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花谢花又开(短篇小说)  

2017-01-01 16:09: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民无力地半倚在窗户边的病床上,苍白的脸上满是不甘的郁闷和难以言说的悲哀;时而低头轻轻叹息一声,时而微微偏过脸,暗淡的目光无力地飘忽着。

宽阔明亮的窗外,一棵棵高大挺拔的白杨沐浴着金色的艳阳,两两对称地排列在干净整洁的水泥路两边。树上挤满了密密麻麻翠绿的叶片,渲染了一条凉风习习的绿色长廊。忽大忽小的东风里,叶片“哗哗”地低声吟唱着初夏的乐曲。愉快摇摆的叶片缝隙间,时而闪过几缕阳光微弱、胆怯的影子。一团团轻盈洁白的杨花不时随着清风优雅地飘飞着,勾画着暮春清丽淡雅的风韵,转眼就不见踪影。

白杨树下蜿蜒曲折的花坛里,间隔栽着一棵棵活泼可爱的杜鹃花和一丛丛枝条修长秀丽的迎春花。杜鹃花大概已经过了盛花期,茂密的枝叶里间或点缀着一两朵艳红的花朵,宛如躲在母亲身后娇羞可爱的小女孩。

不知不觉,眼前渐渐暗下来。建民一愣,不知何时明亮的阳光已经不见踪影,满天奇形怪状的阴云在呜呜的东风里迅速幻化着。建民又是轻轻一声叹息,失神地凝视着诡谲莫测的阴云,似乎看到了半月前的自己。

那天晚上,建民的心里宛如暮春时节疯长的花草,充满了勃勃生机和温馨的希望。上午,建民和女友一起完成了毕业论文答辩。答辩结束时几位评委老师满意的表情,不住的称赞,已经清楚地显示了他俩成绩都是优秀。

沉醉在暮春温馨的气息里,建民一脸的陶醉,一脸的幸福。为了庆贺毕业论文答辩成绩优秀,建民和女友手携手踏着夕阳金色的余晖,沐浴着温馨的晚风逛完大街,很自然地走进洋溢着温馨浪漫的情侣小吃店。

看着激情浪漫的女友,建民的心里宛如喝了蜜水。女友的父亲是位掌握实权的局长,开始时极力反对女儿和出身贫寒农家的穷小子私定终身,软硬兼施,逼迫女儿离开建民。但是,女友似乎铁了心,一味固执己见,深深地爱着建民。纠缠了将近两年,女友的父亲一声叹息,默许了这件事。论文答辩前,女友的父亲已经通过关系,提前给两人安排好了工作。

看着漂亮的女友,想着即将到来的工作,眼前一片灿烂的光明,建民醉了,沉醉在未来美妙的幸福之中。谁知,晚饭结束后还没回到宿舍,建民突然浑身不适,紧急赶到医院检查。

三天后,宛如晴空霹雳,振懵了建民和女友,尿毒症!突然到来的噩耗怎么也难以令人置信。不甘里带着满腹的疑惑,重新检查,结果依旧。

新的生活还没有开始,甜蜜和幸福还没有来得及体会,残酷的命运之神就狠狠地捉弄了建民一把。复查结果出来的晚上,建民强忍着内心的痛苦,极力装出无所谓的样子,微笑着安慰女友。女友微微低头,默默地听了一会,一脸平静、冷漠地看了看建民,然后带着几丝淡淡的愧疚,轻声说:“建民,不要怨恨我。不是我不愿意陪着你走过困境,你这样子,如果我还和你在一起,父母就要和我断绝关系。在你和父母之间,我实在无奈,只有选择父母。”说完,扭过头去,抹了抹眼睛,又转过身,平静地看了看近乎目瞪口呆的建民,机械地挥了挥手,背影就如一阵轻风,瞬间就永远消失在门外。

“轰隆!”一声惊雷,惊天动地,建民大吃一惊,猛然间看着窗外,外面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唉,阴云密布,必有大雨。骤然而来的狂风裹挟着大雨,一个劲地砸在树上,溅在地下。疾风暴雨里,偶尔夹杂着几枚青翠残破、不住颤抖的叶片、几朵可怜兮兮的鲜花,转眼间就随着焦急的水流匆匆远去。

