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创】心灵徜徉在丽江古城(散文)  

2016-09-27 14:06: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已经过了冬至时节,这里却没有丝毫的荒凉和萧瑟,自然也看不见惨淡的愁云慵懒无序地堆积在一起的凄凉和悲伤,更加没有光秃秃的枯枝在凛冽的寒风里瑟瑟颤抖的凄惨和悲哀。

湛蓝的天空宛如一块硕大无比的美玉,温润晶莹,蓝盈盈的,嫩汪汪的。丝丝轻盈洁白的云彩,宛如缕缕清晰的银丝自然柔和地嵌在温润晶莹的蓝玉里。炫目的艳阳倾诉着无限的热情,多情地抚摸着古城的每一处角落,招呼着心灵深处满是虔诚和渴望的游人。微风阵阵,柔柔的,满是甜蜜的温情、浪漫的多情、挽留的热情。

午间,踏入岁末的丽江古城,宛如进入热情如火的盛夏。顶着似火的骄阳,感染着热情的拥抱,穿梭在一道道浓淡不匀的阴凉里,心灵随着火热、跟随着好奇探索的目光四处飘溢,在艳阳、树荫渲染的宛如夏季的情境里,随着柔情万丈的微风肆意徜徉着。

清澈见底的黑龙潭宛如一块硕大的翡翠,天衣无缝一般镶嵌在丽江古城北郊的山坡旁。平如镜面的水面上,嫩汪汪的蓝天仿佛格外悠远,缕缕洁白的轻云无言地显示着潭水的灵气。环绕着潭水的垂柳,舒展开妙曼的身腰,柔情万丈地抚摸着清澈无暇的潭水,呵护着纯净无邪的玉泉的美梦。疏密有致的亭台,曲折相连的楼阁,多情地轻挽着恍如一条玉带横卧碧水的玉带拱桥、锁翠桥,携带着珍珠泉、得月楼,以及不论从何处看去都可以看到宛如五只展翅欲飞的凤凰的五凤楼。

伫立在清澈见底的水边,徜徉在婆娑的柳林里,碧水上恍如玉龙腾空飞跃的玉龙雪山,在碧蓝的映衬下,赫然眼中。凝神注目,威武雄壮的玉龙恍若在蓝天上向着艳阳自在地遨游,时时和调皮地和擦身而过的白云嬉戏玩乐。眼前的情景无声地显示出“春风杨柳万千条,风景这边独好;飞起玉龙三百万,江山如此多娇。”

如诗如画的黑龙潭使人流连,微风里带来隐隐约约宛转悠扬的乐曲声更是使人神往。悠扬的乐曲声在如火的热情里飘逸,无形地牵扯着潜意识里最柔软的部位。喜悦的目光里带着不舍的寻寻觅觅,闪烁着淡淡的迷茫。黑龙潭旁边依依不舍的柳林里悄悄隐藏的小溪,用温情的絮语低声而又执着地召唤着。小溪边洁净光滑的石板路很自然地引导着每一颗寻觅的心灵,逡巡着向前,寻觅着心灵深处的自己。

点缀在潺潺流淌的小溪旁,间或伫立着一两棵饱经沧桑的垂柳。柔软妙曼的枝条上满是修长秀丽黄绿的叶片,柔情地抚摸着温情滋润的流水。树下淡淡的阴凉里,或者路边拐弯的角落,一位、或者两三位身着纳西族服装,脸色黧黑沧桑的小伙子、中年汉子,亦或胡须花白的老人,微微眯着眼睛,倔强有力的手指熟练地弹凑着造型奇特的古琴,间或敲打着腰鼓。声音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时而激越,时而婉转。四处飘逸的乐曲声宛如对宁静生活的吟咏,又宛如对古老神秘的东巴文明的探索;既宛如对眼前的艳阳以及蓝天白云的赞美,又宛如对未来无限的向往。

让人神清气爽的微风中,让人回味无穷的乐曲声里,洁净爽朗的石板路上,丝丝缕缕越来越浓郁的醇香伴随着轻轻的流水声,在乐曲声里肆无忌惮地弥漫开来。鳞次栉比的店铺,在轻快的脚步催促下,诱惑无限地闪现在眼前。让人一见顿时想入非非的“胖金妹牦牛肉店”描金字黑漆招牌、陈列着牦牛肉卤制而成熟食的透明玻璃橱柜得意洋洋地出现在眼前,色香俱全的牦牛肉的醇香无声的荡漾在心底,迅速化为深深的渴望和迫不及待的欲望,牵扯着脚步艰难挪动,留恋不住地频频回首。眼神里抑制不住地飘出些许轻轻的无奈和淡淡的不舍。

