股清凉瞬间沁入心脾,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精神倍增。

屋外,炽热的太阳把四射的激情和火一般的热情无私地倾泻下来,十分霸气地亲吻着、拥抱了天地间的万物,到处都是明晃晃的光亮,十分刺眼,似乎使人目眩。空气里虽然充满了灼热,不过微风阵阵吹来,灼热的空气似乎仍然活跃不起来。回想着带领学生参加中考的几天,心里渐渐变得有些活跃起来。

天空里不时迅疾闪过一道浅浅的黑影,举头望去,只有“布谷、布谷”几声匆匆忙忙的声音在耳边回响。周围的密林里不时传来斑鸠“咕咕咕、咕咕咕”的声音,虽然声音还比较动听悦耳,但是忙忙碌碌地不住催促的色彩,似乎不论周围的绿色如何浓得深厚,不论绿树的树荫多么浓密,都掩饰不了斑鸠们心灵里的喜悦。门前一长排虽然并不美丽,但是枝繁叶茂的石榴树上,翠绿色的叶片看上去生机勃勃。在火一般热的阳光下,更加显得生机盎然。偶尔,一两朵小火苗似的石榴花蕾,不时在树荫里悄悄划过一道无形的痕迹,无声地落在地上。

眼前的一切十分熟悉,似乎都是似曾相识。望着屋外火热的阳光里生机盎然的树木,偶尔听到天空里传来一两声熟悉的鸟鸣声,透过碧水般清澈透明的光线,宛如穿越了浅浅的时空隧道,无声地回到了三天之前。

钢筋水泥浇铸构筑的高楼大厦之间或者宽广,或者狭窄的空间里,厚重的柏油铺就的街道上,烈日的强光毫不吝啬地倾泻下来,拥堵在狭窄的空间里仿佛凝固了似的。街道两边造型优雅的路灯反射着强烈的阳光,似乎成了一枚枚无声的火炬,托着一束束似乎凝固的火苗。街道两边的人行道旁,是大约一米宽、半人高,修剪得整整齐齐的绿化树——大黄杨组成的绿色长龙。火热明亮的阳光挤满了街道,充满了每一处空隙,似乎有把黄杨长龙慢慢吞下去的气势,可是长龙般的大黄杨似乎人多力量大,我自岿然不动地显示着勃勃顽强的生机。

大黄杨组成的长龙上,每隔五米左右就是一棵三四米高、枝干匀称优雅的合欢花。翠绿稀疏的叶片虽然没有能够聚集在一起形成一片绿荫,但是一枚枚叶片宛如传说里凤凰的羽毛,秀丽、俊雅。粉红色的合欢花正在盛开怒放着,一朵朵粉红色花朵凝聚在一起,似乎落下了一片绚丽的朝霞,又宛如在此时此地朦胧了一个清浅但是美丽的轻梦。一棵棵秀美的合欢花宛如一排时尚靓丽的女士十分优雅地站在路旁,对着路过的每一位行人微笑。偶尔在一些角落,或者一些校园里外,成排成片的香樟树,多年来形成了越来越浓密的绿荫。略微显得孤单的是间或见到的一两棵石榴树,或者四季常青的桂花树,仍然坚守在足下的热土里,不肯稍微离开片刻。

眼前的树木仍然是曾经见过的树木,盛开的花朵似乎仍然是过去的鲜花。

带着学生们挤进屋外满满的灼热和骄阳里,奔走在多年来熟悉的街道上,灼热焦躁依旧,还是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身旁是一如既往的青绿,头上是熟悉的鲜花。仿佛是大家约好了似的,一起奔了出来。本来就被灼热和阳光挤满的空间里显得更加拥挤不堪,似乎如果没有街道上一拨拨人流在穿梭不息地流动,整个街道都好像难以承受这很不均匀的沉闷气息。

