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 现代作家文学◇精品电子刊◇【2015】第6期 总第十四期 ◆《捡矿泉水瓶的老头》  

2015-06-12 20:42: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现代作家文学◇精品电子刊◇【2015】第6期 总第十四期 ◆ 


 《现代作家文学》精品电子刊(小小说)踔风 - 踔风

 

 

   

 

  ◆ 现代作家文学◇精品电子刊◇【2015】第6期 总第十四期 ◆《捡矿泉水瓶的老头》 - 平淡如水 - 平淡如水的博客                        2015年06月11日 - 平淡如水 - 平淡如水的博客   

 作者:老AN                             责编:平淡如水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一款编辑模板(小说栏目) - 踔风 - 踔风

 捡矿泉水瓶的老头 

                                (小小说)


    城郊有一座山,形状像弯弯的月亮,所以叫月形山。山的高度约六十米,比苏州的虎丘高出两倍。它没有虎丘那些名胜古迹,但改革开放以后,它已成了一座森林公园,山中有一百多种名贵树木,一年四季浓荫覆盖,百鸟和鸣,繁花似锦,芳香四溢。山腰有环形道路,用鹅卵石铺成,宽两米左右,幽深曲折。山顶有楼台亭阁,有门球场和篮球场等运动场地。因此,这里便成了人们的游乐和健身的地方。

   早晨或晚上,在环形道路上可以看到两个老头在来回散步。其中一个身材较高,一米七左右,年近耋耄。他面容癯瘦,布满皱纹,嘴唇干瘪,有一头稀疏的白发,一双粗壮的大手。夏天他穿粗布汗衫,黄跑鞋;冬天头戴用羊毛线制成的尖顶帽,帽子的沿边遮住两个耳朵,上身穿一件旧棉衣,下身穿得很单薄,脚上穿一双旧棉鞋。但他目光有神,精神矍铄,步履矫健。另一个个头较矮,一米六上下,年过花甲。他长得很结实,圆圆的脸,有几分黧黑,但油光发亮;圆圆的眼睛,黑眸子炯炯有神;留平头,不见一根白发;厚嘴唇,显得很憨厚。他穿着也很朴实,不讲时髦,但其质量显得比前一个老头略胜一筹,比如夏天脚上穿的是皮凉鞋,冬天头上戴一顶棕色的船边帽,略见几分阔气。

   早晨和晚上,我也是这条环形路上的常客,每天都和这两个老头相遇,开始好像陌路相逢,都不打招呼。时间长了,我觉得这样好像不礼貌,所以后来每次相遇,我就笑着对他们说:“早上好!”或说:“晚上好!”但他俩总不回应,只对我笑一笑,毫不停留地像风一样匆匆而过。我后来一打听,他俩是附近的农民,还知道他们都姓吴,为了区别,我暗地里叫那个年纪大的为吴老,那个年纪略小的叫老吴。后来我发现吴老健谈,谈些什么我不可能驻足聆听,只见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脸上的皱纹汇聚成一朵花,干瘪的嘴唇不住地开合,声如洪钟,经常发出爽朗的笑声。老吴也有说有笑,但声音微弱,很难听得清楚。

   后来,我忽然发现,他俩一边散步,一边捡矿泉水瓶,当然还有可乐瓶等等。他们一边走,一边左顾右盼,把游人扔在路旁或山里的矿泉水瓶都捡起来,放入一个塑料袋里。这个塑料袋总是由老吴提着。还有,凡是扔在山里面的矿泉水瓶,都是老吴去捡。这老吴身手利索,路下面的山势很陡,他像猿猱一样趴下去,拨开林莽,弯下腰,伸手把矿泉水瓶一个一个捡起来,再爬到路上,放进塑料袋里。据我所知,他俩如此已坚持了两三年时间。每当我看到此情景,总感到心情沉重,觉得现在的农民还很贫困,捡一斤矿泉水瓶,买到废品店,一块二毛钱,而这两位老人为了每天能挣得这一两块钱,如此不舍不弃,他们到何时才能富裕起来啊?

