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山乡之冬  

2015-02-07 08:44: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空蓝得纯粹,宛如一块硕大温润细腻的蓝玉,蓝汪汪的宛如鸡蛋清一样鲜嫩,颤动着仿佛随时会滴下一滴浓浓的蔚蓝。不多的几缕云彩轻盈飘逸,白得耀眼,白得纯洁无暇。灿烂的阳光轻松愉快地照耀着每一片山坡,每一块平坦的田地,每一口水平如镜的池塘。

阳光明媚带着一片欢欣的喜气,挥洒着金色的光芒,使人一见顿生欣喜之情。但是,沐浴在阳光之下,却没有十分明显的感觉。

风不大,轻轻地吹着;但是好像特别尖锐,势头好像特别强劲。虽然看不见,但是脸上真真切切地感受着无形的凛冽,穿了厚厚的羽绒服,身上还时时感受到无穷无尽的寒意。

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灿烂的阳光下,放眼望去全部笼上了金色的光芒,宛若披上了一层轻轻的金色纱巾,也好像是一个金色甜美的轻梦。一片片厚厚的荒草,虽然没有一丝绿色,但是仔细看看,茎秆有些是淡淡的黄色,有些是带着凝重色泽的深黄。细长的叶片还是像原来一样修长、潇洒,黄色里渗入了一丝丝凝重的深红。比起蓬蓬勃勃、郁郁青青的绿色,多了一份成熟的安详,更增添了经历岁月风霜雨雪的沧桑和厚重。一丛丛灌木,不粗的枝干上沧灰里带着一块块很不规则的深黑,在艳阳下似乎也闪着喜悦的光芒。原来枝头累累的果实,现在几乎已经看不到了,但偶尔还有一两颗紫红、或者深灰的小圆球得意洋洋地挂在枝头,似乎是在笑傲山野,笑迎寒风雪霜,调笑山间偶尔飞过的小昆虫,诱惑山野上常来常往的灰喜鹊。透过地毯似的草丛,微黄带黑的土地在严寒冰霜的冶炼中,已经熟软了筋骨,微微地散发着淡淡的泥土气息,似乎孕育着无限生机和巨大的生命力。

山坡上最显眼的就是松柏,一如既往地郁郁青青、浓郁苍翠。挺立的躯干如钢浇,似铁铸;山涧凛冽的疾风摧不倒它,铺天盖地的大雪压不垮它,冰天雪地冻不坏它。在明媚的阳光里,松柏和山坡上的灌木、野草一样,全身愉快地闪耀着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遒劲的枝干上,一蓬蓬松针的底部紧紧相连,密密地聚集在一起,汇聚成了傲然挺立的苍松。站在山顶,盘在峰巅,伴随着风霜雨雪,傲视着无边无际的苍穹;笑迎着每一天东方初升的绚丽朝阳,欢送着西天最后一抹晚霞的倩影。山风呼啸,松涛阵阵,汇聚了一曲雄壮威武的山林乐曲!

山坡下的一片空地里,一棵棵白杨树已经高达丈余。虽然还比较稀疏,但是大致上已经聚集成林。枝头上早已看不到一片叶子,远远望去,在明媚的阳光映照下,枝干都闪烁着银灰色的青光。枝枝聚拢,好像十分自然地围成了一个精诚团结的整体,不论寒气如何地凛冽逼人,都在自信地昂首向上仰望着蓝天,积极地伸展着躯体。不时飞来一些灰喜鹊,每次至少都有十余只,甚至更多,头动尾巴摇地站立在银灰色的枝干上,“呀——呀——”地深情呼唤着,像是在抒情,像是在吟诵,更像是在愉快地吟唱,歌颂太阳的光辉,歌颂祥和宁静的岁月。

附近的石榴园里,虽然没有一片青翠的叶子,枝头也没有一颗存留的果实。灰喜鹊们对这里仍然兴趣不减。严冬的石榴林里,一眼望去,毫无遮碍。黑灰色主干虽然不粗,但是主干上一道道齐整有序盘旋而上的条纹,显示了它的遒劲有力和岁月的沧桑。主干上有些褪去枯皮的地方,泛出一丝丝嫩嫩的青黄色,似乎蕴藏了无限的生机和蓬勃的活力。上层细小的树枝几乎都是凝重的黑色,仿佛纯钢浇铸似的。灰喜鹊们在白杨树林里玩腻了,乐够了,一个俯冲就轻飘飘地落在了石榴树上。这里虽然没有甜美的果实可以饱餐一顿,但是细细地找一找,偶尔也可以见到一两颗已经完全变成黑色的圆球,静悄悄地躲在人们不注意的角落。最先看到的灰喜鹊轻快地飞来,就开始了一鸟独食,但很快就会是两三争抢。啄食的同时,似乎还可以引起对往日甜美生活的回忆。这样趣味十足的情景,简直就是一幅山野冬趣图。

山坡下一望无垠的田野里,匆匆一瞥,似乎都是莽莽苍苍的泥土和枯草的黄色。走进田野仔细看看,冬季的田野里仍然多姿多彩。田埂上一丛丛枯草,虽然没有青青的绿色,但是黄色里带着一丝丝的血红,似乎向我们无声地昭示着生命的顽强以及蕴藏着生命的活力。草丛里,不时可以看见一棵棵郁郁青青、叶片肥厚的车前草,墨绿闪亮已经顶着一个小花蕾的蒲公英,以及一些不知道名字的深青色的野蒿,全都不畏严寒,顽强愉快、自由自在地生长着。

