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车祸(微型小说)  

2016-12-04 15:0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忽然间感到天旋地转,慌慌忙忙地伸出手去,迷迷糊糊地渴望着摸到一处能够扶一扶的地方,支撑一下将要歪道的身体。刚才拿在手里的一张纸无力地飘飞出去,划了一道极不规则的弧线,磕磕碰碰地落在她的脚边。尽管坐在木质长椅子上,两边都有牢固的扶手,她还是很不情愿地歪倒在扶手上。

低着头坐在不远处另外一张凳子上的丈夫听到她歪倒的声音,顿时一愣,乞求的眼神看了一眼面前两位一脸惊讶的警察,就迅速转身冲过来,小心翼翼地扶起了她。

眯缝着眼睛,静静地坐了好久,她的眼睛慢慢地亮了一些,目光里越来越多的疑惑倔强地窜过去,慢慢地顺着她丈夫大军萎缩的目光,毫不留情地钻进去,沉在丈夫的心灵里,压着大军的头越来越低。慢慢地,目光逐渐陌生起来。冷冷的目光,宛如一双有力的大手,推着大军离开身边,回到了原来警察对面的座位。

大约一小时前,在一座宾馆里当服务员的她正在打扫卫生时,手机不识时务似的响了起来。看看号码很陌生,她还是不慌不忙地按下了接听键,谁知一听却大吃一惊,市交警队一位警察打来电话说她的丈夫大军出了车祸,正在交警队接受处理。

丈夫下岗已经一年多,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外面做零工补贴家用,每天回到家里都显得异常疲劳。她一阵心痛,顾不得其他,匆匆请假后,迅速骑着电动车焦急万分地赶到交警队。焦急疑惑的目光紧紧地牵扯着她很快就找到了坐在两位警察对面的丈夫,目光里的焦急疑惑,迅速地变化成无限的关切和疼惜,好像历经了无数的劫难吃尽了苦头终于看到亲人一样热泪盈眶不顾一切地拥上去,微微搂着丈夫细细打量起来。

匆匆一瞥间,她忽然看到了丈夫眼里闪过的一丝惊恐和慌乱,随即又转变为浓浓的愧疚和深深的不安。温馨的关切和无言的疼爱使她没有多想,看看丈夫只是半旧的上衣外套上跌脏了一处,脸上、手上看不到一处伤痕,也看不见一丝血迹,她的心里瞬间轻松了很多,柔声细语地问道:“没跌伤吧,我们是厚道人,也不麻烦肇事的司机了。没事,我们就回家休息吧!”随即伸出手去要扶起丈夫,警察却一脸的严肃,摆摆手,示意她坐在一边等等。

不安和疑惑在她的目光里再次闪烁,似乎随时会变成一小束灼热的火焰。内心的烦闷和浓浓的不解却催促着她脱口而出:“你们警察可要秉公执法,我丈夫遭遇车祸,既然没啥伤害,我们都自愿回家,不找司机麻烦,你们为啥还不放行?”

两双威严又带着温情的目光,交叉着落在她和她丈夫的身上,很快,几句清晰、冷静的话不慌不忙地飘进她的耳朵:“这是第十四次车祸了。你丈夫大军涉嫌诈骗,我们正在做进一步的调查和详细的了解,希望你配合你丈夫把问题解释清楚。”

几句话的声音不大,飘进她的耳朵却宛如晴天霹雳,随即一道浓浓的阴云完全掩盖了脸上温情的关切,几个字不禁脱口而出:“第十四次?”

正襟危坐的两位警察郑重地点了点头,丈夫却像严霜打过的青草,头低得几乎碰到了膝盖,一滴滴硕大的汗珠争先恐后地滴落在裤子上、脚下的水泥地面上。

“这简直不可思议!你们警察一定弄错了,我丈夫绝对不可能出这么多车祸!”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声,随后换来一张轻飘飘的纸片,拿在手里眼睛却怎么也看不进去,自然不知道纸上到底写了啥。

递纸片的警察见她慌乱地看着纸片,眼里疑惑却越来越多,严肃地提醒着:“你丈夫的第一次车祸是一年前,以后几乎每月一次。从相关的资料以及部分电子监控的录像来看,已经涉嫌诈骗。”

浓浓的不解、深深的疑惑以及渴望摆脱干系的她极力强迫着自己低下头,一行一行地看了下去。看着看着,脸上的汗珠越来越多,阴云也越来越重,瞬间就觉得整个房子都旋转起来。

看着丈夫回到原位,她静静地坐了一会,喝了几口警察端过来的一杯热茶,她顾不得擦去脸上的汗水,疑惑的目光紧紧盯着丈夫。丈夫深深地低着头、满脸愧疚的神色以及毫不争辩的行为,已经清楚地说明纸片上记录的都是事实。可是,她还是心存着一丝侥幸,轻轻地问:“不会都是真的吧!”

