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吃与浅薄(议论散文)  

2016-06-17 19:26: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乍一看,吃与浅薄这两者之间,似乎风牛马不相及。因为吃是人以及动物生存的本能,吃是用来维持生命、延续生命的。浅薄只是与人类的思想感情以及修养素质相关,主要指的是某人、某些人缺乏修养,两者之间的感情不深,或者轻浮。若是仔细思量一番,就可以发现,吃与浅薄之间还确实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简单地回顾一下生命诞生漫长的历史就可以知道,吃这种行为,远远早于人类历史;自然,更加早于显示人类素质修养以及思想感情的浅薄。在遥远的宇宙洪荒的年代,地球上尚无人类的时候,就有了吃的现象。海洋里最初的生物大概是地球上最早的吃户,后来的恐龙一定是地球上最大的吃户。自从人类出现,就没有离开过吃。吃与人类的关系十分密切;自从人类诞生,一直到如今,两者之间丝毫未曾分离。若是有所分离的时候,定然是人类毁灭性的灾难来临的日子。虽然不能说因为吃才有了人类,但可以肯定地说,离开了吃,绝对不可能有人类存在,更加不可能有人类辉煌灿烂的文明以及日新月异的今天。

也许正因为吃与人类的关系一直密不可分,吃也就好像随风潜入夜的春雨,渗入了人们的灵魂。因此,直到如今,国人之间见面时,不论啥时啥地,只要稍微熟悉,或者只是一面之交,第一句话总是满带着微笑的问候:“你吃过了吗?”被问之人总是满脸的谦卑,受宠若惊似的连连应答:“吃过了,吃过了!你也吃过了吧!”彼此在春风般的微笑中,擦肩而过。如此这般,就算是初有交情的人。若是老熟人、老朋友之间商谈事情,见面也是在“吃过吗?吃过了吧!”的话语中开始,接着进入主题。这句话,确实放之神州大地而皆准的客套话;似乎成了熟人、友人见面的序曲,必不可少的见面礼。

见面礼之后的进一步交流,若是两人久未谋面,彼此皆不知道对方当下的职业身份以及最近在做些啥事,长久以来的交流询问的形式似乎都是宛如以下的模式:被问之人在熟人、朋友带着淡淡的疑惑和热切期待的目光里,也是一副十分谦恭的姿态、笑容可掬的神色,若是当领导干部的人,答话时谦虚里总是带着掩饰不住的得意,似乎是轻描淡写、却掷地有声地说:“我啊!吃皇粮,但不自由,受国家管。”若是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的工人们,总是有些老大哥的派头,然而也装出不自在的样子说:“我嘛,吃公家饭,瞎混吧。”若是在部队当兵、或者在部队工作,回答的话基本上是:“没啥,吃粮当兵!”若是乡村底层的村干部,答话时带着一些无奈和得意,说:“沾着吃皇粮的一点儿边。”若是在私营企业打工的,往往轻轻叹息一声,说:“跟着老板,混口饭吃。”若是普通农民,回答时多带着一些自卑,说自己是“土里刨食,找吃的。”出家当了和尚的说自己是吃百家饭的,加入了耶稣教的称呼自己以及自己的同伙为吃耶稣的。看看,连耶稣都可以吃。各行各业,都离不开一个“吃”字。

在异国他乡遇到同胞,人们总是喜欢说我们是同乡。“郷”是乡的繁体字,这个繁体字的大意是两个人围坐在一个饭桶前吃饭。说到同乡,最先的意思就是在一个锅里吃饭的人。“美不美,故乡水;亲不亲,故乡人。”就是对吃与同乡关系最清楚的诠释。两位毫无血缘关系的两个人,若是同一位乳母养大的;他俩就会说,我们是吃一位母亲的奶水长大的,我俩就是亲弟兄。两位本来仅仅在一个锅里吃过饭,哪怕仅仅吃过一餐,日后在异地他乡相遇,总是十分热情地说:“我们在一个锅里吃过饭!”两人之间即十分亲热,以显示不同寻常的关系。不需要仔细品味,都可以体味这些言下之意,既有客套,也有拉拢,以及真情的流露。