最吸引人的是平平整整的田地。酥松的土地上,一排一排整整齐齐地载满了油菜,点满了小麦。一棵棵油菜虽然很幼小,但是稚嫩可爱。中间的三两片叶子青绿里泛着一些鹅黄,微微向上抬着头,在微风里轻轻地摇曳,好像在轻轻地吟唱,也好像应和着冬的韵律在潇洒地舞蹈。靠近土地的两三片叶子青翠里泛着一缕缕青红,像热血在奔腾,像青春的活力在严寒的禁锢中不屈地抗争。艳阳宛如给这些幼小的油菜苗披上了透明的纱巾,小小的幼苗微微泛着金光,显示了无限的喜气,不屈的刚强。

青翠的麦苗刚刚出土,修长的身材高的寸余,矮的尚不满一寸。全身上下除了生命的绿色,就是蓬勃的生机和无限的希望。

田沟里,积水很少,清澈见底。在明艳的阳光下,稍不注意的话,则恍若空明。田边长长的水沟里,丛丛枯草间或相连,枯草间时见一些凝重的墨绿,在无边的寒气里,在缺少温暖的阳光里悄悄地、不屈不挠地生长着。这个时节是水落石出的时候,水沟里的水很浅,但是却清澈异常,一刻不停地、缓缓地向水塘里潺潺流淌着。凝神细看,宛如没有。水下随处可见一些满是青苔的水草随着水流,轻轻地抖动着,似是小鱼在调皮地戏水,给冬天的水沟、田野增添了迷人的情趣。

田间水塘里的水清澈得一眼见底。水边的垂柳全都静静地侧卧着,万千条柔嫩的柳枝蕴含着生命的青绿,在轻风里轻轻舞动。蔚蓝的天空,飘逸的白云,明艳的太阳,倒映在水面,仿佛构成了一幅绝美的生机盎然的春天画卷,看了不禁让人心驰神往,心旷神怡。对着水面仔细端详一会儿,水底各种水草的影子渐渐映入眼帘,宛如淡淡的月色下树木的轻影,朦胧迷离,瞬间不禁生出欲行走其间,身临其境地感受一番安宁静谧的遐想。

水塘边大片的芦苇仍然不屈地挺立着,一样修长苗条的身躯,一样轻柔曼妙的长叶;只是芦苇全身上下已经不是碧绿碧绿的色泽,而是深黄里泛出一缕缕的深红,像是聚集了一年的风雨,一年的霜雪,凝固成了生命的深沉、无畏和不屈。芦苇的顶上一束束橙灰色的芦花,在轻风里宛如一面面生命的旗帜在飘扬;沐浴着金色的光芒,在严冬里自由愉快地飘扬着,昭示着生命的坚强。芦苇间的空隙里,湿润的黑土上点点青绿蓬蓬勃勃。站在芦苇附近,微风过处,不时飘过朵朵轻盈洁白的芦花。伸出手想捕捉一朵放在手心细细看看,不论怎么努力,却总是难以如愿。

村庄里,家家户户的门前屋后,落光了叶子的树木上,自下而上间或生长着或多或少的青苔,一副饱经风霜的沧桑,稳稳重重地伫立着。这时候最吸引人的是四季常青的树木。郁郁青青的桂花树虽然没有了浓郁的花香,但是一如既往地枝繁叶茂。墨绿色的叶片,在逼人的寒气里显得更加凝重,浓得似乎只要轻轻一碰,就会随时滴下浓浓的一滴。附近的腊梅,虽然没有青翠的绿叶,但是清清爽爽的枝干上缀满了一朵朵盛开的嫩黄色腊梅花,或者含苞欲放的花蕾。一阵阵馨香宛如一阵阵轻轻的乐曲,从远处飘渺而来,萦绕在耳边,似乎三日不绝。最令人敬佩的应该是四季常青的枇杷树,这个时候一如既往地舒展着修长秀丽的椭圆形叶片,墨绿的色泽绿得凝重,绿得令人心跳,绿得简直逼人的眼。这绿的颜色完全可以和驰名天下的桂花树的绿色相媲美。绿叶映衬的枝头簇拥着一簇簇淡黄色的小花,淡淡的清香引得一些小昆虫在周围盘旋流连。看着这些淡黄色的小花,仿佛站在来年夏初火热的阳光下,摘一颗橙黄色的枇杷,剥了皮放进嘴里,顿时满口生津,令人回味无穷。

忽然想起,这个冬天到现在还很少见到雪,似乎与时节不太相符。但是仔细想想,雪一定是留在天上擦拭了天空,天空才会如此纯粹湛蓝。雪的精魂一定也是留在天上,化作了洁白的云彩。要不,云彩为何白得如此无暇,轻盈如幻?

太阳在一年四季循环时,一定把温和的暖意留给了春天,把火一般的热情留给了夏天,把成熟的凝重留给了秋天,到了冬天留下来的就是冷静、清醒。

风也一定是把母爱的温柔送给了春天,把燃烧的激情送给了夏天,把沧桑的风韵送给了金色的秋天,留在冬天的就是清奇峭刻的风骨。大概只有如此,才可以更好地孕育一个崭新的未来吧!

山乡的冬天,冷静清醒,清奇峭刻,孕育了无限希望和崭新的开始,是一幅色泽凝重、壮丽美观的油画!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6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