目不转睛地盯着如注的大雨,目光湿腻腻地飘落到残破的叶片和凋谢的落花上,建民心里猛然一紧,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忧虑油然而生。

昨天下午,内心寂寞的建民,在温暖的阳光下,静静地坐在医院内白杨树下的花坛边,默默地盯着眼前的两朵粉红色的杜鹃花。风轻轻吹着,花朵在叶片间犹犹豫豫地晃动着,看样子随时有凋零的悲哀。想到自己的境况,建民不禁悲从中来,内心深处的酸水不知不觉汩汩而上,挤入眼眶;可是建民极力克制着。如诗如画的未来顷刻消失,但一味地悲伤、流泪也丝毫无济于事。

“大哥,你坐在这很久了,干啥啊?”

建民一抬头,是刚刚认识没几天的住在隔壁病房的病友小希,和自己一样也是一位尿毒症患者。看着一脸苍白的小希,以及陪在旁边面如秋水的小希的男友,建民微微笑了笑,略一沉思,回答:“没事,随便看看吧!”

看着小希和男友慢慢远去的背影,建民的心里渐渐沉重起来。住院以来,建民在走廊里往来时就注意到了小希的男友每每在小希休息时,总是目光茫然,呆呆地坐着发愣,时而深深地叹息几声。触景伤情,自己的爱情经受不住病魔的折腾考验,不知道这两位同龄人的爱情能否经得起残酷现实的考验?

眼前似乎亮了起来,建民一看窗外,瓢泼的大雨和浓浓的乌云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得杳无踪迹。碧蓝如洗的天空,艳阳愉快地挥洒着热情的光芒,朵朵洁白的云彩轻盈自在地飘逸着。心灵深处的惦念牵扯建民慢慢地起床,轻轻走出病房。路过隔壁小希病房时,建民有意放慢了步子,扭头看了看里面。小希一动不动地睡在床上,看样子好像睡着了;她的男友好像在忙碌着。看着寂静的病房,建民默默地走过去,向着昨天下午遇到小希的花坛边走去。

水泥路边高大的白杨树好像在无声地哭泣,不时滴下点点泪珠。路面上满是浑身泪水的破损叶片和零落的残花。走着看着,建民的心里越来越沉重;努力拖着有些虚弱的步子,有些摇晃着走到心里惦念的花坛边,渐渐亮起来的眼睛在翠绿的枝叶间搜索时,渐渐黯淡下去。昨天下午见到的似乎有些悲哀的两朵杜鹃花,在刚才的暴风骤雨里已经不见踪影。

翠绿的枝叶间湿漉漉的空隙无声地进入建民的心里,慢慢地扩张开来,化作了一股难言的惆怅,茫然的目光飘忽不定地四处寻觅着。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落红随风,难寻遗踪;也许已经随风飞到天尽头了吧。

木然良久,恍恍惚惚间心里一直难以平静,似乎觉得一定有事发生;仔细想想又觉得十分茫然,就像身边偶尔飘过的清风,明明白白地感受到了,可就是一丝踪影也看不到。低着头慢慢地徘徊了一会,肚子里隐隐约约地开始抗议,建民又无奈地看了一眼花坛里似乎在流泪的杜鹃,拖着无力又有些僵硬的步子,机械地往病房里走去。

越往里走,内心深处的忧虑宛如眼前的阴影,越来越浓。临近小希的病房时,内心的忧虑牵扯茫然的目光轻轻飘过去,藏在心里的忧虑无声地变成了现实。

小希坐在病床上,右手拿着一张纸无力地落在雪白的被子上,低着头披着乱发嘤嘤地哭着,男友已经不见踪影。

建民一怔,随即凑过去,坐在小希身边,一边温言细语地劝说,一边好奇地瞟了一眼小希手里的纸条。

温言细语地劝说了好久,小希才泪眼朦胧地微微抬头,看了看建民诚实善良关切的目光,慢慢地抬起右手,把纸条递到建民眼前:

“小希,不是我不想陪你一生一世,也不是我无情无义。只是,你的病何时是个头啊。再说,即使你的病好了,你的身体状况能够允许你生孩子吗?我是家里的独子,不能传宗接代,我无法面对父母的无奈以及整个社会讽刺的目光,我无法向他们交代啊!”