脚踏着溪流的节拍,呼吸着诱人的醇香,顺应着悠远的乐曲声的牵引,潜意识里搜寻着根本就不存在的古城墙遗址,轻轻的思绪却无声地翻越千山万水,来到了六百多年前的明朝初年。充满了传奇色彩从乞丐成长为皇帝的朱元璋通过镇守云南的干儿子沐英赐丽江土司阿得姓“木”,阿得改名木得。丽江从此幸运地成为华夏西南边陲政治、经济、军事中心。丽江历代土司并未在四周修筑城墙。原来,阿得自改称木得以后,便忌讳城墙。因为木得认为筑城墙形如木字外加了一个方框,成为“困”,困难、穷困、困惑……很不吉利,于是世世代代流传至今,一直不修城墙。本来就显得神秘的东巴文明,似乎向我们轻轻掀起了神秘面纱的一角,又似乎显得更加高深莫测。

多情的溪流用温柔的絮语,召唤着我们来到古城入口处附近。溪流右侧青瓦粉壁的墙面上,“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几个清晰的大字,无声地昭示着古城蕴藏的厚重历史。紧挨着粉壁连绵不绝的浮雕,宛如一首雄浑壮美的史诗,记录并展示着自从远古时期便生活在西南边陲的纳西族的祖先们生存发展的艰难历程,以及纳西族文明之树绽开的朵朵鲜花。

潺潺而来的溪流在古城的入口处有些宽阔又幽深的水面稍作停留,等待着来自别处的溪流欢欢喜喜地汇聚在一起,携手徜徉古城的大街小巷。恋恋不舍逡巡着的水面上,顺着清清的水流缓缓地滚动着两个直径将近四米古朴苍桑的巨型水车。注目着不慌不忙地滚动的水车,思绪也似乎随着水车慢慢地穿越了时光隧道,恍恍惚惚间看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纳西族的祖先们,在山清水秀的溪流山涧里和自然搏斗时的生存生活,以及他们在和自然和谐相处时闪耀的智慧的灵光。

溪流左侧光净闪亮的石块,执拗地延伸出宽阔的广场。艳阳映射出的热情,渲染了一片炫目迷人的神光,诚恳地挽留着路过的每位客人。碧蓝的天空上丝丝缕缕的白云,似乎也怕叨扰了来自远方的客人们的兴致,有些悄无声息地融化在碧蓝的天空,天空显得更加悠远深邃。有些洁白的云彩,愉快地融入艳阳金色的神光,化作微微的清风,温情地抚摸着高原上的万物,陪伴着向往高原、来此寻梦的游人。

蜿蜒曲折的溪流边,缓缓滚动的水车左侧,依依垂柳柔情地陪伴着十多米长墨绿色的紫藤长廊。浓浓的墨绿凝重地铺满了长廊的上层,愉快地微微昂着纤细苗条的身躯,汲取着艳阳的精华。凝重的叶片间,廊柱上,挤挤挨挨地挂满了大大小小精致优雅的风铃。沐浴着艳阳的风铃隐隐闪烁着似乎神秘的微光,回应着微风的召唤,虔诚地为身影闪过此地的人们祈福。

绿色长廊的附近,悠闲地徘徊着三四位面色黧黑里微微泛着艳红的纳西族汉子,身边如影随形地陪伴着一匹温驯的滇马。偶尔,汉子们坐上马背微微抬头,执着坚毅的眼神里流露出对生活的追求,更多的好像是对蓝天白云的向往,对洁净的高原默默的坚守。

“顺水而进,逆水而出。”徜徉在石块光滑洁净的街道上,潺潺的溪流幻化着妙曼的身躯,含情脉脉地陪伴着我们轻快的脚步。柔软的柳丝轻轻地撩拨着我们喜悦又好奇的心灵,两句温馨的提示不住地在耳边萦绕;也牵引着我们的思绪,虽然只是微小的移步换景,身心的感受却完全胜似时过境迁。从艳阳金色的神光里过滤来的清风,似乎把如火的热情留在刚刚流逝的午间,剩下的只是凉如秋水的清风。沐浴着凉似秋水的清风,渴望的心灵、探索的脚步带着我们走进了丽江古城。

时而仔细看看,偶尔顺便微笑着面对一张黧黑但朴实憨厚的笑脸,道出心中的疑惑,慢慢地得知路面上铺设的大多是丽江本地出产的五花石板。在一年中只分雨季旱季的滇西北高原上,五花石板旱季无尘,雨季不泥,甚是干净整洁;无数五花石板密密麻麻地连接在一起,渲染了一片恍若空灵澄澈的境界。  

千百年来,静静地藏身在滇西北高原上崇山峻岭间的丽江古城,即使在岁末年终也宛如三月里的杏花春雨江南一般清新雅丽,溪水潺潺,蜿蜒曲折地穿街绕巷,入墙过院,缓缓地流遍古城。因此,条条街巷见流水,户户门前有清溪,形成了一幅美丽的“小桥、流水、人家”典型的江南水乡风景画。古城内居住着世世代代执着地坚守在这一方热土上的四千余户纳西族百姓。古朴苍桑的民居建筑均是土木结构瓦房,大多都是“三房一照壁,四合五天井”的纳西族传统布局,古朴神秘的雕梁画栋,含蓄地记录着古城悠久的历史,形象地显示着世道的沧桑和时代的变迁,无声地把神秘的东巴文明和现代文明融合在一起。

