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短篇小说)“大老爷”作者:平淡如水  

2016-11-09 19:31: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短篇小说)“大老爷”作者:平淡如水》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6第22期 总第184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短篇小说)“大老爷”??作者:平淡如水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平淡如水     责编:小说备用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卡莎


2014年02月18日 - 龙女小曼 - 龙女小曼的三画小屋


(短篇小说)大老爷  

 

/ 平淡如水

 

http://yangming49.blog.163.com/blog/static/22766817420169302221983/

 

乍听到这个名字,会以为这是一位喜爱装腔作势、自以为是的老人。仔细品味一番,就会慢慢地品咂出这个称呼里淡淡的调侃和浓浓的亲切与尊重。

 

    “大老爷”是位老教师,五十多岁,已经到了人生的深秋。他中等偏上的身材,腰整天直挺着,显得结实精干。浓密的头发里不少银丝带着调皮的神色探头探脑地钻出来,似乎无声地昭示着主人经历的风霜。国字形的脸上整天洋溢着喜气洋洋的红光。不论和谁说话,都是一脸忠诚的笑容。熟悉他的人,特别是经常在一起打交道的人都说,几乎没看到他对谁发火,也极少见到他生气。

 

    他在家里排行最小,而且家里唯一的男孩,前面有三个姐姐,从小生活舒适优裕。虽然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但是他从未受冻挨饿。可是,在他身上却几乎看不到从小娇生惯养的痕迹。他待人谦逊和蔼可亲,因为他的辈份较大,村里不少同年人,甚至比他岁数大的人都比他低一辈,淳朴的乡邻们很自然地称呼他“老爷”。“老爷”是本地对父辈里岁数最小的人的称呼。他一惯待客热情大方,从不斤斤计较。有次不知谁不经意地说了声“大方的老爷”,别人一听,都欣喜地说叫得好。从此,大家都带着调侃又尊敬的口气简称他“大老爷”。

 

    多年来,“大老爷”一直坚持早睡早起。每天晚上,看完“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似乎就有些睡眼朦胧。电视连续剧播放时,他往往眯着眼睛看个开头,接着就自然而然地进入梦乡见周公去了。每天清晨蒙蒙亮,“大老爷”就很自然地睁开眼睛;随之一跃而起,趁着微光,做做家务。即使在寒冷的冬季,不论在上班时间,还是在家休息的日子,都是如此。

 

    邻居们对此不解,特别是“大老爷”的爱人,也问他:“电视剧那样精彩,你为啥不看?每天那样早起床电灯都不点,这是干嘛?又不是日子难过。”

 

    “大老爷”听了,总是嘿嘿一笑,随口说:“电视片子,就是电视骗子。播放的电视剧大多情节过分虚假,糊弄人、骗人的电视剧看了耽误时间,实在没意思。”接着又说,“国家早就在提倡低碳生活。这样大的国家,现在还不富裕;不处处注意节约能源,怎么行?”

 

    每个工作日,“大老爷”总是第一个来到学校,打开办公室;随后就像电脑程序安排好了似的,拿着塑料桶在校内起来水龙头那里接一桶水拎进办公室,接着一边烧开水,一边清扫办公室。办公室内清扫干净时,电水壶里的水也沸腾了。

做完这些日日不变的事情,“大老爷”就背着双手,挺直身体不慌不忙地踱出办公室,在校园里转转,看看。遇到早到的学生在校内玩耍,他总是及时过去,和蔼地劝说学生们不要贪玩到班级去,一日之计在于晨,要趁着岁数小的时候,好好读书,不能等到长大以后因为没文化而后悔。如果遇到学生在打骂,“大老爷”就会匆匆忙忙地跑过去,立刻拉开正在冲突的两个人;和气又细致地询问原因,然后有的放矢地劝解。

 

    清晨,他跑的最多的还是学校大门口的公路边。“大老爷”所在的学校紧邻一条车来车往十分繁忙的公路。每天,从日出开始,直到夕阳西下,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络绎不绝。学生们大多不太懂事,常常有学生在公路旁边追逐打闹,闹出险情。“大老爷”在校园内简单一转,就迈开大步直奔公路边,看到学生,总是严肃地要求学生及时走进校门,不得在公路边逗留,更加不准在公路边玩耍、打闹。