建民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感情,预料之中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倏忽间心里反而有些释然。可是,刹那间心里闪过一念,失恋的打击,病痛残酷的折磨,可能拖垮的家庭;死亡的阴影,对于一个花季女孩实在太残酷。这个柔弱的女孩还能够挺过去吗?

晚饭后,夜色渐浓。斜倚在病床上的建民迷迷糊糊间忽然一惊,不知道小希在做啥,这个柔弱的女孩会走极端吗?顺手一抹,脸上已经满是细密的汗珠,心里暗叫一声不好,随即迅速起床穿好衣服,喘着气、大踏步向着楼顶爬去。

楼顶的一幕让建民倒吸了一口凉气,阑珊的夜色里,小希消瘦的背影宛如一尊雕像,静静地站在围栏边。建民连忙喊了一声“小希!”随即喘着粗气,一个箭步奔到小希身边,一把拉住小希冰冷的手,急速地喘着气,千言万语仿佛在霎那间涌到喉咙,似乎想顺着喘出的气一起出来,却怎么也说不出一句话,只是紧紧地拉着小希的手,努力地往回走。

小希先是一惊,看清建民后,也不挣扎,泪水宛如泉水一般汩汩而出,嘴里喃喃着:“没了,什么都没了!活着还有啥意思啊?”

仿佛是豁然开朗,顺着小希可怜无助的话语,建民不顾气喘吁吁,把自己曾经的恋情以及因为患尿毒症被女友无情抛弃的遭遇和盘托出。

说到伤心处,建民泪水连连,哽咽着断断续续。听着听着,小希的眼泪渐渐没有了,满脸的惊讶,同是天涯沦落人啊;刚刚封闭的心扉,渐渐打开。

小希毕业于一所商业专科学校,和男友在一起已经在社会上闯荡了一年。正在齐心协力规划蓝图、奋力拼搏时,小希却意外地祸从天降。同样的病情,同样的被抛弃的遭遇,同样的心灵历程,在满天灿烂的星光里把两个年轻人第一次拉到了一起。

从此,两人都开始专心化疗。每次吃饭时,要么相互喊着两人一道亲亲密密地来到食堂。偶尔,小希觉得疲倦,建民自觉地带一份小希喜爱的饭菜,坐在小希的病床前,看着小希吃完。治疗的空闲,建民常常约上小希,并肩在医院里散散步,谈谈心,或者设法找来一两本小希爱看书籍,帮助小希度过空虚寂寞的时光,同时更是希望小希从书本中得到生活的力量和勇气。

建民和小希的交往越来越多,感情与日俱增;相互鼓励,相互帮助,两人之间的话语越来越多,两颗年轻的心灵越靠越近。

中秋时节后的一天清晨,第一缕金色的阳光欢快地洒在病房里时,沉睡了一夜的小希刚刚睁开眼睛,就看见建民双手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苍白的脸上溢满了幸福,清如秋水的眼里脉脉含情,微笑地站在面前。

小希的脸一红,刚要问,建民已经凑上前来,双手捧着玫瑰递给小希,温情地说:“小希,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还有,我正式请求你和我一起面对人生所有的磨难,共同度过我们美好的人生!”原来,在交往中,建民已经牢牢记住了小希的生日。昨天,建民在自己有限的积蓄中拿出钱瞒着小希在附近的花店预定了一束红玫瑰,今晨按时送来。

小希的脸红了,宛如窗外绚丽的朝霞。附近的病友们得知,纷纷笑着赶来,病房里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衷心的祝福声。在死亡的威胁来临前,还能够心心相印地相爱一次,这既是缘分,也是上天特别是的眷顾。小希含笑接过玫瑰,顺势起床,靠近建民,微微眯着眼睛,深情地吻着建民。建民凑过去,旁若无人似的一把抱住小希,久久不愿松开。

