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湖畔春早  

2015-02-21 15:48: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静静的夜幕上凝聚着厚重的深蓝,随着东方渐渐泛白,一部分好像慢慢地融入了东方逐渐扩散的霞光;一部分好像慢慢悠悠地聚集在遥远的天际,轻轻地洒入了西边水天相接的湖面,悄悄地融化在还带着较重寒气的湖水里,平静的湖水悄悄地蓝了起来。凝重的深蓝悄悄地变成了明亮闪光的蔚蓝,整个天空很快就是蓝汪汪的一大片,在清晨寒气还比较强劲的清风里仿佛在微微地颤动。蓝得像纯粹晶莹的美玉,蓝得让人心动,惹人怜爱。

寥寥的几颗小星星似乎还带着无限留恋的情绪迟疑着、徘徊着,悄悄地观望着,在碧蓝的天空闪着越来越微弱的亮光,随着越来越蓝的天幕清晰地舒展开美妙的身躯,无声地隐去了纤小的身影。

西边碧蓝的天幕下,平如镜面的湖面上,银色的月亮还静静地挂着。虽然没有一丝光亮,但是在碧蓝天幕映衬下还是显得格外明亮,柔和妙曼的银白色倩影,宛如一位优雅娴静的少妇低着头,十分文静地坐在绣楼上的绮窗前,凝神看着优美的诗书。月亮银白色的影子无声地落入湖面,宛如水里静静地躺着一枚玉璧,好一幅静影沉璧的美妙画图。

一声声高亢嘹亮的鸡鸣不时悠扬在静谧肃穆的村庄上空,呼唤着躺在湖畔沉睡了一夜的村庄。虽然没有群鸟合凑的美妙晨曲,夜幕还是悄悄地拉开了。静静地修养了一夜的村庄好像张开口打了个轻轻的呵欠,十分愉快地睁开了美丽的眼睛。不一会儿,村子里陆陆续续地升起来一缕缕乳白色的炊烟,随着湖畔的轻风慢慢地扩散,弥漫在村庄上空,弥漫到寂静的沙滩上,和早晨湖面淡淡的朝雾悄悄地融合在一起。不论远远望去,还是看着身边,眼前就是一幅简洁优美充满着灵气的水乡渔村水墨画。

朝霞悄悄地升高了,慢慢地融入了蔚蓝色的天空。昂首苍穹,万里无云,蓝汪汪的天幕上犹如披上了一层闪闪的金光。灿烂的金光里,太阳带着愉快的笑脸,带着甜甜的微笑俯瞰着天地之间,轻轻地抚摸着湖畔苏醒过来的村庄,亲吻着静静的湖水和湖边蜿蜒曲折、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沙滩。

村庄里大大小小的树木上,一如既往地挺立在早晨的寒气里。虽然还没有生出翠绿的叶片,连嫩嫩的翠芽影子也丝毫看不见;可是凝神细细看看凝重沉静的杏子树上,树干上的青苔郁郁青青;枝头上已经萌发出一枚枚绛紫色尖尖的花萼,沐浴在早晨金色的霞光里,显得生机勃勃。仿佛一瞬间,或者在你轻轻转身的时刻,就会绽放出一树热热闹闹的灿烂。每年春初最先绽放的粉红色杏子花就是孕育隐藏在这小得不起眼的花萼里。看似平静的枝头已经向天地之间透露出了春天的信息。

村庄旁边,夏天时遮挡强劲湖风的一大片白杨树,挺立着银灰色的枝干;自去年秋末落光了叶子以后,一直顽强地屹立在村庄边,默默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早晨明亮的阳光里,白杨树沐浴着晨风和金色的阳光,似乎神采奕奕。枝枝靠拢密切团结的枝桠上面,处处都有序地镶嵌着一枚枚绛红色尖尖的叶萼。看着灵巧秀丽的叶萼微微隆起的姿势,好像白杨树黄嫩翠绿的叶片正焦急地等待着一声惊雷的召唤。

