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寒风中的心痛  

2015-03-15 07:10: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空挤满了厚薄不均的阴云,灰蒙蒙的一片,宛如一张满带着忧愁苦恼以及担惊受怕的脸。昏黄的太阳慵懒地漂浮在云丛里,无力地散发出暗淡的光,虚情假意地照着荒凉萧瑟的山川原野。一阵阵凛冽的北风宛如比赛似的,一个劲地呼啸着、疯跑着。落光了叶子的树枝泛出淡淡的灰黑色,在寒风里不住抖动、呜呜作响,非常害怕似的颤抖着。强劲的寒风不时卷起一股股小小的旋风,恍如一条灰黄色的小飞龙瞬间腾空而去。旋风盘旋触及的地方,灰黄色的枯草、灰褐色的枯叶立即随风而起;飘飘悠悠、漫无目的地盘旋一阵后,又黯然无奈地飘落在寂静的荒野上。即使是四季常青的松柏、女贞树,翠绿的叶片也似乎黯淡无光,全部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在寒风里不住地抖动着。强劲有力的寒风穿过松柏、女贞还算密集的叶片,激起一阵阵簌簌的喊声;尖利的寒风仿佛划破了枝叶间柔软的心灵,树木浑身疼痛着,不住地叹息颤抖着。

划破了心灵的疼痛,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依稀相似的一幕幕,宛如时光倒流,好似岁月再现,仿佛时光隧道倏忽之间完全融化在无边的寒气里。几年前隆冬时节那个寒冷阴暗的上午,那个令我一直难忘、心里隐隐作痛的往事,再次浮现在我的眼前。

那是个周日的上午,朔风劲吹,愁云惨淡。昏黄的太阳仿佛十分害怕似的一直躲在云层里不敢露头。身边光秃秃的树丫在凛冽的北风里瑟瑟颤抖,脚底下灰黄的尘土里夹杂着枯枝败叶,似乎连滚带爬头也不敢回地快速远去。藏在羽绒服口袋里的数千元钱现金好像一块时时刻刻透出寒气的冰块,使我身上阵阵发冷,陪伴着路边光秃秃的树丫不住地抖动着。

心惊胆战地在公路边等了不长时间,就顺利地登上了一辆开往城里的中巴车。在公路边居住多年,常常乘车东奔西走。我早就知道这条公路上行驶的中巴车上小偷特别多。曾不止一次听开车的师傅们说过,这些小偷全部成帮结伙,胆子很大,相互掩护,团伙作案,经常得逞。一般的作案方式是几个小偷一同、或者分别上车。盯准目标,一人作案,几人掩护,得逞后立即下车逃逸;或者在公路边继续逡巡,老鼠偷食似的睁着贼亮的眼睛,另寻作案的时间和车辆。开车的师傅们怕惹麻烦不敢得罪这些小偷地痞,警察们往往因缺少确凿证据也无可奈何。我自己在这段路上也曾亲眼目睹过小偷作案的经过。

上车前,我就不断地暗暗告诫自己提高警惕防止被盗,不能耽误进城办事。钻进车厢看到里面醒目位置贴的“防止小偷,管好自己财物”的红色条幅,立刻觉得这张条幅就是专门为我张贴的。我就更加小心翼翼,大有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神情,又有一些疑神疑鬼疑人盗斧的紧张。尽管自己觉得这样想似乎有些搞笑,有些神经质;但是丝毫不敢大意,丝毫不敢掉以轻心。三国时蜀汉名将关羽不就是大意失荆州的吗?我在车箱里迅速前后一瞥,乘客不少,但倒数第三排还空着一个座位。我赶紧几步跨过去,迅速坐下。不是我没有爱心,也不是我不愿意给老弱病残者让座,我看车上暂时还没看类似的人。主要原因是我知道坐在位上比站着更加安全些,经验告诉我这样坐着,即使有小偷下手也不方便。我坐下后就恨不得车子生出双翅飞一般地一路不停,直达城里的车站。

真是怕鬼偏偏看见鬼,怕啥来啥。客车行驶了不到五分钟,路边又出现了几个正在频频招手的身影。随着“嘎吱”一声,男男女女几个人匆匆忙忙挤进车厢内。两个流里流气的黄发青年紧挨着,挤眉弄眼、嘻嘻哈哈地一直往后面挤来,最后站在我身边。我脑子里瞬间闪过一念,小偷多是年轻人,这两个黄发青年一脸的地痞流氓相,看样子就贼眉鼠眼的不像好人。这不,两个人的眼珠子贼亮,轴承里的滚珠似的直转着。我脑子里的弦立刻绷得更紧了,红字防小偷的标语颜色似乎更红了,好像警灯似的正向我闪着警示的红光。我心里顿时有一些着慌,本人只是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如果小偷动手偷钱自己该如何应付。尽管额头上瞬间悄悄渗出了一些细密的汗珠,我还是极力控制着情绪,不让心里的恐慌蔓延到脸上;继续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稳稳地坐着一动不动,看似眯着的眼睛一丝一毫也没有停止对身旁这两个黄发青年的防范。

车子似乎心惊胆战地颠簸着,有气无力地行驶着。忽然,我感觉肩头衣服似乎被人轻轻地拉了一下。我一阵惊慌,就差没跳起来。随后一个温和的声音从后面轻轻传过来:“师傅,请问,到城西菜市场怎么走?”