 

    偶尔有人不怀好意地调侃着:“你都是要退休的人,还这样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操心干啥?还指望着上级领导提拔你当校长啊!”说罢,眼里还顺便射出一缕缕讽刺的利光,在“大老爷”全身上下狠狠地刮一遍。

 

    “大老爷”也不生气,一如既往嘿嘿一笑着说:“学校的事情,你不管,我不管,到底谁来管?当一天和尚都要撞一天钟,当一天老师就更加要尽一天责。两句诗说的很好:老骥已知夕阳晚,不用扬鞭自奋蹄!”

 

    多年来,在“大老爷”以身作则的影响带动下,学校上下齐抓共管校园安全,从未出现一起安全事故。学生们每天都是高高兴兴而来,欢欢喜喜而去。

 

    在日常工作中,“大老爷”从不拈轻怕重。每学期开学分配课程,安排任课教师,很多学校的领导都觉得头疼。因为一部分国人内心深处都隐藏着贪图享受、害怕吃亏的意识;一些特别聪明的人都认为在单位多做事情就是傻瓜。可是,“大老爷”从来不这样认为。每次领导分配给他的任务,他从不说二话,更加没有叫苦叫累。遇到极少数年轻人吞吞吐吐、畏畏缩缩不愿多承担任务,“大老爷”总是语重心长地解释:“年轻人多做事,其实是在锻炼提高能力,提升自己的教育教学水平。大道理也说,一个人所有的努力和汗水,都会转化成个人水平的提高,个人能力的增强,个人素质的提升!”语重心长的话语,常常说的年轻人口服心服。

 

    自从接受教学任务的那一刻开始,“大老爷”就戴上老花镜,认真细致地翻阅着教师用书和教材,根据学生实际,撰写教学计划,书写备课笔记。按学校的潜规则,将要退休的老教师备课笔记可以略写,校领导也明确对他说备课笔记可以略写;但是,凡是他任教科目的备课笔记,他从来不略写。有些年轻教师看了他写得密密麻麻的备课笔记本,由衷地赞叹的同时,纷纷伸出大拇指。

 

    每堂课前,“大老爷”都要细细地看看备课笔记,精心地准备上课。最近数年来,新课程改革日渐深入。“大老爷”作为一名将要退休的老教师,完全可以穿旧鞋走老路。可是,他总是带着好奇和疑问,一边学习新课程理念以及多媒体白板的运用,一边听课学习,努力在教学实践中运用。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大老爷”的教学风格逐渐改变,紧紧跟着时代步伐前进。

 

    凡是有人的地方,都会存在各种各样的矛盾。自然,凡是有人的地方,都会存在不同的派别。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任何单位、集体都会或明或暗地存在着若干个派别。“大老爷”所在的学校自然毫不例外,数个派别之间虽然不是剑拔弩张、刀光剑影,也是时时刻刻潜流涌动、较劲不止。形成的派别自然要增加人数、壮大力量。不知从何时开始,也不知道从哪一派开始,目光纷纷聚焦到“大老爷”身上。

 

    面对着各个派别,“大老爷”似乎冷眼向洋。遇到有人来拉拢他,他总是默默地听着花言巧语,仍然一丝不苟地写着备课笔记,或者专心致志地批改作业。那些人到了一定的时候,要他表态支持谁,或者反对谁时;他迅速装出一脸的茫然,十分疑惑地问:“你刚才说了啥?”遇到实在回避不掉的时候,他就一脸庄重,严肃地说:“我永远支持正义的一方,永远支持规规矩矩、脚踏实地干工作的人,永远都支持讲究团结的人。”看着劝说的人讪讪地离开,“大老爷”就会露出会心的微笑。

 

    据说,有个派别为了拉拢“大老爷”这位在学校德高望重的重量级人物,派别里的领头人利用“大老爷”爱喝酒的习惯,数次请他喝酒,吃了人的嘴软嘛。酒酣耳热之际,提出邀请,或者说一些是非话。“大老爷”总是打着哈哈,一笑了之;吃了喝了,似乎从来没有嘴软过。别人见他装聋作哑,苦笑着自己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方才作罢。

 

    每学年结束评比时,“大老爷”任教的学科学生成绩大多优秀,在学校名列前茅。每年都受到领导的嘉奖,每次领到学校颁发的数量不多的奖金,“大老爷”总是自己补贴一大部分,买些蔬菜酒肉之类,邀请同班级其他科目的任课教师,晚间放学后在他家欢聚一次。有人开玩笑说:“大老爷,你得奖金,我们沾光啊!”

