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相思枫叶丹(情感散文)  

2017-04-09 09:04: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然的相遇,蓦然的回首,决定了彼此的一生,只为眼光交汇的刹那。

——题记

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相思林简直就是一幅深秋时节色泽凝重斑斓、绚丽多姿的油画。

湛蓝的天空深邃悠远,几缕轻轻的白云仿佛闪亮的银丝镶嵌在蓝盈盈的温玉里。偏西的骄阳娇羞得宛如刚刚出生的小鹿,温情地透过渐渐稀疏的叶片,轻盈又多情地在林子里微微晃动着。

老章静静地坐在林子里一块平整干净的石块上,深沉的目光温情地注视着林子里一棵棵红叶如火的枫树。娇羞里带着丝丝凉意的西风轻轻过来,时而,几片深黄的叶片调皮地飞来;他仍然静静地端坐着,连额头上、眼角上岁月的年轮也好像凝固了,宛如一尊凝重的雕塑。偶尔,调皮的西风在他浓密里夹杂着几根银丝的头发上轻轻撩几下,他也像毫无感觉似的。

脚下,是一条潺潺流淌的小溪。大概是将要到水落而石出的季节,小溪里水位不深,清澈透亮、恍若无有。水底浓厚的青苔仿佛吸收了整个相思林的绿色,绿得凝重温润。时而可以看见一两条小鱼小虾宛如多情的少男少女谈情说爱一样,自在地在水底嬉戏着。

身边是鹅卵石铺成的小径,两边相互对称地栽种着两排一人来高的桂花树。两边林子里间杂着、和谐生长着十余米高的枫杨、白杨。最惹眼的是愉快地生活在林子里星罗棋布的枫树。骄阳下,西风里,一棵棵枫树宛如一束束熊熊燃烧的火把,照亮了莽莽苍苍的相思林,也好像照亮了老章的心灵。

老章很喜欢枫叶,大概自懂事时就很喜欢好像孩子可爱的小手一样的枫叶。自从他独自带着女儿过日子时,每次看到女儿笑盈盈地挥着小手,恍恍惚惚间,他就好像看到了火红的枫叶在轻轻摇摆。深秋时节,满树的枫叶简直就是一束燃烧的火把,天地之间顿时都会亮堂起来。想起曾经学过的“霜叶红于二月花”后,对枫叶就更加喜欢了。

忽然,老章的目光疑惑里带着惊奇迅速地聚集起来,轻盈地穿过并不浓密的树丛,聚焦在不远处一棵燃烧着激情的枫树下。

枫树下淡淡的光影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女士。衣着虽然看不出时尚,却显得朴素优雅。

骄阳慢慢地西下,西天渐渐变得绚丽多姿。西风阵阵,一股股凉意肆意流淌。隐隐约约间,似乎听到枫叶“哗哗”的声音。那位优雅的女士一直也是一尊雕像,一直侧着脸,不知什么紧紧地吸引了她的目光。老章的目光一热,目不转睛地欣赏着眼前美丽优雅的画面。

骄阳越来越红,越来越低,恍若一团硕大的胭脂悄悄地隐入林子里,林子里树木瞬间凝重肃穆。西风渐渐强了,几枚火红的枫叶优雅地穿过树丛,轻盈地勾画着深秋的风韵,多情地飞过来。微微一愣,老章学着少年的顽皮,伸出手去,希望接过一枚。几枚枫叶翩跹着,舞蹈着,像是在和他玩笑,在他的身边调皮地绕了一圈,就悄无声息地落入小溪。小溪里激起几圈微微的涟漪,还没扩散,就消失在缓缓流淌的小溪里。

“你很喜欢枫叶吧!”

蓦地一愣神,老章发现那位女士已经笑盈盈地出现在面前,来得那样突然,就好像她说的话,让他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我早就看到你了,你一直都在注意着我。”

老章心里一惊,既因为一点小小的心事被点破,也因为她意外地出现在身边。他心里一喜,瞬间调整好情绪,礼貌地向着她轻轻一笑,一眼瞥去,女士和他年龄仿佛,并不漂亮,但气质高雅;身材颀长苗条,显得娴静优雅,宛如秋日的骄阳里一株静静开放的芙蓉花。看样子也是一位热爱生活的人。

心里虽然有被看穿的微窘,脸上却丝毫也未显现,耳朵里温暖得如同骄阳的话语瞬间顺着迅速流淌的血液沉淀在心灵里,酝酿出满心的温馨和微微的希望,顺着她的话语,带着丝丝得意,微笑着答道:“自小就很喜欢这小手样的枫叶。可以看出,我俩至少有一个爱好相同。”

这时,老章才看清了面前的女士。优雅的神态,盈盈的笑脸,好像一直就藏在心里,生活在身边。不知怎的,明明是一位陌生人;恍恍惚惚中,总觉得和她一直生活在一起,从来就未曾分离过。一种亲切感宛如清亮的山泉,在心灵里轻快地流淌起来。

