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神话中的童年(散文)  

2016-01-30 10:2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秀美的巢湖东岸紧紧依偎着风光旖旎、峰峦叠嶂的银屏山区。每天清晨打开大门,映入我眼帘的是连绵不绝的群山下微微卷着波纹的湖湾。偶尔,还有几只渔鸥自由自在地徜徉在湖面,银白色的身影在波浪里忽闪着。向着西边、西南边一看,淡淡的雾霭笼罩在烟波浩渺的湖面。湖面上白帆点点,渔鸥阵阵。湖岸边,温情的南风拥抱湖水不断地亲吻着金色的沙滩,多情地咏唱着永远的恋歌。

傍晚时分,夕阳绚丽的余晖无私地铺洒在天地之间,湖面上一片金光,粼粼的波纹里,宛如一湖碎金在愉快地跳跃着。夕阳火红的影子映照在湖面上恍若一个巨大的火红的光柱连接着东西两岸,好像架设了一座热情的桥梁。夕阳下的湖面上,常常可以清晰地映出隐隐约约山的影子,山的中间仿佛有一个小小的锥子不屈不挠地挺立着。那个锥子似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我们常常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思索着。听大人们说那叫锥子山,我们也就习惯地称那里是锥子山。锥子山南边的湖水里,在天气晴朗无风的日子里,还可以隐隐约约看见一座小山,孤零零地浮在水里。在我们好奇探索的目光央求下,慈祥的爷爷奶奶们总是和蔼地告诉我们,那座锥子山叫姥山。远处的小山叫儿山,因为孤零零地浮在那里,也有人叫它孤山。可是,我们看着水面上时隐时现的影子,总觉得和人们穿的靸鞋差不多,因此有些人又叫它靸鞋山。

在爷爷奶奶们缥缈迷茫,又显得悠远深邃的目光里,他们不时挂在嘴边的唠唠叨叨,甚至断断续续的话语,慢慢地在夕阳的神光里凝聚成了一个凄婉美丽的神话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东海龙王的小儿子因为年幼懵懂,无意间触犯天条,被震怒不已的天帝惩罚,失去修行千年的道行,无可奈何之下化作一条大鱼落在古巢州城外。几位贪婪的居民们一见喜出望外,纷纷奔走相告,这是千年的神鱼,吃了神鱼的肉可以长生,甚至可以得道成仙。人们闻听都以为天降神鱼,纷纷带着快刀争先恐后赶来,你一刀我一块地争抢着。最后赶来的是家境贫寒,儿子病倒在床的焦姥。为了治好儿子的病,焦姥赶到时,只剩下零零星星一些鱼骨头和残破的鱼头。焦姥小心翼翼地收拾好地面上仅有的鱼头、鱼骨,回到家里虔诚地祷告一番,说:“我不是心狠想吃你的肉。因为儿子得病很久,无药可治,无可奈何之下熬些鱼汤给儿子喝喝,补补身体。”

谁知在锅里熬煮鱼头、鱼骨时,善良的焦姥见鱼眼睛越煮越是向下凹陷。焦姥一看大吃一惊,情知不妙,连忙停火,然后小心翼翼又十分恭敬地把鱼头和鱼骨送到水边,惶恐不已地恳求着:“恳求神仙大老爷饶恕小民的无知吧,我们不是诚心想害你。”当天夜里,焦姥迷迷糊糊间看到一位白衣白袍、风度翩翩的少年飘然而至,弯着腰拱着手,温和地说:“姥姥,你和你的一家都是好人。我很感谢你!这个巢州城里的人太贪婪了,我父亲决定要惩罚他们。你哪天看到巢州城的城门口石狮子眼睛里红了,你就带着全家人赶快跑出城去,跑到城外高山上就能够躲过这次灾难。姥姥,不要告诉别人。泄露了天机就会受到惩罚,就永远留在水里上不了岸。切记!切记!”说罢,又深深地鞠了一躬后,飘然而去。焦姥一惊醒来,原来是南柯一梦。仔细想思量了一番,心里慢慢地紧张起来。

