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美文集粹-浓浓的芦粟情-作者-平淡如水  

2015-05-13 21:04: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中国作家先锋协会 草塘诗社  联盟电子刊【2015】第1期  ◆ 

 http://xfctlm.blog.163.com/

为草塘馨风电子刊题字 - 红荷彩韵 - 红荷彩韵 (宋赫博客) 

先锋草塘(六款编辑模板) - 踔风 - 踔风

   

 

  

欢迎做客《现代作家文学》!http://xdzjwx.blog.163.com/

 

 

作 者:平淡如水 ◇美文集粹-浓浓的芦粟情-作者-平淡如水 - xfctlm - 先锋草塘联盟电子刊                     先锋草塘(六款编辑模板)(编辑中) - 踔风 - 踔风责  编:清风悠然 

 

 

浓浓的芦粟情 

 

芦粟是高粱在江淮之间巢湖岸边的俗称。在物质匮乏的大集体年代,每年仲春时节,春风煦暖,野外郁郁青青生机勃勃的时候,芦粟就和其他旱地生长的农作物一起开始播种。逐渐长高后的情景,虽然不像白山黑水之间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那样壮观,但是每个生产队仅有的少量旱地里,每家每户狭小的一点菜园地周围,或者菜畦旁边,农民们也见缝插针点播几棵。不论远观还是近看,一排排芦粟挥舞着绿丝绦似的长叶片迎风飘舞的情景,宛如九天凌霄殿里穿着绿衣裙的仙女在翩翩起舞,玉树临风一般十分优雅。那时点播芦粟主要是因为粮食危机,家家户户分配的粮食总是不够吃,栽种芦粟之类的作物可以略微缓解一下吃粮危机,过年时也可以给平淡苦涩的生活增添一些喜庆的色彩。童年时的我们也在青涩的芦粟里找到了一丝甜蜜,找到了许许多多的乐趣。

我家西边几十米外,走过一个水塘后的绿荫通道那边,有一棵约二十米高旗帜似的大乌桕树,树下是我和小伙伴们一年四季的乐园。树荫的东边、北边是连在一起的菜园地,南边是一块生产队的旱地。每年春天,乌桕树上萌芽生出无数小手似的翠绿色叶片时,常常在树下玩耍的我们,看着满地翠绿的小草接二连三地钻出平坦的地面,满地五彩绚丽的小花宛如夜空闪闪发亮的星星。看着地下勤劳的蚂蚁,不知疲倦一刻不停地忙碌着。春风里、艳阳下,我们在玩乐的同时,就开始常常凝神注目南边旱地里一大片翠绿的芦粟在疯长,喜笑颜开地盯着菜园地周围正在茁壮成长的芦粟。看着越来越高、越来越粗的秸秆,我们往往都露出会心的微笑。

芦粟形象的确非常优美。春天里种子点播下去不几天,在阳光煦暖温馨的怀抱里,在春风温柔亲切地抚摸下,在春雨万般柔情的呵护中,带着清新诱人的翠绿,愉快地钻出地面,慢慢舒展开妙曼的身躯,很快就融入了美妙的春光。慢慢地,芦粟子秸秆越长越高,也越来越美丽苗条。一节节翠绿色组成的身躯上伸展出一片片修长的叶片,宛如婀娜多姿的仙女身缠碧绿的丝绦,浑身上下浑然一体,宛如一件件绝美的绿翡翠精心雕琢成的精品佳作。令人一见,怜爱之情顿生。

暖洋洋的春季里,湖面上柔情万丈的东风轻快地拥抱着温柔的湖水,不断地亲吻着一望无际的金色沙滩,永不疲倦地咏唱者春天的圆舞曲。仿佛是心有灵犀,湖风一起,列队似的排列在湖边旱地里,或者菜园地周围的芦粟自然而然地应和着旋律,挥舞着修长优美的丝绦翩翩起舞。舞蹈的同时,芦粟们常常也伴随着旋律,舒展开清脆婉转的歌喉,唱出优美的曲子。

没有风,或者轻拂着微风的日子里,五彩斑斓、大大小小的蝴蝶常常翩翩而至。有的在修长的芦粟叶片旁翩翩起舞,有的忽高忽低地穿行在芦粟之间的空隙里,忽闪着两只轻盈优雅的翅膀,往来穿行的姿势美不胜收,令人喜爱。每逢这些时候,我们总是看得入神,或者冒着炎热久久不愿离去,渴望着芦粟尽快长高,尽快长大。