湖岸边,一望无际蜿蜒不绝的沙滩上,最能够体现湖畔特色的肯定就是一大片一大片或者连在一起,或者略微有些间隔的柳树林。

湖边的柳树形象鲜明,主干新枝大多泾渭分明。柳树的主干色泽多为灰黑色,在湖畔夜晚湿湿的雾气氤氲里,看上去更加黑了,黑得深沉,黑得凝重,黑得似乎蕴含着无限的生机。主干上沟壑纵横,随处可见灰红色的须根,靠近根部的须根更是茂密蓬勃,夹杂着翠绿的青苔,仿佛带着无限的爱怜之意,温柔地覆盖着旁边的鹅卵石和石头之间翠绿的野蒿。棵棵柳树宛如饱经沧桑的老人含着微笑默默地坐在湖畔,静静地看着湖面上潮起潮生风云变幻,微笑地看着湖面上绚丽的日出和壮观的日落。

柳树上的枝条大多是一两年新生的,仍然带着初生时的翠绿,看上去郁郁青青。柳林里惹人怜爱的是一年四季下垂的柔嫩枝条。放眼望去,千万条碧玉丝绦似的悬挂着。翠绿的柔条上雕刻似的缀着一点点绛紫色的叶萼。煦暖的春风一吹,嫩黄色轻盈的柳絮就会舒展开妙曼的身躯,随着清风婆娑起舞。炊烟里、雾气中,清风徐来,万千缕丝绦婆娑起舞,宛如碧霄九天的仙女身着淡绿色的轻装,在清晨愉快的朝阳里,在淡淡的轻雾中应和着早春美妙婉转的旋律,优雅地舞蹈。

湖滩上满是大大小小黄褐色的鹅卵石,在夜间雾气的滋润下全身都是湿漉漉的。鹅卵石之间的空隙间,虽然每天都有寒风光顾,但是已经悄悄地解冻。冬天时十分密切地粘在一起的砂石,虽然还粘在一起,但此时砂石之间的关系已经疏松了。偶尔看见一棵,或者几棵过冬的野蒿稀稀拉拉地挨在一起,悄悄地生长着,仿佛凝聚了秋季凝重的色泽,又经过了冬季皑皑白雪的历练,无不绿得凝重、深沉。修长的叶片上在晨雾的沐浴下,脆嫩可爱,随着潮湿水汽的凝聚,叶端仿佛随时都会滴下一滴浓浓的绿滴。漫步在鹅卵石上,一步一扭,步子似乎有些蹒跚,但更像是在美妙的晨曲里自在地舞蹈。漫步不久,脚底下、裤脚上就会沾染一些湿漉漉的喜悦。

弯弯曲曲的沙滩上,平滑湿润的鹅卵石上,枝条青翠的柳林边,在灿烂的朝阳里,高贵优雅的大白鹅高傲地昂着头,不慌不忙地踱着方步慢慢过来。不时四处看看,像是在观赏早春湖畔的美景,也像是在寻觅隐藏在心里的爱恋;不时“嘎——啊!嘎——啊!”深情地呼唤几声,似是在仰天高歌,似是在传达隐藏在心底深深的爱慕之情。湖边一句俗话说“白鸭子跟鹅混”,讽刺不识时务的人跟着能人瞎混日子,用在鸭鹅之间最是形象贴切。大白鹅高大俊美的身影旁边,憨态可掬的鸭子常常不离左右。陪伴在大白鹅旁边的鸭子们呱呱地唱着晨曲,摇摆着肥胖的身体,迈着蹒跚的步子,和潇洒的大白鹅一起走进水里,优雅地漂浮在静静的湖面上;美丽的倩影倒映在水平如镜的湖面,仪态万千。春江水暖鸭先知,鹅鸭湖里嬉戏畅游、寻芳觅翠,湖水里一定蕴含了温温的暖意。