“不知怎的,我小时候就喜欢火一般的枫叶。不知是那时冬天缺吃少穿的寒冷,还是抑制不住对父母的思念。看到火红的枫叶,我都会萌生出一些异样的情感。”

老章的目光怔怔地有些失神,女士莞尔一笑,轻得就如骄阳的光。轻轻的笑声毫不留情地把老章从浅浅的沉思里拉了回来,脸上有了丝丝很容易察觉的尴尬,连忙岔开话题,似是在对着面前的女士,也像在自言自语地炫耀: “自古以来,有关枫叶的诗词佳句真不少。”

“眼前的情景有些像李后主的几句词: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看着远处袅袅升起的炊烟,脚下轻轻流淌的溪水,老章心里一惊,刚要说出这几句词竟然让这位女士先说了,敬佩的心灵牵扯着手臂顿时伸出去,竖起大拇指,连声赞叹:“佩服!的确就是这样的意境。”

女人的虚荣心普遍强于男人,这位女士也似乎毫不例外。几丝红晕迅速涌上她并不年轻但很优雅娴静的脸上,她不禁微微偏过头去,看了看不远处的枫树,绚丽的霞光轻轻笼罩着,火红的枫叶上似乎微微闪现着迷人的神光。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该回去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老章轻松得意地一笑,带有一些狡辩道:“正是因为接近黄昏,夕阳才会无限好的。”说完话,似乎有些吃惊。不知不觉之间,他们已经到了相思林附近的车站。老章心里很有一些不舍,怅然若失的神色清晰地显露出来。可是,萍水相逢,刚刚见面,老章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理由挽留她。

看着女士优雅地转身的刹那间,老章的脑子里似乎灵光一闪,赶紧上前几步,带着恳求,有些结巴地问道:“认识你我很开心,耽误您一分钟时间;我很冒昧地请求你一件事,可以吗?”

迎接着老章目光里的渴望和真诚,女士略一沉思,又是莞尔一笑:“佛家的教义上说,前世五百次回眸才会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按照佛家的话,我俩也许前世的确还有些缘分吧。”略微停了片刻,看着渴望越来越浓的目光,带着狡黠的神色反问:“我知道你想请求啥事,你是想要我的联系方式,日后在家里要是遇到了不顺心的事情时想起了我,就找我诉诉苦,倾吐烦心事,对吧?”看着目瞪口呆的神色,女士仍然一脸的笑意,不慌不忙地说,“现在人们普遍喜欢玩微信。我也会,可是不喜欢。我用惯了QQ联系,我把号码告诉你吧。你要是觉得有必要,就加上。忘记了,就随缘。”接着她慢慢地说出一串数字,老章用手机迅速记录下来。

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女士优雅的背影已经远去,很快就消失在一辆中巴车上。顿时,一股浓浓的怅然若失的情绪,就像越来越浓的暮色,迅速地笼罩过来。

回到家里已经是第二天,老章迫不及待地登陆了QQ,输入号码很快搜寻到了她。她果然真的喜欢枫叶,看着页面上瞬间闪出她的网名“相思枫叶丹”,心里一动,和自己的网名“枫叶的相思”竟然如此一致;点击了加好友后,老章就静静地等待着,仿佛初恋的青年紧张又焦急万分地等待着和女友第一次见面。可是,女士的头像一直都是黑白的,是不是在隐身呢?

带着深深的好奇以及丝丝忐忑不安,老章小心翼翼地进入了女士的空间。空间的文章不算多,但都是原创。好奇地点开一篇描写秋景的散文,一口气读完,老章不由自主地再次伸出大拇指。不一会儿,老章就看了几篇,文辞清丽,意境优美。带着探究的好奇,看了看她的地址,竟然在离他二百里开外的一座城市。老章心里慢慢地生出一些淡淡的失落,一股轻轻的惆怅涌上心头,眼里顷刻间有些迷茫。

转而一想,老章心里又有些释然,说不定这地址是假的。网络上的话,向来都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朦朦胧胧里,老章觉得眼前隐隐约约地闪出一枚枫叶,火红的枫叶。他轻轻一笑,枫叶似乎也在微笑。不是枫叶,而是邂逅的女士在调皮地微笑。

发出的申请犹如石沉大海,一直得不到回音,女士的头像一直是黑白的。老章心里有些焦急,有些怅惘,但更多的是等待。不知怎么的,老章觉得她说的是真的,不会骗人。或许是那位女士遇到了啥麻烦事,或许当时有口无心早已忘记了这事,或者是试一试我的耐心到底多大。这些念头交替着在心里翻涌。

