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短篇小说)春暖花开 作者:平淡如水  

2016-12-10 12:45: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短篇小说)春暖花开 作者:平淡如水》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6第22期 总第184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短篇小说)春暖花开?  作者:平淡如水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平淡如水     责编:小说备用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卡莎


(短篇小说)春暖花开  

 

/ 平淡如水

 


 

太阳的脸渐渐漾起红晕,天空已经朗润起来,吹在身上的风都变得十分温柔,处处溢满了让人心旷神怡的爽朗。可是,肖晓却越来越烦恼,成天挂在脸上甜蜜满足的笑容,似乎随着悄然而逝的寒风,飘然而去。天空里不久前弥散的阴云却似乎无声地聚拢在肖晓的心灵深处,逐渐飘飞起来,清晰地飘忽在他年轻的脸上。

 

也难怪肖晓这几天异常烦心。前几天,肖晓十分随意地浏览着网页的时候,在本地的“百姓论坛”上,看到一些运用极为讽刺的语言,甚至恶毒的语言进行恶意攻击、丑化人物形象的帖子。乍一看,似乎有些好笑。谁知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越看越觉得帖子里的话,话中有话,而且确有所指。而且,虽然帖子都是匿名,但是从这些似是而非、亦真亦假的言语中,隐隐约约地觉得,这些刚出没几天的帖子,都是在攻击他的妻子小翠。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这些事情一定是前妻小凤干的,也只有她才会做出这样卑鄙的事情。提到前妻小凤,肖晓就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肖晓和小凤的恋情是从读高中时开始的。虽然不是一见钟情,更加不是青梅竹马,但也似乎是前生有缘。两人在读书期间成绩都很出色,名字经常出现在学校的光荣榜上。不过,刚开始的时候,尽管相互之间都知道对方的名字,可是谁也不认识谁。

 

有一天下午,在学校的班级之间的篮球赛上,担任班级文体委员的小凤在带领本班学生组成“啦啦队”为本班队员摇旗呐喊时,发现对方的高个子中锋相当的阳光帅气,在场上如同鱼儿在水里一般洒脱自如,抢球投球动作敏捷,特备是一跃而起伸手投篮的片刻,特别吸引人。小凤当时看得发呆,在羡慕这位男生动作洒脱的同时,心里隐约有些不服气,这位球虽然打得好,但是在学习方面肯定是位特别需要帮助的绣花枕头。谁知悄悄一问姓名,竟然大吃一惊,原来是在学校成绩光荣榜上和自己不相上下的肖晓。

 

俗话说,男生追女生隔重山,女生追男生隔张纸。常常遇见一双柔情万丈的眼睛,很快就开始了眼睛渴望眼睛的重逢。虽然高中毕业后升大学时,肖晓和小凤因为分数的差异,没有读上两人理想中的同一所大学,但是以后四年间的鸿雁传书,以及同住在一座城市的有利条件,两人之间的交往不但丝毫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密切,确实有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

 

短短的四年时间,擦着肖晓、小凤鸿雁传书的间隙,在两人花前月下的漫步中悄然而逝。毕业后,两人相约回到家乡所在城市,尽力找一份如意的工作,然后步入婚姻的殿堂。

 

也许两人读书期间都很努力,也许两人的运气都很好,也许是苍天有情特备眷顾这一对经历了时间考验的年轻人的爱情,两人回到家乡找工作时都很顺利。肖晓参加了数场紧张的考试,经历了比四年前进大学还要艰难的挤独木桥的经历,考进了政府的一个部门当了一名办事员,虽然不算公务员,但也是事业编制。吃上了皇粮,自然喜不自禁。小凤经过重重选拔,脱颖而出,进入一家实力雄厚的销售公司,一切待遇都不比公务员差。

 

随后的一切毫无悬念,两人水到渠成一般地进入了婚姻的殿堂,过上了温馨浪漫舒适自在的日子。结婚前,肖晓和小凤就商量着,因为两人读大学期间分别四年,结婚后在一起过几年清闲自在的浪漫日子;过几年,等到生活逐渐平静下来,再要个孩子。年轻人就是胆大,说到做到。尽管双方父母都很不理解,都渴望着能够抱上孙子,甚至不住在他俩面前抱怨,肖晓和小凤都依然不为所动。

 

有次中秋节的中午,在小凤家吃午饭,小凤的妈妈又忍不住唠叨起来。肖晓看着善良的老人,亲切地说:“妈,我和小凤都还年轻,现在应该把工作做好。再过两三年,再要孩子也不迟啊!”