火热的南风热情奔放的夏季,是最令我们向往的季节,因为这是我们玩得十分愉快舒心的日子。每天午后,我们分头冒着灼热的阳光,从不同方向迅速溜到大乌桕树下,坐在树冠如盖的浓荫下,燥热的湖风吹到身上顿时变得清新凉爽。看着浪涛汹涌的湖面,看着渔鸥展翅时而掠过浪尖,时而冲下波谷,我们的心也紧紧跟随着洋溢着激情。眼前最吸引人的就是南边旱地里密密麻麻的芦粟组成的小片青纱帐,以及东边、北边菜园地周围一棵棵高高的旗帜似的芦粟。这时候,红色的、绿色的、黄色的蜻蜓也不失时机地赶来。青纱帐里,菜园地里,放眼望去满是五彩斑斓的蜻蜓在嬉戏、玩耍。刚刚还在眼前轻轻颤动着透明的翅膀,似乎在逗乐,倏忽之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时候,物质的匮乏使我们对大自然产生了无限的向往。从来没吃过零食,甚至常常饭都吃不饱的我们一班小伙伴,利用中午大人们午休时间,常常打起了芦粟的主意。记不清是谁说的,芦粟的秸秆嫩嫩的,有一些甜丝丝的滋味,有点像甘蔗的味道。无限的渴望常常冲淡了害怕,难言的诱惑使我们常常变着法子找点吃的。入神地看着诱人的芦粟秸秆的同时,神头鬼脸地看看四周围有无大人,然后猴一般灵巧迅速地钻过篱笆的缝隙,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青纱帐里,睁得田螺似的眼睛迅速瞄准一两根细小的,立刻涨红脸使劲掰断,接着紧紧攥着原路溜回。然后,一般小伙伴带着几分紧张、几分害怕,几分欢乐,坐在树荫里舒心自在地享受着浓浓的青涩里淡淡的甘甜。秸秆上坚硬的外皮虽然常常划破了嘴唇,鲜血淋漓,但是从来都没有人胆怯害怕,用手抹抹嘴唇,伸出舌头舔舔,一会儿就好了。第二天中午,同样的情节再次精彩上演。

在不知不觉的享受里,芦粟秸秆里的甜味越来越淡,秸秆越来越硬。飒爽的金风,绚丽壮观的晚霞映红了大乌桕树上叶片的时候,也映红了眼前青纱帐里一棵棵芦粟顶上宛如熊熊燃烧的火苗似的一大束粟米,染红了秸秆上一片片修长飘逸的叶片。看着满眼的芦粟宛如喝醉了酒似的红着脸膛,在轻轻吹过的西风里微微点头微笑的情景,我们都喜不自禁。

不久,伴随着一阵紧似一阵的西风,清晨已经时而可以看到一些淡淡清霜,成熟的芦粟子已经到了收割季节。不论是村里集体的,还是是菜园地里私家的,农民们收割时首先踮起脚,用锋利的镰刀小心翼翼地在每棵芦粟秸秆的上部一割,一刀两断。用力要准,以免割几次摇晃,把上面成熟的粟米碰掉了。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下刀的位置还有些讲究,一般留到两尺左右;以便揉下粟米后,剩余的部分是做扫地笤帚最好的材料。

割去粟米后的秸秆,农民们就自由自在地挥舞着镰刀,风卷残云似的一扫而光。这时的秸秆已老,根本不能食用,但是我们对秸秆喜爱的热情,丝毫没有降低。一捆捆修长的秸秆在秋日干燥的艳阳下,不几天就干透了。干透了的芦粟秸秆用处可多了。

对于农民来说,干透的秸秆是烧锅做饭的好燃料,但是看管得似乎也不是很紧。我们常常趁大人们不注意,悄悄地在大捆里抽走几根,迅速跑到大乌桕树下,紧张地四处看看就喜笑颜开地坐在树下,迅速捋掉秸秆上的已经枯萎灰黄的长叶片,然后根据一节节的节巴,折成若干小段。接着小心翼翼地一长条一长条地撕去秸秆外宛如篾片似的外皮,每条大约三四毫米宽,放在一边备用。撕去外皮的一节节秸秆内芯,乳白色,状如软木,拿在手里轻飘飘的,煞是秀丽好看。