他眯着眼睛,高兴里带着些许自豪,然而又谦虚诚恳地说:“听说这样的段子:成绩是过去的,荣誉是暂时的;钱财是身外的,健康是自己的。只要大家心情高兴,身体健康就是最好的。”大家听了,纷纷赞同。

 

    在学校工作勤奋、踏实,在家里,“大老爷”仍然是位勤劳朴实的人。他家是乡村里常见的小四合院。三间水泥平顶的房屋,大门左边搭建了两小间平房,作为厨房。另外两面砌了一米多高的围墙。院子里一口水井;靠近围墙附近规划出了一些整整齐齐的花坛,栽着乡间常见的美人蕉、端午锦、紫茉莉等。花坛旁边十分随意地摆放着不少有点奇形怪状的石头。满身潮湿的石头上生满了黄绿色的苔藓,显得生机勃勃。有些大石头上挺神气地生长着几根修长的小石榴树苗、几根俊美的狗尾草,有的小点的石头上喜滋滋地长着几株石荷叶。

 

    每天清晨起床后,趁着微光,“大老爷”拿着水桶在井里打几桶水,尽量小心翼翼地洒在院子里的花草上。忙完这些,天色渐渐亮堂,“大老爷”就开始煮早饭。偶尔,看看时间充裕,还到村外不远处的菜园地里忙碌一会。太阳跳出地平线的时候,及时赶回家,狼吞虎咽地吃完早饭,就大步流星走向学校。

 

    “大老爷”的爱人大概是因为出身于村干部家庭,自小就喜爱依仗着所谓的权势,乱发脾气随意训人,一言不合就和别人大吵大闹。真像乡村里俗话说的“生就的眉毛长就的骨”,随着年岁的增长,“大老爷”爱人的脾气不但没有丝毫改变,反而更加粗鲁撒泼。在外面动辄和他人争吵,在家里夫妻之间也是一言不合就大骂不止。

 

    据说,从结婚后开始,“大老爷”遇到爱人争吵怒骂,每次都是不言不语;事后,心平气和地和爱人交流,解释说随便骂人的习惯很不好,并且举出了一系列反面事例。爱人听罢,偶尔不言不语,偶尔骂的反而更加厉害。久而久之,“大老爷”似乎习惯成自然,爱人发脾气骂他时,他就装聋作哑不言不语,默默地做着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不管风吹雨打,胜似闲庭信步。

 

    有些亲朋好友,或者邻居们听到“大老爷”常常低眉顺眼一声不吭地挨骂,有时甚至被蛮不讲理的爱人骂的狗血喷头,偶尔连“大老爷”已经过世多年的父母也未能幸免。他们总是义愤填赝地撺掇“大老爷”,嘴里愤愤地说:“这个女人这样蛮不讲理,你父母都过世多年还挨她骂,你不能教训教训她啊!”

 

    每次听到这话,“大老爷”一如既往地嘿嘿笑笑,说:“家庭是夫妻俩过日子的地方,不是战场。不论如何,她还是孩子母亲。如果和她打架,让孩子们知道了,影响多坏啊!再说,人生苦短,一晃就是一生,还有啥可计较的?”关心“大老爷”的人听到这话,有的摇头作罢,说他是世间少见的“惧内分子”;更多的是不住的赞叹。

 

    “大老爷”的爱人虽然比较胖,但是身体长期多病。多年来家庭的收入大多送进了药店,或者医院。每次生病的时候,“大老爷”总是焦急万分,迅速找人把她送往医院,生怕耽误了治疗。也有人私下里悄悄议论说,“大老爷”肯定不是怕老婆,不属于“惧内分子”。他对老婆的辱骂不言不语,是忍让,不和她一般见识。再说,爱人多病才性格乖张,“大老爷”怎会和一个病人计较?