 

不知到底是从哪天开始,也许就是在中秋节后不久,小凤回到家的时间越来越迟,有时候甚至到了午夜时分。回到家也是异常疲倦,稍微洗洗澡后,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工作并不忙碌的肖晓见到小凤夜间回来,自然很关切地查问,顺便变着法子让小凤开心,然后请求夫妻之间的功课。原来对于夫妻功课来者不拒,甚至常常迫不及待的小凤,时常借口工作太累毫不留情地加以拒绝。偶尔,即使答应了,也是冷冰冰的,毫无往日的情趣。

 

这样的事情若是一天两天,也就罢了。日日如此,就很让人怀疑。新年还没到,肖晓就通过各种渠道搜集到了小凤出轨的确切证据。

 

原来,小凤工作中对自己的顶头上司由越来越欣赏,发展到越来越敬佩,心灵深处逐渐滋生了一丝丝异样的情愫。这位顶头上司大概也是一位情场高手,隐隐约约地在看出小凤的心思后,常常找机会和小凤单独接触,利用职权照顾小凤的工作。遇到请客吃饭的机会,总会带着小凤;或者单独约上小凤,找一处偏僻的雅座,竭尽全力,哄小凤开心。

 

好像是你情我愿,不知道哪一次酒后,内心里躁动不安的小凤好像根本就没有半推,就很自然地倒进了上司的激情燃烧的怀里。从此,干柴烈火越烧越旺。

 

肖晓的心里虽然难过至极,但是实在不忍心舍弃多年的感情,特别是四年大学期间不在一起,都经历了数次考验,都没有变心。这时候,小凤一定是一时糊涂,要是小凤认个错,从此断绝和那位男人的关系,也就算了。

 

谁知小凤听了肖晓苦口婆心的劝告,竟然无动于衷。嘴里哼哼着,勉勉强强地认了错。

 

可是,一段日子后小凤涛声依旧,依然夜夜晚归;偶尔甚至彻夜不归。再老实的人也会有脾气,遇到老婆在外偷人竟然毫无悔改之意这样的事情,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肖晓终于忍耐不住,在小凤一次筋疲力尽地回到家后,耐着性子,声音很低,却很坚定地说:“小凤,该说的话,我都说了。我们都是有脸面的人,希望不要惊动了双方的父母,也不要惊动了法庭。”

 

小凤看了看肖晓,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诡谲的微笑,似乎是终于等到了机会一样,不慌不忙地拉开皮包,掏出一张纸,很自然地递给肖晓,淡淡地说:“签字吧!我俩没孩子,也没啥财产纠纷,我自愿净身出户。”

 

望着小凤得意里带着焦急的眼神,肖晓心里一阵剧痛,不知不觉眼前一阵眩晕,差点倒下。后面做了啥,一切都恍若在梦里。模模糊糊地记得,小凤带着讽刺的口气,连连斥责肖晓无用,直到如今依然在办事员的位置上原地踏步。好像是小凤硬是把笔塞进肖晓的手里,肖晓不知道写了啥,然后小凤匆匆忙忙拿起那张纸叠起来放进皮包,身影就如一阵风,很快消失在门外。

 

肖晓一下子病倒了,住院一星期后,身体才勉强恢复。从此,却心死如灰。尽管如此,肖晓仍然时常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小凤的消息,渴望着哪一天小凤能够回心转意,因为他确信小凤在内心里是爱他的,现在只是一时的糊涂。

 

不久,就在肖晓暗暗的注视中,小凤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就像一阵风,一丝踪迹也没有留下。同时消失的,还有那位和小凤关系亲密的上司。

 

眼看着小凤如此绝情,肖晓的心彻底冷了。

 

过了不久,一位熟人帮他介绍了在商厦里担任营业员的姑娘小翠,肖晓似乎也没啥精神。可是,在交往中,肖晓见小翠虽然比较瘦弱,可是做事情很负责,而且很善良。一个做事情十分负责,而且性格善良的姑娘,对待自己的婚姻问题肯定十分负责。心里一动,热情很快就高涨起来。半年后,肖晓和小翠就在一片热情温馨的祝福声里,迈着轻快的步子,徜徉在婚姻神圣的殿堂。

 

也许正是像仓央嘉措说的,这是一个婆娑的世界,婆娑即遗憾。肖晓、小翠婚后十分恩爱,双方都很珍惜两人之间的情感。但是婚后一年,小翠的肚子一直毫无变化。两人开始都觉得无所谓,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得焦急起来。

 

终于,两人找了一天,好像做贼一般悄悄地来到医院,做了一次生殖检查。几天后取到检查结果时,肖晓的心里一直砰砰直跳,好几次那颗跳动的心几乎窜到了嗓子眼,都是让他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等到看清检查结果时,小翠傻了眼,原来问题都出她身上,小翠输卵管天生畸形无法怀孕。肖晓一切正常。看着神情瞬间萎靡下来的小翠,肖晓连忙温情地安慰小翠。

 

一连数天,看到小翠始终沉浸在悲观失望里,整天心事重重。肖晓每天都变着法哄小翠开心,并且启发小翠说,大不了我俩收养一个孩子。即使是我俩生的孩子,孩子也不是我俩的私有财产,而是借助我俩的爱情来到人世间的。孩子大了后,还有自己的路要走,也不会整天待在我们一起。我们抱个孩子,好好养大了,不也一样吗?