不需要细看,就是一瞥而过也会清清楚楚地看到,不论是迎面而来的,还是大步上前去的,或者转身而过的,都是恍若身边盛开的合欢花一般俊美秀气的笑脸。不论是喜笑颜开,还是面色凝重,或者是愁容满面,在他们的心灵里也一定孕育了一个合欢花一般美丽的轻梦。鲜花一般美丽充满生机的孩子们旁边,大多亦步亦趋,甚至寸步不离地陪着一两位脸色凝重,或者强装出笑脸的大人。络绎不绝的人流里,落入眼帘的几乎都是写在脸上的喜悦和失落,期望和迷茫,期待和无奈……背在肩上的是未来的希望,或者沉重的负担;拎在手里的是勉励和赞赏,一句句深深的嘱托。

眼前是熟悉得闭上眼睛都可以说出每处位置的城市,不需要测量都可以知道要走多少步的街道。身边年年都是鲜花盛开似的少年,流淌的都是熟悉的人流,见到的都是似曾相识的面孔。一切都给人熟悉的感觉,一切都仿佛是往事在一年又一年地重复着。

不过,留心细致地在熟悉的街道两边看看,过去每到考前一天下午,街道两边并不是太宽的屋檐下面,或者在一些不引人注意的拐角处,随处可见一顶顶不声不响地牵挂好了的蚊帐,里面歪歪斜斜地躺着一张破旧的草席,似乎很胆怯,很羞涩地躲在不引人注意的地方。蚊帐旁边站着、或者坐着一位、一对眼里满含着希望的中年人。偶尔遇到打雷下雨的日子,这些小小的蚊帐依然小心翼翼地躲在几乎固定的角落,只是蚊帐上面和靠近路边的一面,铺上了透明的塑料薄膜。躺在里面或站在旁边的汉子们眼里多了一丝焦灼,多了一丝无言的牵挂。不知道从那年开始,每年考试前街道两边这道特殊的风景线已经随着流逝的岁月,悄悄失了。

仍然清清楚楚地记得,曾经看到过的家长们,特别是睡在街道旁边自己临时营造的鸟窝似的小地方的汉子们,满是泥土气息和泥土痕迹的旧衣服上,满是似乎隐藏着艰难和辛酸的大大小小的补丁。有些来城里参加考试的花季少年身上的衣服虽然洗得干净,但多有穿在身上显得过分宽大、或者过分窄小不合身的,裤腿上、上衣胳膊肘初,往往都带着能够清清楚楚显示个人特色的装饰。不过,这些已经成了永久的回忆,而且在记忆深处的印象也越来越模糊。

曾几何时,学生进城参加考试,能够住上一些简陋的旅馆就算不错的了;就这,在城里还要有关系户帮助介绍。凭着热情得近乎谄媚的笑脸,外加关系户似乎连坐似的担保,事先预交一定数量的定金,到了考试的时候,进城的学生方得一席之地借以休身养息。然而,这一席休身养息之地也并非从农村来的师生们的天堂。十平方米鸽子笼般的空间里虽然通风,但似乎四季潮湿。入住的瞬间,五六朵刚从灼热的阳光下挤进屋里鲜花似的笑脸上撒下的汗水,浸透了汗水的补丁衣服上,一阵阵汗腥气立即得到适宜土壤、适宜空气,瞬间挥发出来,混合着房间里永远的主人——霉哄气,迅速拥抱了刚刚进来的每个人。尽管挂在屋顶的吊风扇摇头晃脑地转个不停,使人憋闷的气息就是十分顽固地坚守在原来的空间里,不肯稍微移动半步。这样的环境也曾让一些人羡慕不已。

大概是新世纪的第一年,我们学校的师生们在考试前一天下午冒着大雨住进早已预定好的小旅馆,晚上九点多大雨仍然哗哗地下着。我们学校的老师们忽然听到门前闹哄哄的,似乎聚集着几十甚至上百号人;潜意识里立即以为学生出了啥事,神情严肃、匆匆忙忙奔到门口,门外黑压压地站满了进城参加考试的学生和带队老师。学生们有的打着雨伞,有的穿着雨衣,背着书包和行李,正在满城找住处。我们叹息一声,深为自己事先做好准备而庆幸。直到现在都不知道那校的师生们那晚是怎么度过的。只听说那位校长当晚就被教育局长骂得狗血喷头。真是活该!