头顶着艳丽的烈日,恬静地享受着凉如秋水的微风,久久地伫立在古城四方街中心,渴望里带着无限探求的目光不住地飘向四周的每一处角落,早已就柔软起来的心灵随着飘逸的目光,呈放射状地四处肆意徜徉开来。不宽的街巷,纵横相连,密如蛛网。心灵里虔诚探索的灵光,无形地搜索着,追寻着。恍恍惚惚间,寻觅的心灵似乎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静下心来仔细品味一番,又觉得眼前十分茫然,心灵深处仍然宛如仲春时节空旷寂寥的山谷,空气里处处弥散着诱人的鸟语花香,放眼看去,却是一片蓊郁迷蒙的世界。

四方街附近极具特色的民居外,四季常青的翠柏雪松下,默默地横卧在街边的一块块整齐洁净又极其光滑的石条,造型精致、风格独特的石凳、石桌,形象地显示着这里是纳西族百姓重要的集会场所。就在伫立的时刻,恰值十多位穿着设计独特、色泽朴实的纳西族年老的胖金妹,全都戴着相同的深蓝色帽子,齐声吟唱着悠远婉转的乐曲,鱼贯而来,很自然地在街道边树荫下的石条上坐下,黧黑的脸上满是虔诚、善良,温和的目光里隐隐流露出内心的执着和向往。映入眼帘的情景,迅速在心灵深处镌刻下深深的痕迹。飘逸在耳边的乐曲声,执着地钻进耳朵,拂动着心弦,一直在心底弹凑。

心灵深处最柔软的部位不住地召唤着,著名的东大街是当今的古城里最热闹、最繁华的地方。东大街内林立的商家、店铺拥堵着,自由自在地徜徉到此地的心灵,也只能无可奈何地随着稀疏的柳荫下淙淙流水,寻觅新的归宿。

不甘寂寞的心灵顺着婉转多情的溪流,柳暗花明一般飘逸在由积善巷、密士巷组成新义街。古老的民居昭示着悠久的历史,五彩石板路把过去和现代巧妙地联系在一起、如诗如画的小桥流水风光很巧妙地牵引着探索的思绪,飘逸到遥远的未来。众多的西式酒吧、西式小餐厅引来了众多的金发碧眼的老外,也牵引着跃跃欲试的思绪悄悄地飞跃在崇山峻岭。

新华街上的五彩石板路、精美雅致的工艺品,特别是各类木雕,更是丽江纳西族古老的东巴文化和现代文明融合孕育而成的娇子。街道两旁的店铺里陈列、出售的都是丽江当地出产的融合了浓郁的纳西族风土民俗的土特产品。各种玉饰品、翡翠饰品、银饰品精美雅致令人叹为观止,过目难忘。纳西族摩梭人的衣帽、披肩五颜六色,奇特的花样好像隐藏着无限的神秘。特别是不少古朴的店铺里还摆着一张简易的木制织布机,徜徉到此的心灵牵引着探寻的目光可以自由自在地观赏。数位衣着华丽、风格独特的摩梭少女虔诚又执着地织着,专注的神情令人肃然起敬。

让人深深叹息,感叹无奈的是,牵扯着心灵徜徉的地方,大多都是一九九六年大地震以后新建筑的仿古建筑。令人感到无限欣慰的是滇西北高原处于地震高发区域,在尽可能短暂的时间里,融入现代文明,还原了曾经的盛况,的确堪称奇迹。

古城里,鳞次栉比的房屋间,古朴苍桑的建筑群里,一家叫做“千里走单骑”的客栈,宛如一位经历了沧海桑田的老人隐居在熙熙攘攘的闹市。这家客栈的门已经封闭,斑驳高大宽阔的墙面、腐朽厚重宽广的门窗,宛如往日高高飘扬的旗帜,无声地昭示着曾经的繁荣。不安分的心灵伴随着探寻的目光透过窗子里暗淡的光线,近一百平方米的大厅里,四人一组的茶座几十位,密密麻麻挤满了大厅。大厅最里面是一座挂满了蛛网、积满了灰尘的戏台。追寻的目光无形地拂去轻轻的蛛网和厚厚的灰尘,仿佛看到了千百年前,西南边陲的茶马古道开始兴起、繁荣时,这里繁忙兴盛的景象。往来古道的云南各民族前辈们在这里驻马、息足,谈生意,做买卖的情景,无声地飘浮在眼前。客栈见证了云南各民族先辈们古道征程的风霜雨雪,往返古道的艰辛,生活的艰难。

炫目耀眼的艳阳热情如火,轻盈俊逸的白云在碧蓝深邃的天空中温情地絮语,悠远高亢的乐曲充满了向往,神秘的东巴文化,在心灵里肆意徜徉,在多情的微风催促下,在心灵深处镌刻了越来越清晰的印迹……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