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村边的大塘(散文)  

2016-04-10 13:47: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村位于山脚,住户寥寥。村里村外,满是密密麻麻的大小树木。虽无参天的古木,但是伟岸挺拔的树木甚多,四季常青的桂花树、枇杷树画龙点睛似的点缀着。除冬季之外,远远望去,小村好像完全掩映在一片绿色的翔云里。

紧挨着小村是一口水塘,面积将近两亩。水塘的东西南三面紧紧镶嵌在村边的绿树丛里,北边的塘埂近乎直线。自春天开始,就长满了蓬蓬勃勃的茅草,中间夹杂着少量的狗尾草,蒲公英、车前草等一些野草野蒿。即使在秋风萧瑟的深秋,以及寒冷的冬季,塘埂上仍然生满了碧绿的野蒿,在寒风冰雪里愉快地生活着。靠近水面一边的茅草丛里,并不规则地挺立着几棵垂柳,柔软妙曼的枝条牵牵挂挂地联系着平静的水面。微风吹来,调皮的柳条舒展开柔软的身躯,在水面上婆娑起舞。

大概是村庄小,居住的人也不多;村里的人,不论大人小孩,提到这口水塘,都称呼为大塘。细细品味品味,话语里似乎还带着或多或少隐隐约约的敬畏和依赖之情。也难怪,这口水塘是小山村的当家塘。村人一年四季每一天的日常生活,几乎丝毫离不开这口水塘。每天蒙蒙亮的时候,每家每户的女主人就开始到塘边,清洗锅盖,水瓢,抹布等。紧接着,一天三餐,都在大塘里淘米洗菜。平时,穿脏的衣服都在大塘里清洗,在水边的青石板上,用捶棒捶去脏水。干活时的农具用脏了,或者家里有些用具、家具等,时间久了落了灰尘,村人都会拿到大塘边,在水里一会儿就清洗干净了。这样的情景似乎长久以来都是如此,听村里的老年人说,他们在小时候,就看见大人们在大塘里淘米洗菜洗衣服。让人感到有些惊奇的是,多年来,大塘里的水似乎不受影响。不论洗了多少脏东西,大塘里的水一直清澈见底,鱼影阵阵。平如镜面的水面上倒映着蓝天白云,描绘出垂柳、小草靓丽的倩影。

煦暖的春风吹来的时候,大塘边各种各样的树木全部愉快地吐露出翠绿的新芽。粉红的杏花,艳丽的桃花,洁白的梨花,争先恐后地在枝头绽开愉快的笑脸,辉映着碧蓝碧蓝的天空和洁白的云彩。清清的塘水仿佛刚刚醒过来似的,滋润着水边的草树。一茎茎脆嫩鲜亮的小草,悄悄地从土里钻出来。丛生茂盛的三叶草,在早春就绽放出淡蓝色小花的白头翁,以及寒冬时就开出金黄色小花的蒲公英,迫不及待地闪出俊美的倩影,在金色的阳光下,轻轻吟咏着欢乐的乐曲。柔软的柳条上,鹅黄色的柳絮喜滋滋地乐着。闪亮的大塘宛如一颗硕大的明珠镶嵌在繁华绿叶之间。孩子们常常来到大塘边,踏着春天的气息,采几朵野花,折几根柳条。清脆响亮、天真烂漫的笑声,应和着水边大公鸡高亢的歌声,伴凑着水面老鸭呱呱的絮语,以及大白鹅嘹亮的呼唤,不住地在大塘的水面上荡漾着。

南风吹来,绿荫覆盖的日子里,在浓浓的绿荫里,大塘水面上掠过的阵风清凉宜人。一阵阵热情似火的南风挤进绿荫时,满身心的燥热似乎经过浓绿的过滤,只剩下丝丝缕缕的清凉。绿荫里,三三两两的大白鹅,或者憨态可掬的老鸭们,大多把头伸进翅膀中间,静静地浮在水面,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偶尔,抬头四处看看,又用喙理一理洁净的羽毛,继续休息。大塘边的树荫下,三五成群的大公鸡、老母鸡,几乎全部采取金鸡独立的姿势,静静地打盹。清澈的水里,纵横交错的水草水藻清晰可见,浓郁的墨绿色似乎凝聚了天地的精华。大大小小的鱼儿自在地穿梭其间,怡然自乐。

北边的塘埂上,茅草挤挤挨挨地努力生长着。时常有一两位孩子低着头在茅草丛里寻觅着嫩嫩的茅草芯。每拔到一根,立刻喜笑颜开。因为鲜嫩的茅草芯甜滋滋的,在嘴里略一咀嚼咽下去,滑嫩爽口,满嘴清香。在北边的柳荫里,常常可以看见一两位大人,或者孩子,手执一根修长的钓竿,雕像一般地立在水边,眯缝的眼睛紧紧盯着水面的浮漂子,静静地候着鱼儿上钩。每次看到浮漂子有规则地动几下,就立刻迅雷不及掩耳似的提起钓竿,似有似无的丝线一端,常常是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鲫鱼。不时悄悄地窜来几只威风凛凛的绿色大蜻蜓,在孩子、或者垂钓者的眼前一晃,透明的翅膀微微一震,就逗乐似的越过水面,融入绿荫。几只绛红色、或者铁灰色的小蜻蜓,陪伴着三三两两的小蝴蝶,在大塘水面上嬉戏着,水面上清晰地映出小精灵们可爱的身影。