也许是可怕的病魔也害怕纯洁的爱情,凛冽的寒风吹来的时候,建民和小希的病情慢慢地稳定了一些。为了节省不必要的开支,两人经过一番商量,决定出院,根据医嘱按时回来检查、治疗。

出院那天,寒风凛冽,但是阳光明亮地照耀着。看着寂静的花坛,看着落光叶片的杜鹃在寒风里不屈地挺立着弱小的枝条,一副不屈不挠的样子,建民默默地念叨,现在杜鹃花虽然凋零了,但是一定会再次绽开。

建民和小希简单思索一番,直奔城郊,很快就以每月一百元租了一间小房子安顿下来。第二天,两人就一起出门捡破烂、收废品,做这些事情不需要太费力气;而且可以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自由支配时间,累了就休息一会,或者在家里歇几天。日子虽然过得很清苦,而且寒风凛冽,时常雨雪交加;但是两人互敬互爱,相濡以沫,布置得温馨浪漫的小房子里时时飘荡着幸福欢乐的笑声。

爱情是神奇的,爱情可以创造奇迹,有爱情的地方一定会有奇迹。由于建民和小希两人都很注意吃药和治疗,注意休息,兼之有着爱情甜蜜的滋润,第二年春天到来的时候,小希的身体越来越好;在外面奔走半天,原来几乎是不可能的,现在居然不觉得十分疲劳。建民恢复得虽然没有小希的好,但是精气神好多了。

慎重地思索几天,小希决定出去求职。建民担心小希身体吃不消,极力反对。小希听罢,微微一笑,温情地说:“建民,我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你放心,我会找合适自己身体状况的事情。例如说打扫家庭卫生,伺候老人,都不是花费力气的事。我会照顾好自己,再说,我俩已经约好了,要共同走完一生的。”

新春第一朵鲜花绽放的时候,小希如意地找到了一份轻松的工作,工资虽然不高,但是活儿很轻松,主要就是照顾一位八十高龄的孤寡老太太的饮食起居,每周打扫一次家庭卫生。老太太和老伴都是退休老教授,无儿无女,老伴因为得病已经去世十多年。老太太虽然年高,可眼不花,耳不聋,只是血压高,还有心脏病,身边非常需要有个照顾的人。

自从病情好转以来,小希十分珍惜和建民之间来之不易的真情,工作时,十分珍惜这份轻松的工作。她经常变着花样安排老太太的饮食,一有闲空,就宛如一只可爱的小猫温柔地依偎在老太太身边,细心观察着老太太情绪的变化,温言细语地说一些笑话,陪老太太聊天解闷。在晴朗的日子里,常常陪着老太太在小区里走走,到公园里散散步。看看满园盛开的鲜花,沐浴着和煦的轻风,享受着艳阳的温暖。老太太开始时紧缩的眉头,宛如眼前的花朵渐渐绽放开来。

原来,老太太也曾雇过几位小保姆,不过,不是做活马虎毛糙、敷衍了事,就是手脚不干净,甚至态度不好。现在遇到小希,老太太开始赞不绝口。付出的劳动得到了别人的支持赞赏,小希的工作做得越来越好,从未出现任何差错。

因为得知老太太患有心脏病,小希常常在不上班的时间也抽空过去看看,或者打个电话问候老太太几句。仲春的一天下午,心神不宁的小希匆匆赶到老太太家,看到老太太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连忙拨打120,陪同迅速赶来的医生,把老太太从鬼门关及时拉了回来。死里逃生的老太太越来越喜欢小希这位勇敢战胜病魔折磨、善良勤劳的女孩。

相处的日子长了,老太太慢慢地知道了小希和建民的经历,对小希喜欢的同时又增添了一份疼惜,常常自言自语地念叨着:“多好的两个孩子啊!年纪轻轻的就得了这样的病,老天爷真是太不公平!”

建民一如既往地捡破烂、收废品,小希悉心照料着老太太。两人根据医生的嘱咐,定期去检查,按要求服药。

一天,建民回到家里,小希正在忙碌着做饭。建民拎着破蛇皮袋笑眯眯地进来,一脸的得意,微笑着问:“猜猜看,今天我带回了什么?”