其实,老章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婚后,相貌俊美靓丽的老婆就常常埋怨他不会挣钱。十年前,老婆歇斯底里地骂了他一通穷酸,只会码码文字,然后匆忙带着剩余的青春,在一个秋风萧瑟、黄叶凋零的日子里跟着一位常常亲密交往的大款一起失踪了。老章一连数日往肚子里咽着苦涩的泪水,慢慢地心死如灰,怕年幼的女儿身心委屈,也害怕心灵再次遇到无端的伤害,一直独身到如今。今年女儿外出读大学,家里只剩下他孤身一人。出门一把锁,进门一盏灯。可是现在,老章的心里似乎一点也不寂寞;因为,心里始终有一枚火红的枫叶在摇曳着。

在枫叶优雅地摇曳的诗情画意里,冬天第一场雪飘飘扬扬到来了,老章和朝思暮想的女士终于在QQ上见了面。那天看到女士的头像变成了彩色,老章喜不自禁,连忙点开对话框,好像多年不见的老友一般,亲切地问候了她几句。她丝毫没有客气,很开心地回答:这样看来,我俩前世回眸的次数也许还不止五百次。我叫阿玲,以后就叫我名字。

老章的心里又是微微一颤,虽然隔着屏幕,总是觉得阿玲就坐在对面,含情脉脉的眼睛微微眯着,一脸的温情。在阿玲的回应里,老章心里确信,他俩相距虽然足有二百里,实际上却只有薄薄的一层屏幕。

开始,只要说到家庭生活,阿玲总是说家庭生活很幸福,夫妻之间的感情很好。老章一直相信,因为是阿玲说的话。

摇曳在心头火红的枫叶,温暖着老章的身心,亲密地陪伴着老章度过了寂寞的寒冬,迎来了万紫千红的春天。春天瑰丽的朝霞,老章却明显地觉得,这些都没有心灵深处那枚枫叶火红的风韵。激情燃烧的夏天,老章丝毫不觉得烦躁,因为心灵深处的枫叶即将重新来到。因为,在逐渐的接触中,老章越来越清楚地感觉到了,阿玲的心灵也很寂寞。还在襁褓中的时候,因为哥哥姐姐多,家贫缺吃少穿,她就被无可奈何的父母送到了养父家。养父母待她疼爱有加,犹如亲生;可是,她依然抑制不住对父母的思念。

有次聊天时,阿玲好像十分无意似的,也好像是特意说出年轻时的一个秘密。年轻时一次晚上不慎醉酒后,衣衫不整稀里糊涂地硬是睡在一位平时并不喜欢的未婚男同事床上,过了不久她就有了身孕。不得已,她只好硬着头皮找那位男同事结了婚。从结婚时起,丈夫就一直有些瞧不起她。婚后不久,丈夫就提出和她分床睡。在孩子面前,她又得和丈夫亲亲热热。在外人面前,她和丈夫似乎十分恩爱。在她和丈夫的二人世界里,两人一直都是相敬如宾,也就剩下了相敬如宾。因为除了此之外,丈夫对她很少搭理。

阿玲的心灵深处其实十分寂寞。对此,老章有些欣慰,一股男子汉的豪情在心里陡然升起,瞬间也生出丝丝不安。可是,心灵深处一直在轻轻摇曳的那片枫叶,一直在温暖着寂寞的心灵。

转眼之间,又一个枫叶如火的季节翩翩而来。老章早就迫不及待,但一直按捺着几乎躁动起来的心灵,因为理智清清楚楚地提醒他,人到中年万事休,不要把自己的不幸嫁接到其他人的命运上。真正喜欢一个人,特别是爱一个有家庭的中年女人,应该衷心地祝福她,千万不要打扰她平静的生活。可是,另一个声音一刻不息地撺掇着他,见一面,啥事也不做,不伤害她,也没啥要紧的吧。

大概是看到老章虽然含蓄、可是话语里跃跃欲试的神色,阿玲在屏幕的那边略微沉思了一会,先是调皮地笑了笑,接着说,有缘千里来相会,何况我俩相聚仅是一千里的五分之一。我俩事先不约定时间,就像去年的偶然相遇。若是再次不期而遇,那么,我们前世的回眸就不知道有几千次了。

老章心头猛跳起来,连忙发了个笑嘻嘻的头像,也调皮地答道,一定遵命!