天刚蒙蒙亮,焦姥就急匆匆地跑到城门口,果然看见两只石狮子威风凛凛地蹲着。焦姥大惊之下,逢人便把夜间做的梦说出来,同时告诫人们平时多注意,灾难到来时及时躲避。不知是巢州城里的人过于固执,还是焦姥家穷人微言轻、说话没分量没人听。人们在焦姥焦急的神态里,在她失望和无奈越来越多的眼神里,纷纷嘲笑焦姥痴人说梦,指责她老糊涂还想变相博得大家的同情和赞赏。尽管没人愿意听,焦姥还是一如既往地解说着、宣传着。

一个繁星灿烂的凌晨,一个屠夫杀猪后眉头一皱,恶作剧一般地蘸着两手猪血,跑到城门口的两个大石狮子眼睛上一抹,然后迅速融入凌晨浓浓的黑暗。一会儿,焦姥带着刚刚病愈的儿子来到城门口。在清晨淡淡的光影里,一眼看见红红的石狮子眼睛,立刻惊呼起来:“乡亲们啊,老少爷们啊,石狮子眼睛红了,快都往城外的山上跑啊!跑到山上就安全了!”焦姥随即吩咐儿子往南边跑,儿子边跑边学着母亲的话高呼,要大家全部往城外高山上跑。

从清晨的美梦中惊醒的人们,开始恶毒地咒骂着焦姥母子。可是,仅仅是转眼之间,四处涌现的乌云迅速聚集在一起,很快就严丝合缝地密布在上空,一道惊恐的闪电撕裂开墨黑的乌云,令人心惊胆战的雷声震响了。人们瞬间害怕起来,扶老携幼慌慌忙忙地往城外跑。焦姥母子仍在不断地呼喊着,奔跑着。转眼的功夫,大地颤抖起来,如注的大雨插竹竿似的迅猛而下。

大雨中,焦姥看到奔跑的人越来越稀少,心里渐渐宽慰起来。想到刚刚病愈的儿子,发疯似的到处奔跑着、寻找着。但是城里已经漫起了半人深的水,大雨仍在疯狂地倾泻着。跑着跑着,大水已经淹没了整个城市。站在高空得意洋洋、喜笑颜开的东海龙王的小儿子猛然间看到在水中挣扎的两个人,竟然是他的恩人。立刻命令停止降雨,但是焦姥母子因为泄露天机已经永远留在曾经的巢州城里。很快就化作了两座山,一座就是姥山,小一点就是儿山。焦姥母子善良的形象在附近人们的心里,形成了两座永远的山峰。

童年时期的我们虽然不懂得心灵的感动是啥样的,但是几乎全被这个神话故事深深地吸引着,身心也好像深深地沉浸在神话里,时常乘着一阵东风飘飞到姥山、儿山旁边。每一次看着湖西的时候,眼神里几乎都充满了对姥山和儿山探求的渴望。特别在晴朗的夏天夕阳西下的时刻,当火红又清晰的太阳在绚丽的霞光簇拥下,带着笑脸慢慢地接近湖面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们总是喜欢默默地坐在沙滩上自家乘凉的草席上,或者站在岸边的浅水里,一边玩着水,一边凝神注目着火红的大火球里姥山小而清晰的影子,睁着田螺般的眼睛搜寻着水面上儿山似有似无的踪迹。

每一年,自从第一缕春风轻轻掠过,寂寞的湖滩上砂石缝里悄悄钻出一两丝隐隐约约青绿的时候,一直到最后一阵大雁排着人字形的队伍飞越湖面,飘向南方为止,我和小伙伴们常常喜欢聚集在村庄西边的一棵大乌桕树下的浓荫里,春天的时候和五颜六色的小花作伴,嗅着小花淡淡的清香,聆听着正在疯长的野草野蒿拔节隐隐约约的喜悦以及若有若无的清新气息,看着煦暖的春风轻拥着温柔的湖水,轻轻吻着湖岸边的沙滩。时而深情地遥望着西边朦朦胧胧的水天相接的地方。