由此,不知从何时何地开始,因为吃,社会上逐渐派生出一些新的词语,例如:金饭碗,铁饭碗,瓷饭碗,泥饭碗等。似乎一切的一切,都与吃饭密切相关,一切都和吃难舍难分。

难怪有些见识的外国人归纳出一个十分确切的结论:中华民族是最讲究实用的民族,中国人在全世界被推为最讲究实用的人。不论做啥事,都离不开一个吃字;不管做啥事,都与吃有摆脱不掉的关系。因此,中国人不论做啥事,都怀着一个极为近视的目标:娶妻是为了生子。过去的女子,若是不能生育,往往逃脱不掉被休回家的悲惨命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嘛。即使在女性已经成为半边天的今天,凡是不能生育的女性,不论在哪都显得低人一头。养儿子是为了防老,若是到了人生的暮年,不论孩子们的经济状况如何,身体状况如何,都要无条件地赡养老人。读书就是为了做官,“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学而优则仕”,“满朝朱紫贵,皆是读书人”。古时的读书人终身追求的,几乎莫不如此。

以至到了当今,父母亲以及相关的长辈们在教育孩子时,总是喜欢说:“要好好读书,将来考上重点大学。毕业后才有机会考上公务员,吃皇粮,有权有势,子孙三代都幸福。实在不行的话考上一般大学,找一份好工作,吃上国家饭,也很不错。千万不要贪玩,将来端个泥饭碗,一碰就碎了。那可要吃苦了,受一生一世的罪。不受苦中苦,难做人上人。”某某人常做善事,时常周济邻居,甚至帮助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或者常常到庙里烧香磕头,到道观里焚香跪拜,目的就是为了求得好的报应。若是有所付出,没有见到他人回报,则心生怨恨,恨自己养了一条白眼狼,甚至恨自己成了被毒蛇咬的农夫,恨菩萨不长眼。有一则笑话说某人家境贫寒,然而日日焚香拜佛,可是家境日窘。气愤之下,此人拿起家里香案上的佛像狠狠的扔在地上。摔碎的佛像里却掉出一枚用来做佛像心脏的金币。此人一见,顿时喜笑颜开,得意地说:“我天天跪求你,你不肯帮我。今天打了你,你反而给我钱!”

流弊所至,在中国很多地方,什么都只是吃饭的工具,什么都讲究实用。凡是和吃饭无关的事情,凡是没有实用价值的事情,很多人都不感兴趣,甚至毫不关注。正因为如此,很多都日渐显得浅薄。

当今,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社会发展日新月异,人类征服自然的能力越来越大,征服环境的能力自然也越来越大。这一进步是人类的一大幸事,但是,也容易生出一些流弊。困难日益少了,人类也愈加把很多事情看得太容易;因而,做事情的时候,不免得愈加轻浮粗疏,不愿意做艰苦细致的工作,艰苦卓绝的成就也便日益稀罕。

不愿意做艰苦细致的工作,其实就是一种浅薄。这种浅薄根本要不得,害人不浅。中国共产党人刚开始独立自主闹革命的时候,深受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俄国十月革命仅仅经过一天的战斗,布尔什维克党就推翻了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夺去了国家政权。正处于童年时期的中国共产党人,在几位没有实际革命经验、脑子极容易发热冲动的年轻人领导下,盲目地在中心城市发动暴动,盲目地制定左倾盲动政策,使中国革命走了很大一段弯路,甚至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抗战爆发后不久,喧嚣一时的“速胜论”、“亡国论”都是如此。

现在,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因为羡慕、甚至眼红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逐渐滋生了一些渴望在一夜之间暴富起来的人。这些人只看见别人累积的财富,不看别人累积财富时的艰辛与努力,从而出现了女孩主动求包养、不顾廉耻做二奶的丑陋现象;男孩不顾脸面低三下四攀附富婆,做富婆的所谓干儿子,甚至情人。这些人,浅薄得失去了做人最起码的尊严,失去了做人最起码的廉耻之心。

本来是一块净土的教育,在浅薄的一再渲染了,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以及腐蚀。人们对事物、对知识的认知是逐步深入的,教育本是一件循序渐进的事情。如今,不少孩子刚上幼儿园,家长们就私下里相互之间激烈地较着劲,孩子幼儿园期间识多少字,背多少首唐诗宋词元曲,学多少英语对话。你家孩子在课外学弹琴,我家孩子就在课外学舞蹈;你家孩子学绘画,我家孩子就学唱歌。如此等等,你紧盯着我,我牢牢地关注着你。刚刚启蒙读一年级就要学会写几百字的作文,等等。看起来,似乎对孩子的教育学习十分重视,其实,就是幻想孩子一夜成名。这可能吗?这是典型的拔苗助长。古语说得好,欲速,则不达。甚至,南辕北辙。

由此看来,吃与浅薄之间的确存在着密切的关系。吃的确是一件挺神圣的事情;不经意间,就会毫不留情地揭示了你的灵魂,显示了你的素质。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13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