我略略偏过头,站在身边的两个黄发青年好像没有动作,一直像刚上车时那样站着。两人都是一只手握着车上的横杆子扶手,另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时而你推我搡说笑几句。我惊慌的心里稍稍平安了一些,回头仔细看看问话的人,是一位青年,三十岁左右,浓密的黑发有些凌乱,黑瘦的脸上似乎隐藏着无尽的沧桑,但是显得比较干净清爽,两只不大的眼里露出似乎是和善的光。此时,他正带着期待的眼神看着我,等待我回答他的问题。我一见没有意外情况,但心里仍然很惊慌,就一如既往地阴沉着脸,淡淡地回答:“这辆车的线路离城西菜市场很远,到那里去不太方便。”

“师傅,请问,下车后怎么走才可以到城西菜市场?”

我眼见快到城里,一边留心注意着身边的两个黄发青年;一边冷冷地和黑瘦脸说话,克制着惊慌的情绪,含含糊糊地三言两语向黑瘦脸青年简略介绍了到城西菜市场的路线,根本就没想过他是否听懂了。

说罢,我正襟危坐,一句都不愿多讲。我的注意力仍然是提防被盗。突然,我的肩膀又被人拍了一下。我又是一惊,头一偏,黑瘦脸青年向前伸了伸头,一脸谄媚讨好似的微笑,继续问道:“师傅,那,到城东菜市场怎么走啊?”

我实在嫌他啰嗦麻烦,心里的紧张恐慌以及刚刚生出的烦闷立刻蔓延上来,通过喉咙顷刻浸润到脸上,变作了十分厌烦的神色。心里不住思忖着如何防范小偷,黑瘦脸这么多废话,大概是在吸引我的注意力,好让另外两个小偷乘机下手吧。声东击西不就是这么回事吗?

我脸色冷峻,态度一直十分冷淡;迅速警惕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忽然间我想起来,站在旁边的两个黄发青年已经下车。我十分紧张地悄悄摸了摸胸口放钱的小口袋,像鲁迅小说《药》里的华老栓摸摸口袋的感觉一样,硬硬的还在,心里稍微宽慰了一些。但是,丝毫还不敢像《捕蛇者说》里的蒋氏“见吾蛇尚存、则弛然而卧”。这个黑瘦脸总是打听菜市场,菜市场人多嘈杂秩序混乱,会不会到菜市场作案啊?

说话间车子已经大摇大摆地进了城,在离城东菜市场最近的车站停车下客。让黑瘦脸早些下车吧!二战前英法的绥靖政策企图祸水东引,我不妨也来个祸水东引,就漠然地顺手一指,木无表情地说:“就在这下车!一直往前走,不到五分钟就到城东菜市场。”

黑瘦的脸上瞬间溢满了灿烂的笑容,似乎很激动地连说谢谢师傅。接完,就慢慢地在座位下吃力地拿出一件物品,我一看是一把半旧的吉他。黑瘦脸另一只手拎起一个破旧但还算干净的大旅行袋,里面装了一套简易半旧的音响设备。黑瘦的脸上一副十分吃力的样子,努力站起身,慢慢向车门边挪过去。我仍不放松警惕,目光紧紧地盯着他。就在黑瘦脸青年下车的一瞬间,两边的裤脚都往上提了提。突然,我的眼神仿佛固定似的,眼前的一切变得特别清楚,黑瘦脸青年的两条腿都是不锈钢制作的假肢。我心里仿佛被刀尖重重划了一下,难以言表的疼痛瞬间使我目瞪口呆,眼眶立刻湿润了。黑瘦脸原来是一位失去了双腿的弱者,是一位靠卖唱为生自食其力的残疾人。

黑瘦脸青年瘦弱孤独的背影慢慢地变小了,很快隐入熙熙攘攘的人流没了踪影。我心里的疼痛却越来越厉害。我为啥一直怀疑他是一位小偷?仔细想想,我没有任何理由、也任何证据怀疑他。当时,我为啥就没有注意他善良的目光,为啥就没有注意他问话时求助的渴望?人与人之间为啥就不能多一份理解和信任?当今社会确实存在世风日下道德滑坡人心不古的丑恶现象,但是我们总不能一直戴着有色眼镜,毫无依据地凭空怀疑一切吧!这位黑瘦脸,是社会上的弱者,他比一般人更需要来自社会的温暖和关爱。我和他只是偶尔的相逢,帮助不了他。但是,在短暂的同路时,我至少可以给他一个温馨的微笑,至少可以给他几句温暖的话语吧!

事情虽然很小,而且已经过去几年了;但是,黑瘦脸上隐隐约约的沧桑,善良柔和的目光,求助时渴望的神情,踽踽独行时瘦小又孤独的背影,一直清晰地镌刻在我的心里。他是一位弱者,失去了双腿;但是,他又是生活中的强者,不自卑、不自弃,自食其力,令人敬佩!

天空阴沉着,胆怯的太阳一直躲在云层里不敢露头。凛冽的寒风阵阵呼啸着,鞭打刀划似的吹在脸上,一阵阵说不出滋味的疼痛慢慢地渗入透出凉气的心里。寒风卷起草末枯叶漫无目的地飞旋起来,不时打在脸上隐隐作痛。阵阵疼痛不住地蔓延到心里,似乎凝聚成了冰块,寒冷坚硬的冰块扎得心里疼痛不止。

冰冷的疼痛和满腔的热血碰撞在一起,不停地激荡着、飞扬着,冲开了掩蔽的心灵之门,不断地洗涤着心灵里一层浅浅的灰尘。经受了热血洗礼的心灵好像充满了灿烂的阳光,变得越来越温暖,越来越明亮。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19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