 

在肖晓的一再启发开导下,小翠憔悴不安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些笑容。

 

前几天的一个傍晚时分,刚刚下班的肖晓正要回家,手机忽然响了。看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肖晓疑惑着按下了接听键,很自然地“喂”了一声,那边随即传过来一声轻笑:“还记得故人吧,知道你下班了,请到附近的上岛咖啡店,我有要紧的事情和你商议。”说罢,就挂了电话。

 

这是谁,根据声音猜测一定是小凤。想到小凤,一种异样的情感夹杂着深深的愤恨油然而生,也催促着肖晓不慌不忙地迈步过去。

 

果然是小凤。看着咖啡对面的小凤,虽然轻轻升腾着袅袅的雾气,但肖晓却看得清清楚楚。虽然分手只有两年多,小凤却明显地显得苍老,即使浓浓的妆容,也掩饰不掉脸上难以掩藏的憔悴不安和难以言说的愧疚。两人之间虽然只隔着一杯咖啡,却好像已经过去了十多年。

 

看着小凤似乎在不断地掩饰着内心深处的不安和悔意,肖晓的脸上虽然平静,心里也如即将沸腾的一锅热水。

 

沉默了片刻,小凤脸上闪出一片似乎如同往日的笑意,温情地说:“肖晓,我知道你最近的情况。我来找你,是和你商量一件事。”

 

看着肖晓疑惑的目光,小凤接着说:“我们曾经是夫妻,常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我俩夫妻一年多,这样一算,几十年的恩情还是有的。对吧!这样,我就直言了,小翠不孕,我俩复婚吧。虽然说好马不吃回头草,但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难道就不想要个自己的孩子?破镜重圆的故事同样感人。”

 

肖晓的心里似乎微微一动,小凤趁机说:“你要是不放心,我俩先怀上孩子,然后复婚。”说完,小凤还得意地洋溢着期待的神色看着肖晓,等待着心满意足的回答。

 

“啪!”地一声轻响,震碎了小凤刚刚孕育的轻梦。不知啥时,肖晓已经怒气冲冲,话语虽轻,却掷地有声:“小凤,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想走就走,想来就来,这也太轻巧了吧。婚姻,是儿戏吗?小翠不孕,不要紧。我不嫌弃,我爱的是她这个善良又负责的人。”说罢,已经站起身,转眼间,头也不回地大踏步离开了。隐约间好像听到小凤在后面喊了一声:“你会后悔的,肖晓!”

 

后悔,看看到底谁后悔。

 

这样看来,网络上出现的这些无中生有的帖子,不是小凤干的好事,还会是谁?可是,要让她心服口服,一定得有确切的证据。证据如何搜集?但不管如何,应该首先安慰好妻子小翠。肖晓紧张地思索一番,准备劝劝妻子时,小翠也已经得到了消息。

 

晚上在家里,小翠和肖晓话还没说完,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噼里啪啦地落下来。

 

肖晓最见不得妻子落泪,看到妻子泪眼婆娑,不住地颤动着有些瘦弱的身体抽噎着,心里就止不住地疼痛起来。温柔地扶着妻子坐下后,肖晓尽量控制着内心里汩汩升腾的怒气,但是仍然止不住脱口而出的憋闷:“小翠,不要生气。生气其实是自己在伤害自己,对方反而毫发无损。她的目的一定就是在惹你生气,你越是生气,她就会越开心。”略微停了片刻,肖晓继续说道,“你放心,我一定找到她,一定会帮你讨个说法,让她当面向你道歉,在网络上公开道歉!”

 

小翠微微抬起头,脸上并没有显出高兴的神色,淡淡地说:“也许不是她干的。要是她做的,也是为了你好。要不我俩离婚,你和她复婚吧!”

 

“我绝对不会和这贱人复婚,提到她,我就怒火万丈!”肖晓顿时满脸冰霜,几乎吼出这几句话。

 

接下来几天里,肖晓在网络上几乎天天可以见到类似的帖子,变着法子讽刺攻击小翠,甚至直接点名说小翠早就是小三,伺机破坏他人家庭幸福;又说小翠早年就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搞坏了身体现在不能怀孕,如此等等。

 

就在肖晓紧张地搜集证据时,网上的帖子突然间不再增加。是不是对方忽然良心发现,估计不可能。或许是在寻找更加恶毒的语言,编造更加子虚乌有的事件。不能让对方再有喘息之机,尽早把事情解决完毕,过上清净的日子。解决这事,唯有到法院起诉。

 

经过一番紧张的忙碌,一个清早,肖晓带着搜集的证据以及网络上恶意攻击妻子小翠的帖子内容,匆匆向法院奔去。

 

经过一个公园拐弯时,看到眼前一位匆匆忙忙的老人,肖晓立刻停下步子,瞬间调整好情绪,满脸笑容,热情地喊了声:“妈,这么大清早,在忙啥?”