   今年以来,每天早晨,我仍然可以碰到这两位老头仍然在环形路上散步,同时也可以看到他俩仍然在坚持捡矿泉水瓶,仍然可以看到他俩在谈笑风生,而且吴老那爽朗的笑声也不绝于耳,但一到晚上就只能看到老吴一个人的身影,捡矿泉水瓶的活儿也仍坚持不懈。

   一天晚上,我走完环形道路,正拾级欲上山顶,忽然发现老吴从后面跟上来了,我对他说:“晚上好,请往前走吧!”我让在一旁,做出让他往前走的姿态。

   他笑了笑说:“我们一伴走吧。”

   于是,我俩一路同行,忽然想起了吴老,我问:“今年以来,那个吴老为什么在晚上不上山了呢?”

   他叹了口气说:“人老了哦,八十岁了,晚上不敢出来了。”

我又想起他天天散步都坚持捡矿泉水瓶,一定是经济比较困难。我试探着问:“你现在生活来源靠什么?

   他笑着说:“我一年有四五万块钱的收入呢。”

我很吃惊地说:“我一年的退休工资也就是三万来块钱,你比我多得多啊!你具体是那些收入啊?”

  “我告诉你吧!”他不无自豪地说,“我早些年办了一个预制场赚了一点钱,现在主要是借给那些靠得住而有时缺钱的生意人,年息一分,比银行的利息高得多,比如我有一个女儿在做生意,在她那里就放了十万,每年她就拿给我两万。还有,我有一套房子出租,每年收入八千。另外,我还养了蜂,这又不很费力,每年收入也有一万多元……”他一边跟我介绍,一边捡矿泉水瓶。这天是星期天,白天游人甚多,矿泉水瓶也扔得多。我们走上山顶,经过了那些亭台楼阁,走过了门球场等运动场地,凡在路边、场地边、树林里发现了矿泉水瓶,他就小跑过去,猫着腰,伸出手,把它们捡起来,不一会儿,就捡了一塑料袋。

    听了他的介绍,看着他的行动,我心里十分纳闷。据他说,三个儿女都经商,都不缺钱,他妻子去年已经去世,一个人住一套房子,不愁吃,不愁穿,为什么还要天天捡这几分钱一个的矿泉水瓶呢?但我怕有失他的脸面,不便盘问。

    我俩又回到了环山路的一个转弯处,这里有一片开阔地,左边有一颗青松,高大挺拔;右边有一颗桂花树,时值深秋,正在开花。青松与桂花树之间长满了杂草,积满了落叶。老吴忽然扒开杂草,把那一塑料袋矿泉水瓶放在杂草间,手捧落叶把塑料袋覆盖起来,我感到十分奇怪,便问:“你这是干什么?”

    他睁着两只圆圆的大眼睛,笑着对我说:“你以为矿泉水瓶是为我自己捡的呀,你刚才不是问起那个吴老吗,我一直是给他捡的,现在藏在这里,他明天早晨来散步时,就可以带回去。”

  “啊,原来是这样!”我恍然大悟地说,接着又问,“这吴老很困难吗?”

他摇摇头说:“不是很困难,他四十多岁就死了老婆,好容易把一儿一女养大,现在都成家立业了,对他也很孝顺,因此也吃穿不愁,但用钱方面我比他要好得多,他是一个好人,也很乐观,我忙他这点小忙是完全应该的。”

   我突然觉得他十分高大起来,像他身后的青松一样伟岸;他的思想,他的精神,也像那颗金桂盛开的花朵,正在向辽阔的原野吐着芳香。

 

   

    


《现代作家文学》精品电子刊(小小说)情伤 / 作者:鹰搏长天 - 踔风 - 踔风《现代作家文学》(小说博览) 茶 // 作者:江渤 - 踔风 - 踔风

   特别鸣谢:图片设计:蓝天一鸽

  《现代作家文学》精品电子刊(小小说)情伤 / 作者:鹰搏长天 - 踔风 - 踔风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单篇文编辑用模板及图片1(图片制作:蓝天一鸽) - 踔风 - 踔风

  

点击进入《现代作家文学》  《作家文学》  

  

原文网址:http://taijiashan.blog.163.com/blog/static/21687202520140722820525/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单篇文编辑用模板及图片2(图片制作:踔风) - 踔风 - 踔风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