随着街道边临时帐篷逐渐消失,我们的住宿条件也越来越好。大概是十年前我们就住上了上档次的宾馆,而且随着时间流逝,住宿条件逐年提高。原来的房间里晚上睡觉时点满了蚊香,胆大包天的蚊子们仍然大摇大摆、肆无忌惮地飞进屋里,瞅准机会不时偷袭,扰得我们夜不能寐。现在住进三星级以及三星级以上的宾馆,关好门窗,打开空调,几乎都是一觉到天亮。

近些年来,参加考试的学生们入住的宾馆里,都会在大厅里醒目的位置摆着一块制作精美的宣传广告牌。上面用醒目的色彩写着祝福学生们考试顺利等温馨话语,同时还清清楚楚地标明了每次考试的时间、科目以及注意事项。不论是学生还是家长,以及每位送考的老师们见了,心里顿时都是春天般的温暖。

尽管往年住宿的条件十分简陋,甚至有时难以入眠;学生们入住以后,立即翻出书本开始聚精会神地诵读,或者写写画画,甚至吃饭的时候,也会有三三两两的学生相互之间耳语着、交流着。最近几年来,特别是今年的学生们看完考场回到宾馆房间后,几乎都在聚精会神地看着手机,甚至连左右隔壁的同学在做啥,也是一问三不知。真的就像几句笑话说的: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隔离;而是你就坐在我的对面,低着头聚精会神地看着手机。忍不住走过去,温言细语劝说几句,眼前嬉笑的脸上似乎都是十分诚恳、无限虔诚的神色,清澈见底的眸子里瞬间似乎满是对未来的期盼,但是这也只是霎那间而已。稚嫩的笑脸在嬉笑着掩饰的同时,越来越多地出现了对读书的不屑。平常的无数次交流也使我深深得知,这些可塑性很强的山里孩子们也都知道读书的重要,不论是谁列举读书重要性时,几乎都可以说出不同内容的数条。可是,这些孩子们就是怕努力读书,不少人几乎都幻想着可以不劳而获,痴心妄想着某一天突然之间一举成名。

考试的三天里,考点学校对学生进场也不像原来如临大敌似的不到规定时间不准进门,僵化地执行考试政策。第一天中午异常炎热,离正常的学生进场时间还有将近半小时,考点就提前打开大门,让学生来到考场走廊外,站在阴凉里,避免了烈日下的曝晒。人人几乎都感到一阵沁入心脾的清凉,浑身清爽。最后一天早上离进场还有二十多分钟,一场雷雨不期而至,考点大门马上拉开。望着如注的大雨倾盆而下,站在考场外的师生们喜笑颜开,倍感温暖。

学生们考试期间,老师们在休息室休息时,似曾相识的面孔被一根无形的线索牵引在一起,共同的职业使陌生面孔之间的戒备完全消失。人人感叹,农村学校的学生数春天里的冰雪,悄悄地变得越来越少,不少农村中小学已经消失。存在的学校也是面临困境,勉强维持着,犹如风雨里将要凋零的花朵。城市里的学校早已人满为患,但是无数的学生还是挤破头皮地拼命往城里来。城市的确是人类文明的精华,城市里的条件的确比农村好得多,这些都是不争的现实。但是日渐萧条的农村,逐渐迷茫的目光,以及对城市、对未来深深的渴望、无限的无奈,其中的苦楚又如何排遣?

“布谷、布谷”声声急促的召唤声忽然又响了起来,我一惊瞬间回到现实。屋外骄阳正盛,石榴树上茂密的枝叶丛里,火红的石榴花仍在无声开放着,一如以往鲜艳火红。刚才从城里返回时,看到过城里街道边的合欢花也在愉快地盛开着,真的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可让人叹息的是岁岁年年人不同啊!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5期 总第30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7期 总第32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2015年05月19日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原文地址: 

http://yangming49.blog.163.com/blog/static/227668174201511525152640/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