 

眼前的老人是前妻小凤的母亲,当初和小凤恋爱时,每次到小凤家,老人总是热情地做很多好吃的、好喝的,把肖晓看得和小凤一样亲。只是,肖晓和小凤离婚后,老人知道是女儿的错,只要见到肖晓,总是很不好意思,顺便安慰肖晓几句。所以,每次见到老人,肖晓总是很热情地喊一声“妈”。

 

老人答应一声,眼眶里立刻湿润了,连忙拉着肖晓的手,似乎有很多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肖晓知道老人肯定遇到了难事,连忙问道:“妈,遇到了啥事,告诉我。我还会像以前一样帮助您老的。”

 

老人的泪水瞬间汩汩而出,肖晓慌了,连忙拉着小凤的母亲走到旁边不远处一丛鲜花下的长木凳上,扶着老人坐下,连续请求了多次,老人叹了口气,轻轻地说:“这真是报应,前世的孽缘啊!”说罢,老人就哭泣不成声。

 

从老人断断续续的哭诉里,肖晓得知了原因。那年,小凤不顾一切和肖晓离婚后,自以为找到了人生真正的所谓幸福,谁知那位上司在家里一直离不成婚,但是仍然找出一切机会和小凤在一起鬼混。不久,小凤就发觉自己怀孕了,她很自然地把怀孕的消息告诉了上司,原以为他一定会加速离婚。谁知上司得到小凤怀孕的消息后,竟然像一阵轻风消失得无影无踪。万般无奈的小凤只得忍痛打掉孩子。

 

在决定打掉孩子的时候,小凤生怕在大医院遇到熟人难为情,只得偷偷地找了一家偏僻的小诊所做流产手术。小诊所设备简陋、技术差,消毒效果差,流产手术不彻底,无奈再做一次。结果,感染了细菌病毒,宫颈开始糜烂。连续治疗,就是一直没见好转。前不久,小凤再次旧病发作,经过检查,医生说要想彻底治疗痊愈,至少要十万元。

 

小凤的父母都是下岗职工,家里本来就没有多少积蓄,再加上这几年小凤的折腾,家境更是窘迫。

 

说到最后,小凤的母亲擦了擦泪水,眼巴巴地望着肖晓,恳求着:“孩子,我知道是小凤对不起你。可是,她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做母亲的实在不忍心。他爸爸到处在借钱,我刚到医院送早饭回来。我也知道,你也很有难处。我这个老婆子请求你,看在往日夫妻的情分上,尽量救救小凤吧!”

 

本来准备进法院起诉小凤,眼见小凤已经病倒在医院,肖晓的心忽然软了,眼睛湿润起来,慢慢地拖着僵硬的步子回到家里。

 

晚上,小翠下班回家,见到肖晓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饭菜,不禁有些吃惊。肖晓连忙笑着说,吃饭吧,品尝一下我的手艺。

 

一边吃着饭,肖晓把早上得到的关于小凤生病无钱治疗的事情说了出来。听着听着,小翠的脸上慢慢的凝重起来。沉思良久,小翠叹了口气,有些动情地说:“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怎样做,我都支持。小凤的做法的确令人痛恨;但是,她毕竟也受了别人的骗,上了人家的当。现在得了重病无钱治疗,很可怜。至于她在网上说的那些捕风捉影的话,就算了吧!”

 

第二天上午,碧空如洗,万里无云,热情的阳光温暖地普照着。肖晓和妻子小翠拎着两份营养品以及一些水果来到医院,穿过一丛丛盛开的鲜花,找到小凤的病房。

 

阳光从宽大明亮的窗户里愉快地倾泻进来,坐在床上的小凤一见笑容满面的肖晓和小翠,顿时瞪大眼睛,随即泪水汩汩而出。小翠连忙过去坐在床边,亲切地安慰她。随后,从随身携带的小皮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说出密码,接着说:“卡里是十二万元,给你治病的。只要你身体恢复了,一切都会好的!”

 

小凤颤抖着接过银行卡,紧紧地拉着小翠的手,看看笑眯眯的肖晓,又看看笑容满面的小翠,不住地哽咽着,谢谢,谢谢!

 

窗外,阳光灿烂明亮,鲜花盛开。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2016年01月06日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原文链接:

http://yangming49.blog.163.com/blog/static/227668174201610272161360/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8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