相思是美丽的,相思也是浪漫的。在枫叶如火的深秋,相思似乎也得注意,燃烧的确壮观。然而,燃烧后,就只剩下一滩黯然的灰烬。

但曾相见便相思,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用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仓央嘉措的话不时在耳边萦绕。相见不如思念这话在他不住地在心灵里闪现,但是摇曳的枫叶诱惑力实在难以抑制。

那一天,细雨霏霏,西风无情。这样的日子,阿玲一定会呆在家里,不会出门。就选这个日子,如火的枫叶一直在他的眼前轻轻摇曳着,诱惑着老章寻梦的渴望,细雨霏霏里的枫叶,就是最美的梦幻。老章忧心忡忡却又不顾一切地赶了过去。

近了,近了,心中的相思林在濛濛的细雨里如诗如画,又恍若一个轻盈美妙的梦幻。一棵棵枫树宛如一束束火苗,在细雨中燃烧。踏着依稀熟悉的鹅卵石小道,清澈的小溪多情地捎带着一枚枚火红的枫叶,在轻轻絮语。小道上静静地躺着几枚红红的枫叶,仿佛睡在大地母亲怀抱,一身的轻松恰意。偶尔,一阵凉风过来,几枚红红的枫叶带着湿腻腻的喜悦,轻轻地缠绕在身边。

看着,走着,老章渴望里带着疑虑的目光里闪出了越来越多的惊讶和喜悦,渐渐地凝聚在心灵深处惦记的一棵宛如火炬的枫树下。树下,伫立着一位依稀熟悉的身影。

老章心里一阵狂喜,不顾一切奔过去。阿玲慢慢地回过头,看到老章,并没有丝毫惊讶,随即莞尔一笑。

老章迅速拉过阿玲冰凉的手,紧紧地握在胸前;温情地盯着她微笑的脸,动情地说:“你来这里很久了吧,头发、全身的衣服都湿了。”说话间,他轻快地撑起一把雨伞罩在上面。阿玲很自然地轻轻挽起他的胳膊,就像一对亲密无间的恋人,目光里流淌着一缕缕柔情,迎接着他目光里一股股怜惜。他俩就如两尊亲密的雕塑,久久地伫立在霏霏细雨里。

不知过了多久,林子里慢慢地暗了下来。老章举着伞,阿玲仍然挽着他,缓缓地走出相思林,一步步地来到林子附近不远处的宾馆里。

晚饭时,老章就读懂了阿玲眼神里的渴望。老章心里一动,一股原始的异样的冲动迅速涌上心头,就如火红的枫叶在内心里迅速燃烧起来。老章怕阿玲看出心事,连忙低下头,几口吃完碗里的饭菜,又往她的碗里夹了些菜,温情地劝道:“趁热吃了吧!今天你淋了雨,吃完饭,回到房间早点休息。”阿玲轻轻一笑,微微点了点头。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老章看看已经将近十点,就迅速地洗了澡,躺在柔软的席梦思上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阿玲优雅的影子,如火燃烧的枫叶,不住地在眼前翩跹。身上,原始的冲动又开始了。

迷迷糊糊间,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翻看一看,她发的,很简单很明了的几个字:过来,我冷。

心里将要熄灭的火苗“轰”地一声燃起,老章一跃而起,穿着内衣正在穿鞋的时候,猛然间好像凝固了。阿玲感到冷,不能不过去照顾。从简单的话里来看,绝对不只是身上冷需要照顾。这话看起来婉转含蓄,蕴含的意思实在太清楚不过。夜深人静的时候,很有一些感情的孤男寡女身处狭小陌生的环境肯定会突破理智的防线。孤寂的黑暗里,人的感情往往最容易冲动。激情燃烧后就是伤害,影响双方纯真的感情以及稳定宁静的家庭。不过去帮忙的话,阿玲一定冷得受不住,很容易伤风感冒。一位弱女子在外生病也是很可怜的。知道她遇到困难却不出手帮忙,阿玲肯定会很失望很伤心。怎么办?无意间伸手摸摸额头,满是细密的汗珠。正要擦汗时,忽然看到桌上的空调遥控器,老章大喜过望。

随即老章拿着空调遥控器悄悄过去。闪身进门的刹那,见到阿玲只穿着胸罩和内裤,眼里露出深深的喜悦和渴望。老章的心猛烈地跳起来,似乎瞬间就要窜出喉咙。老章装作没看见的样子插上空调的电源,迅速调好温度。瞬间,一股股暖流匆匆窜出来,小小的房间里处处氤氲着迷人的温暖。老章偏过脸看看满面红晕的阿玲,微笑着说:“不冷了,你休息吧。”说罢,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随手带好门。

回到房间,老章已经恢复了平静,随即关灯眯着眼睛睡下。朦朦胧胧间心里一惊,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绚丽的朝霞映红了天空。

老章连忙起床,走出门外;看见阿玲已经精心梳洗打扮了一番,显得优雅从容,站在走廊里。看到老章,阿玲一脸温馨的笑意,轻轻过来,像是欣赏,也像是带着释然的轻松,微微调侃着:“你真得是一位谦谦君子!”

胭脂似的朝阳已经愉快地飘浮在梦幻般的相思林上。一棵棵枫树在深秋美妙的轻梦里宛如一束束燃烧的火苗,轻轻摇曳着。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9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