秸秆软木似的内芯是做蝈蝈笼子的上好材料。拿着一根根乳白色轻盈的内芯,看着旁边一片片篾片似的外皮,开动脑筋想象着自己喜爱的蝈蝈笼子的样子。用内芯作为主要材料,用篾片似的外皮作楔子。几个小伙伴忙着忙着,讲着说着,一个蝈蝈笼子就已经初具雏形。再仔细动动脑子,修饰一下这边,装扮一下那边;把硬硬的外皮细细分开,纵横各几根,一扇精致秀丽的窗子、小门就编织好了。小心翼翼地安装到笼子上相应的位置,一个玲珑精巧的蝈蝈笼子就赫然眼前。看着凝聚了我们汗水和智慧的笼子,我们总是乐得合不拢嘴。

我们用芦粟子秸秆做的最多的还是小船。家住在湖边,听惯了湖面上艄公的号子,看惯了水面上来来往往的白帆。小时候一直没机会出过家门的我们,对于西边水天相接的地方,总是充满了无限的向往。绚丽壮观的晚霞中,姥山的塔尖映在艳红的夕阳里,凝重肃穆的情景一直萦绕在我心头,常常渴望着能够划着船来到姥山。

芦粟秸秆小船是这样做得。我们常常找出几根长度几乎一致秸秆的内芯,用篾片似的外皮并排串在一起,做成小船的模样,然后精选两条笔直的秸秆外皮,做成船上的桅杆,撕一张硬纸,一般是书本的封面,裁成大小相宜的纸片作为船帆,串好纸帆,就把这带有白帆的桅杆笔直地插在秸秆做的小船中间。

看着精心做好的小船,我们常常踌躇满志,乳白色轻盈的秸秆上仿佛凝聚了我们浓浓的情思,寄托了我们对水天相接的远方神秘的向往。看着小船轻盈地漂在粼粼微波里,慢慢地漂向湖心,漂向水天相接的远方,漂向火红的晚霞夕照里。我们渴望着远方不安分的心灵,仿佛也随着小船到了晚霞绚丽的远方。

每棵芦粟顶端揉搓下来的芦粟米不多,也许是物以稀为贵吧,每个家庭几乎都舍不得立即吃掉。晒干后,每家每户都把簸得干干净净的芦粟米,在我们无限羡慕的目光里,小心装进小布口袋,或者直接很慎重似的装进干净的坛子里收藏起来。看着藏有芦粟米的坛子盖好后,我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仿佛坛子里装进了我们的渴望。

新年到来前夕,家家户户把收藏在口袋里、坛子里的芦粟米小心翼翼地倒出来,和少量的糯米一起淘洗干净,然后用干净清澈的井水泡上一天左右,就搬到乡下那时常见的石磨边,年轻力壮的男子汉推动磨盘,家里一般是做母亲的拿着勺子,一次次均匀地把混合着糯米的芦粟米倒进磨眼里。随着磨盘不快不慢地转动,一股股紫红色粘稠的液体不断地从磨盘旁边溢出来,流到下面的木盆里。收集起来后,就是制作过年时的精美食品——元宵的材料。那时候,糯米很少,想吃元宵不是太容易。但是辛辛苦苦忙忙碌碌一整年,即使物质匮乏,过年也不能过于随便。作为辅粮的芦粟,大红大紫的颜色自然被热爱喜庆的人们看中。

芦粟元宵紫红色,似乎蕴藏着浓浓的新年喜庆气氛;做成的元宵一个个团团圆圆的,不容易变形;煮熟以后,浓浓的芳香十分醇厚,轻轻一嗅,温馨扑鼻;吃起来很有筋道,咬一口满嘴得力,非常恰意,为新年增添了浓浓的喜气。

现在,我们这里已经很少有人栽种芦粟,我自己也多年没有吃过芦粟元宵。但是,青涩年代里关于芦粟的点点滴滴,在岁月的时光里早已酝酿成了一壶醇香的美酒。每次想起芦粟以及芦粟元宵,我就仿佛嗅着浓浓的芳香,心里倍觉温馨。

 

 
 

特别鸣谢:书法题字红荷彩韵 

          图片设计蓝天一鸽

 

点击进入《中国作家先锋协会》  《草塘诗社》  

 

 

先锋草塘(编辑模板) - 踔风 - 踔风            先锋草塘(六款编辑模板) - 踔风 - 踔风

  

 

 先锋草塘(编辑模板) - 踔风 - 踔风

  为草塘馨风电子刊题字 - 红荷彩韵 - 红荷彩韵 (宋赫博客)

原文网址:http://yangming49.blog.163.com/profile/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