丈夫仍然低着头,任凭汗水一滴滴慌乱地落着,也顾不得擦一下。

在警察一再启发引导,甚至不住的威吓声里,面对着铁的证据,丈夫低着头、红着脸,不顾脸上一滴滴滚落的汗水,结结巴巴地叙述起来。

这些字不成词、词不成句的言语,断断续续地落入她的耳朵,在满腹的疑惑里迅速地凝聚成一段言简意赅而又清晰的人生片断。

一年多以前,大军下岗后四处奔波找工作时,有一天在市医院附近巧遇患重病正在治疗的初恋情人。想想当初因为初恋情人父母的坚决反对暗暗制造他的谣言,导致误解阴错阳差两人分了手,但是恋爱期间的感情却深深地隐藏在两人心里。弄清真相时,已经无可奈何花落去,残余相思无尽处。大军心软,此时见到已经独身一人的初恋情人身患重病无钱治疗,心急如焚。大军自己也刚下岗,家庭也是普通的家庭,日常微薄的收入除了供给孩子读书,家庭生活已经捉襟见肘,哪有余钱给初恋情人治病。况且,正在无头苍蝇一般地在外面东跑西窜地找工作,大军闻听只得长叹一声,一脸的愧疚,可是嘴里却说,我一定想办法筹集钱帮你治病。

任何事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望着初恋情人脸上漾起了希望的红晕,离去时情意绵绵依依不舍的目光,大军脸上笑着,心里却剧痛起来。到哪里筹钱去?

两条腿僵硬地蹬着自行车,脑子里却晕晕乎乎,直到“哗啦”一声倒在路面上时,大军仿佛才清醒了一些。浑身疼痛的大军睁着惊恐的眼睛,无助地张望着。小车的司机见此有些恐慌,大概也想着大事化小、息事宁人,连忙下车扶起大军,关切地问,师傅不要紧吧,给你二千元,你自己买些营养品补养一下吧。直到双手木然地接过小车师傅塞过来的二千元,茫然地看着小车没了踪影,大军似乎才意识到手里多了二千元。看着红彤彤的票子,猛然间似乎看到了初恋情人满是红晕的脸,大军脑子里瞬间闪过一念,赶快给初恋情人送去。

回味着初恋情人见到钱时的惊喜,心灵深处享受着情人深情的一吻,大军深深沉醉了。一连好几天都沉浸在妙不可言的甜蜜里,沉醉的同时,脑子里似乎有电光火石一闪而过。

从此,大军几乎天天借口外出找工作,专门找一些缺少监控的路段,等待着机会制造车祸。每次骗到所谓的赔偿款,就立刻迫不及待地送到情人的手里,看到情人开心的样子,大军就喜不自禁。

她再次有些眩晕,丈夫就坐在面前,又似乎觉得十分遥远;曾经十分熟悉的丈夫,又似乎觉得十分陌生,仿佛是位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一时间,似乎觉得心里有很多话要说,可是一句也说不出来,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是怔怔地望着丈夫,时而看看一边询问、一边记录的警察。

不知过了多久,又一个冷静严肃的声音飘进她的耳朵,“一年多以来,十四次的诈骗款共计二万六千元。诈骗款在三天内送回来,以便还给受害者。你的态度一定要积极,争取减轻处罚。”

沉思了一会,她“嚯”地一声站起来,眼里闪着一丝自责,平静地对着警察说:“我丈夫诈骗所得的钱,我没看到一分,家里也没花一分。可是,我承认这事。我这就回去筹集,三天内一定退还;争取宽大处理。因为这是我丈夫做的事,我有责任。”

说完,她的眼光里瞬间闪出无尽的痛心和幽怨,极力控制着声音,轻轻地对着大军说:“车祸的事情了结后,我俩就离婚。因为你欺骗了我的感情,感情能够欺骗吗?”

大军一怔,立刻蔫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10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