 

    双休日、节假日原是让工作人员休息、“充电”的,当今却成了不少人难得的打麻将时间。每到这些时候,附近都有一些无所事事的人,或者别有用心的人,大清早就装出谦卑的笑脸,十分热情地邀请“大老爷”去棋牌室打麻将消磨时间。每次,“大老爷”都是嘿嘿笑笑,谦虚地推辞:“这么多年来脑子一直反应迟钝,到现在打麻将还没学会。”来邀请的那些人听到这话,都无可奈何。其实,一位经过国家中等师范教育的老教师,对打麻将的规则真的不懂吗?他只是不愿意把有限的时间陷入毫无意义的赌博中。古往今来的赌徒,有谁是正派人?

 

    不愿意打麻将,在双休日以及节假日,特别是五彩斑斓的金秋时节,“大老爷”在经营好家庭的菜园地后,就穿上一件破旧的长袍,扛着扁担,带着绳索和镰刀到附近山上砍柴、砍草;晒干后当做燃料烧锅做饭。最近十多年来,附近村庄里外出打工的青壮年越来越多,村民们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上山砍柴草的早就屈指可数。四周围的野地里,山坡上荆棘丛生、草树茂密。一般的成年人,到了山坡上,挥动着镰刀,一会儿就是沉甸甸的一担柴草。砍倒的柴草铺在平整一些的地方,晒干后及时挑回家。“大老爷”就这样利用双休日以及节假日,每年砍的柴草都可以维持家庭一年烧锅做饭还有余。

 

    “大老爷”从不抽烟,也不喜欢喝茶;只是喜欢喝几杯小酒,有菜无菜无所谓。特别是做农活后劳累辛苦,傍晚时分,沐浴在夕阳的余晖里,喜欢坐在院子里自斟自饮喝几杯,以便晚上好休息,消除疲乏。遇到邻居经过,或者喜欢蹭酒喝的闲人,他总是十分热情地邀请他们过来,说笑着喝几杯。闲谈时,别人趁着酒兴问他:“你的工资那样高,星期天不休息,还砍柴草干嘛?”

 

    这些时候,“大老爷”仍是嘿嘿笑笑,轻描淡写地说:“我也知道烧煤气,用电煮饭,都很方便。这样大的国家,十三亿多人,家家户户都烧煤气、用电,怎么够用?”

 

    “大老爷”夫妇有一儿一女,都已经长大成家;儿女们的家庭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有些好心人劝“大老爷”补贴儿女一些日常费用,特别是最近数年来,此地和全国各地一样掀起了一股进城购房的风潮。儿子媳妇虽然知道母亲多病,家庭没有多少存款;但是,亲眼见到亲朋好友纷纷在城里购买了新房,内心一直蠢蠢欲动。

 

    知子莫若父。这些,“大老爷”自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有天晚上吃饭时,“大老爷”语重心长地对儿子媳妇说:“家庭的情况,你俩清楚。你们想在城里购买新房,我和你妈都支持。钱,我可以帮助你们一小部分。但是,主要的部分,一定要你们自己挣。养成勤劳的习惯,做任何事情都依靠自己,比什么都重要。”

“大老爷”家庭虽然不宽裕,可是他不时还悄悄递给村里两位五保户老人一两百元。

 

    附近有极个别心理阴暗的人嘲笑“大老爷”,说他拿着高工资,还过着简单的日子,不打麻将,不讲究享受生活,是当代的葛朗台、阿巴贡。每次听到类似的话,“大老爷”总是一笑了之。

 

    实际上,朴实简单的生活就是幸福的生活。“大老爷”的做法是节俭,是珍惜幸福的生活。这样的生活,不但有利于身体健康,更加有利于心灵的健康。这样的心灵,就如金秋时节湛蓝美丽的天空,深邃高远。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2016年01月06日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原文链接:

http://yangming49.blog.163.com/blog/static/22766817420169302221983/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3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