看着沉甸甸的旧口袋,小希明亮的眸子微微一转,然后斩钉截铁地娇笑着说:“我猜——一定是花!”

建民似乎有些吃惊,紧接着连连称赞:“我的小希,真聪明!真是心有灵犀,我俩心心相印!”打开口袋,两盆杜鹃正在盛开,粉红的花朵挤满枝头,氤氲成一片让人神迷的绚烂,宛如撷来一片绚丽的朝霞。

建民深沉又有些得意地说:“小希,去年年底出院时,我就说过,杜鹃花肯定会开的。”

时光在建民和小希幸福又平静的日子里,悄然流逝。看着盛开的花朵,不久又凋谢了;火热的夏天后,大雁在凉如秋水的秋风里翩然南飞,不知不觉间,又是雪花飘飘日子。建民和小希偶尔也在默默地思忖着未来。这样的重病,还有未来吗?也许没有未来,但是能够拥有眼下的幸福,就已经足够。因为经历了难以言说的心灵痛苦和病痛的折磨,能够艰难而又坚强地活到现在,已经实属不易。

又一个温暖的春天如期而至。一天,小希做完家务,温柔地依偎在老太太身边。老太太随手从沙发边拿过一个密封的大信封,温和平静地看着小希,慢慢地说:“孩子,我在世的日子估计不多了,最近总是梦到老头子在到处找我。我在世上已经没有亲人可以依靠,能够在暮年认识你,我真高兴。我离世后,你打开信封,按照上面说的做,我就放心了。不过,我在世的时候,你可不要打开。”略微喘了口气,老太太继续缓缓地说,“小希,你和建民都搬来住吧,反正房子空着。住在一起人多热闹些,相互照顾也方便些,好吗?”

看着健康状况越来越不如人意的老太太,凝视着老太太似乎带着祈求依赖信任的目光,小希略一思忖,郑重地点了点头,同时慎重地收起了大信封。

建民搬来后,三人住在一起的确方便多了。小希免除了来回奔波的劳累,屋里多两个年轻人,也温馨、热闹了很多。搬家过来时,建民念念不忘去年买的两盆杜鹃花;征得老太太同意后,把两盆杜鹃花小心谨慎地摆在客厅窗台上。看着舒展开嫩绿新芽的杜鹃,三人的脸上都绽开了鲜花般的笑容。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清晨,建民起床后赶到老太太房间里准备打开窗帘时,发现老太太神色有异,连忙喊来小希,两人仔细一看,老太太脸上凝固着幸福和满足,已经平静地离开了人世。

两人的泪水汩汩而出,慌忙中拿出老太太留下的大信封,匆匆打开一看,原来老太太的遗嘱,嘱咐建民、小希把她和老伴安葬在一起。同时细致说了安葬费存放的地方,还有十余万存款留给建民小希治病,另外是一份把房屋赠予小希的公证书。

看到这些,建民、小希放声大哭起来。

安葬好老太太后,异常疲劳的建民、小希决定在家休息几天。

一个清晨,碧空如洗,瑰丽温柔的霞光里胭脂似的朝阳冉冉升起。两人吃完早饭坐在明亮的客厅里休息,看着有了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建民、小希宛如喝了温暖的蜜水。恍惚之间,情不自禁地想起被命运狠心地扔到低谷时的阴暗和悲伤,建民唏嘘不已,眼眶湿润起来。目光轻轻飘过去,与小希柔情似水的目光轻轻一吻,建民温情脉脉地看着小希,动情地说:“小希,命运也许可以打倒我们,但是绝对打不垮我们。”看着小希一脸幸福的红晕,建民接着说,“将来的路不论多难走,小希,我都会紧紧地牵着你的手,在蓝天下,在艳阳里并肩向前走,携手攀登我们的人生巅峰。”

说完,两人温情明亮的目光一齐飞向窗外,蓝天下温暖明亮的阳光愉快地照耀在窗台边盛开的杜鹃花上,眼前一片迷人的灿烂。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1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