漫漫沙滩上宛如一条条白丝绦似的小溪,在春夏时节总是时时刻刻把激情四射的湖水和温情脉脉的田野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这时候,沉睡了一个冬天的田野在红艳艳的朝阳里也慢慢地苏醒了。寒冬时节坚硬的土地已经变得酥松,一丝丝淡淡的泥土气息随着早晨的轻风四处弥漫。一层层梯田里一畦畦整整齐齐地满是清脆细嫩修长的小麦,或者迎风摇曳舒展开美丽修长身材的油菜。经过了一个冬季的野蒿也不失时机舒展开身体,翠绿修长的身躯在轻风里微微摇曳,仿佛更加精神抖擞。湿润的黑土地里,滴滴水流涓涓而下,汇聚成淙淙流动的小溪,欣赏着早晨霞光里醒过来的天地万物,微笑着伸展开秀美的臂膀,重新欢欢喜喜地把还显得平静的湖水和湿润酥软的土地牵在一起。溪流很细很小,清澈见底,恍恍惚惚之间好像不是溪水在流动,而是水沟里的水在微微地颤动着。看不见小鱼在愉快地戏水,但是水沟里经过了漫漫严寒生满青苔细小的枯草枯枝随着水流微微颤动,或者顺流而下,似乎也有一些小鱼戏水的美妙,为刚刚恢复了生机的溪水增添了乐趣。

柳林前的沙滩在早春时节和水落石出的冬季一样,舒展开温柔妙曼的身躯,随时欢迎前来玩乐的每一个孩子,随时接纳飞来栖息的每一只渔鸥。沙滩上的沙细腻如粉,水落以后平坦温润的沙滩,优雅娴静宛如妙曼的少女,含情脉脉地挽着湖水伟岸的身躯、强劲有力的胳膊,相偎相伴在一起。

偶尔跑来三五个顽皮的孩子,不住地在沙滩上追逐,愉快地嬉戏;或者在平滑如纸的沙滩上随手画上几幅简洁的画图,或者画出玩游戏的方框,沙滩上顿时洋溢着温暖爽朗的笑声。孩子们嬉戏玩乐的笑声,长年累月生活在湖里的渔鸥们似乎非常熟悉。有时候,即使孩子们玩乐时跑到了渔鸥的跟前,银灰色的渔鸥往往还是一动不动,静静地立在原处,仿佛一尊小巧玲珑的银色雕塑。有的调皮孩子在伸出手想捕捉,或者作出捕捉动作的刹那间,渔鸥立刻展开优雅的翼翅,十分潇洒地飘飞上去。从容不迫的神态,似乎是在和顽皮的孩子们逗乐。

湖岸边沙滩前的湖水大多非常浅,十多米开外往往仅仅漫到足踝。惊起的渔鸥并不远飞,腾空而起后随即轻飘飘地落下来,十分优雅地站在水里,或者小眼四处看看,自在地游乐。有些渔鸥也许是兴趣来了,慢慢地飞往湖心,滑翔一阵后优雅轻巧地落入水面,和在湖心嬉戏的渔鸥们聚在一起,融入它们的阵容四处游乐。

可爱的水葫芦看起来十分胆小,总是不敢上岸,连登上沙滩小憩片刻也很稀少。水葫芦灰褐色的身影,大多在离岸不是太远的深水区域,不时钻入水里,瞬间又钻出水面;常常看到水葫芦们钻出水面时昂着小头,扁嘴里叼着一条银白色的小鱼,似乎得意洋洋,似乎乐趣无穷。

岸边简陋的码头上,停泊了一个冬季的小渔船旁边,渔民们已经开始忙碌着修补渔网,有的在船上检查机器设备是否正常。有的渔船已经架好了机器,或者竖起了桅杆,带上了渔网整装待发。勤劳的渔民们已经做好了下湖捕鱼的准备。

远远望去,灿烂的阳光里,平静的湖面上处处帆影点点,碧蓝的天空下渔鸥翔集。

一幅早春湖畔生机勃勃的画面,清晰地展现在天地之间!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23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