激情燃烧的季节里,大乌桕树的浓荫成了我们另一个天堂和避暑圣地。在附近的树干上、草丛里,一边寻找着蝉蜕,一边看着蝴蝶翩翩起舞,看着五彩斑斓的大蜻蜓宛如直升飞机似的在眼前纵横交错地驰骋着。看着激情荡漾的湖面,凝视着飞翔起伏在浪涛里的渔鸥,我们思绪飞扬,要是能够变成一只轻巧的渔鸥,轻快地飞向湖西,飞到姥山、儿山上看看,那有多好啊!想着,想着,我和伙伴们常常嬉笑着扑进湖水,但是看着似乎遥不可及的远方,我们总是带着一脸的无奈和渴望,凝视着西边水天相接的地方。

在乌桕树上的叶片燃烧成一束巨大的火炬的日子里,看着远方日日夜夜隐隐约约地陪伴着点点白帆的姥山和儿山,我们总是幻想着,天上南飞的大雁,是不是也知道我们的心思。要是能够乘上一只小船,轻快地划过湖面,到姥山、儿山上看看,该有多好啊!

触景生情真的一点不错。也许是看着湖面上的点点白帆看的习惯了,我和小伙伴们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自己制作一只小船,然后在湖面上轻风吹拂的时候,把小船放进水面,借着风力很快不就能够到达西边的姥山吗?

小孩子们的想法都很简单,更重要的是说做就立即动手。金秋时节制作小船最好的材料自然是芦粟的秸秆。这个时候的芦粟秸秆早就干枯,孤独寂寞地躺在大大小小的旮旯角落里。我和伙伴们似乎神秘兮兮地在村里逡巡着,见到干枯的芦粟秸秆附近没有大人们,迅速抽出几根,一溜烟似的窜到村西大乌桕树下。

坐在树下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动手按照秸秆上的节巴一节节折断。折断后小心翼翼地一小条、一小条地撕去外面硬硬的表皮。小船有大有小,一般的小船有五根、七根秸秆就行了。大一点的九根,甚至更多。撕去表皮的芦粟秸秆十分轻盈,选出几根几乎一样长的秸秆,用刚刚撕下来的表皮作楔子,一只简陋的小船就成型了。然后选出一根略宽挺直的硬表皮插在上面做桅杆,按照“桅杆”高度裁一片长宽略成比例的纸片串在“桅杆”上,一只小船就顺利完成。

开始,我和伙伴们做好了小船就放到岸边的浅水里。但是,小船往往行不了多远,又会被风吹回岸上,甚至被翻滚的微波掀翻了,惹得我们常常心疼不已。慢慢地,我和伙伴们总结经验教训,放小船之前,就地取材检些鹅卵石仍在浅水里,形成小的码头栈桥,等到湖面上刮起东风的时候,立刻兴高采烈地涌到自己建造的码头栈桥上,托着轻盈的小船,慢慢地蹲下身体,虔诚地小心翼翼地把小船放进水面,凝聚着我和小伙伴们期待和渴望的小船,很快就随风而去,越来越小,最后慢慢地融入了烟波浩渺的湖面。

每次放出去的小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到了姥山脚下,或者儿山附近。但是,在我蔚蓝色的梦幻里,每次都看到芦粟秸秆制作的小船,都兴致勃勃地行驶到了湖西;沐浴在绚丽的霞光里,亲亲热热地缠绵在姥山、儿山的旁边。

往事如烟,四十年转眼即逝,宛如白驹过隙。偶尔浮现在眼前的只是夕阳火红的背景中,姥山淡淡的痕迹和漂浮在浩渺的湖面上小船隐隐约约的影子。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13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