每天,从寂静的午后开始,在浓荫里知了一声声愉快的呼声里,三五位小孩子神头鬼脸地溜到大塘边,脱完衣服后,一个猛子扎下去,恍如一条滑腻腻的大泥鳅钻入水里。水面上立刻清清楚楚地画出一道迅速移动的痕迹。露出头来的时候,已经快接近大塘的另外一边了,很快水面上就荡漾着孩子们欢快的笑声。一直到夕阳西下的时候,水面才开始恢复平静。一会儿工夫,水面又清澈见底,映着夕阳火红凝重的影子。

夏夜,朦朦胧胧的月色里,三三两两的萤火虫宛如夜空的流星,在空旷阴暗的大塘上轻轻划过,水面上随即断断续续地闪着或明或暗微弱的亮光。塘边阴暗的角落里,时而传来几声青蛙“呱呱”的叫声,映衬的周围格外寂静。

黄叶纷飞的时节,袅袅西风悠悠而来,大塘里的水看上去更加清澈明亮。经过大塘里的水一年的滋润,水里各色鱼儿都愉快地长大了,长肥了。一片片火红的、或者金黄的叶片,在西风里翩翩而下,宛如调皮的蝴蝶潇洒地舞蹈一番后,轻盈地落在水面,似乎寂然无声;激起几圈轻轻的涟漪,还没漾开,就慢慢地消失了。水面上几乎一直都是高远的蓝天,一副深沉又静逸的隐士风采。时而映出几缕轻盈的白云,显得潇洒自如。偶尔,一行大雁翩然而去,水面上瞬间就会映出优美的诗行。

凛冽的寒风吹来的时候,到了大自然里水落石出的日子,大塘里的水也自然开始下降;小村里的人都愉快地盼望着这个时候到来。大塘里的水位虽在下落,但是不会自然干涸。小村里的大人们抬来水车,安排几个人把水车走大半,留下一小片浅水。然后几乎是全村的男女老少一起动手,不怕冷的大人小孩全部赤脚,冒着严寒踩进泥塘里捉鱼。其余的人,则围绕着大塘,用竹篮接着扔上岸的大小鱼儿。捉完大鱼后,适当留一些小鱼在浅水里,等待来年。捕到的鱼集中起来后,根据家庭人口数进行分配。捉鱼分鱼的那几天里,小村里人人喜气洋洋,到处充满了喜悦的空气。连灰喜鹊都耐不住寂寞似的,成群结队地赶来,“呀——呀——”地愉快呼唤着。虽然天冷地冻,但是其乐融融。

捉完鱼后,紧接着清理塘底的淤泥。清理很细致,也很小心。总是在一定的部位留一些水,让保留下来的小鱼可以维持生命。乌黑的淤泥是上好的肥料,施在田里,稻谷可以增收;施在菜园地里,蔬菜生长就可以不要再施肥料。大塘里看似垃圾面目可憎的污泥,居然也很有用。

大塘清淤不久后,冬季雨雪的融化,以及不远处河沟里引来的水流,慢慢地汇入其中,水位开始上升。虽然达不到夏季时的水位,但是,村人淘米洗菜洗衣服已经完全不成问题。也许是水位不高,冬季时,大塘常常冰封。开始,只是一两位胆大的孩子用手拿着一根棍子在冰上敲一敲,小心翼翼地用脚试一试。发现没问题之后,就战战兢兢地站在塘边的冰上。如此这般,几次之后,越跑越远,自然而然地玩到了塘中间。很快,冰封的大塘就成了小村里孩子们冬天的乐园,天天飘荡着孩子们清脆无邪的笑声。笑声逐渐蔓延开去,连天上轻盈洁白的雪花,枝头上淡黄色梅花浓郁的馨香,都抑制不住地飘飞而来,融入其中。

让人觉得遗憾的是这些早已变成了昨天的故事,随着不舍昼夜悄悄而去的流水已经渐渐远去,只剩下隐隐约约的背影,在远处偶尔忽闪一下带着丝丝温馨的微光。

近些年来,小村里不断有人迁出,搬进了不远处的集镇,或者远方的城市。每年春季后不久,刚刚回家几天的小村人又背着乡愁和对家庭未来的追求,随着打工的潮流,流到了城市里的四面八方。原来就不大的小村,显得更加冷清寂寞。即使在绿树荫浓的夏日里,飘逸在小村各处的似乎都是无言的沉闷。

原来生机勃勃的大塘也逐渐荒芜了,宛如一位生育了很多孩子生活贫困的农村妇女晚年的枯瘦衰弱。由于多年来没有人清理淤泥,大塘里的水位下降了不少,塘水自然浅了很多。虽然每天还有人在大塘里淘米洗菜洗衣服,但是,出现在塘边的只是几位古稀老人寂寞孤独的背影。

前两年,有位老人见大塘闲置着,琢磨着再次发挥大塘的作用;从圩区引进不少菱角的幼苗放进大塘,在水里养菱角。从开春忙忙碌碌到了夏初,菱角逐渐长大。夏季里,就布满了大塘的水面,引来了很多小红蜻蜓、小花蜻蜓,在菱角苗上愉快地徜徉着;不时停在嫩绿的菱角叶上休息一会儿。大塘里又充满了生机,充满了情趣。秋初的时候,经过几天采摘,菱角大丰收。

第二年,这位老人继续在大塘里养菱角。从初春到夏季,大塘里一直生机勃勃,水面上郁郁青青,煞是可爱。谁知还没到秋天,菱角苗突然开始发黑,腐烂。仅仅十多天,水面上剩下来的菱角苗已经寥若晨星,而且都是一副病怏怏的可怜相。养菱角的老人,流着泪叹息一番后,黯然作罢。

大塘再次荒芜下来,满塘里似乎都是迷茫和无可奈何;就好像旁边凋敝的小村。在飞速变迁的时代里,曾经生机无限的大塘,不知道还可以生存到何时?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15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