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血染的朝霞 (传奇小说)  

2017-05-21 14:00: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上,蓝莹莹的,蓝得好像蕴藏着无限的神秘。朵朵云彩,轻盈洁白,白得耀眼炫目。午后,红艳艳的太阳四射着火一般的激情,毫无保留地倾泻着。一阵阵或强或弱的南风,肆意地撩拨着遍地蓊蓊郁郁的草树。一望辽阔的天底下,宛如一座巨大的火炉。

我,一只刚刚做了两个月母亲的梅花鹿,焦急茫然地奔波在齐腰深的草丛里。肚子里早就“咕咕、咕咕”地叫着,青翠可口的嫩草,随处可见。不管走到哪里,随便低下头,就可以吃几口,应付一下肚子里不断的抗议。可是,一路走来,心里却越来越焦急,越来越惊慌。因为,我刚刚两个月大的孩子,一只小梅花鹿不见了。

渴望、焦急的目光四处搜寻,始终不见孩子的踪影。阳光越来越炽热,到处乱窜的南风也好像变得十分惊慌。

孩子会在哪里呢?四周围是一片略微向西倾斜的空地,绿茵茵地一直向南延伸着,看不见尽头。哦,往西边去似乎有一条白色的飘带,那是一条小河。孩子出世那天是个雨天,会走路的时候,一直喜欢玩水,而且非常调皮,不听话。稍不留神,就会从眼前消失。

唉,在草地那边要不是有些头晕,侧躺在一块柔软的草丛里闭目养神一会儿,孩子肯定是不会丢的。

大概有了一线希望,心里略微轻松了一些,这时才感觉到头上、身上全是汗。不少性急的汗水匆匆忙忙地聚在一起,汇成了小小的河流,无声地滴落在身下的草丛里,转眼就不见踪影。

忽然,头上、身上出现一阵阵刀割一般的疼痛。惊慌失措地回过头瞅一瞅,呀,美丽的花衣裳上满是斑斑血迹,汗水、血水掺杂在一起。一定是刚才匆匆忙忙地穿过那片荻草时弄伤的。原以为初夏时节的荻草修长的叶子不会像秋天时锋利,谁想到刚刚长高的荻草竟如此厉害。不过,当时见到孩子没了,也顾不得那样多了。不好,孩子细嫩的身上肯定也受了伤。找到它,可得好好在伤口上舔一舔,安慰安慰孩子。

天太热了,浑身上下汗得好像从水里钻出来似的。大概也是见到了水的缘故,骤然间觉得口渴得特别厉害,嘴里干巴巴的,喉咙里好像干渴得要冒烟。人们可以望梅止渴,我为啥不能望水止渴?再口渴也不要紧,只要能找到孩子。孩子,到底在哪里呢?你会不会遇到可恨的红狼?你也像妈妈想你一样想妈妈吗?

渐渐地,小河越来越近;再忍一忍口渴,快跑一会就要到了。

忽然,一阵阵火热的南风里似乎有一丝丝异味,尽管很微弱,就像遥远的天际传来的渺渺乐音。气息是那样的熟悉,那样温馨,对,这是我孩子的气息。孩子就在前边的草丛里,不,一定在小河边玩水。因为,刚刚嗅到的气息里很明显地氤氲着淡淡的水气。

欢欢喜喜地跑过去,离河岸越来越近,却仍然看不见孩子的身影。怎么找到孩子?唉,真是急糊涂了,呦呦鹿鸣,食野之苹。喊几声吧,孩子一定会听见妈妈的呼唤声。

满怀着希望急切地昂起头,喊了两声,不远处水边的芦苇就开始晃动。孩子就在那里,对,孩子的气息就是从芦苇缝里飘出来的。

真是个调皮十足的孩子,看到我急急忙忙地奔过去,孩子清澈如水的眼里溢满了喜悦,调皮劲十足。大概是看到了我焦急的神情,孩子却故意倒在浅水里,随后又踉跄着站起来,满脸温馨地挨到我身边,在我的肚子上反复地摩挲着。一股甜蜜和满足宛如电流一般迅速传遍全身,满腔的柔情潮水似的涌上心头。原来想责怪孩子几句,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一边爱抚着孩子,一边匆忙间喝了几口清凉的河水。河水真甜啊,难怪孩子躲在这里贪玩不愿意离开。也就在这时,我才感觉到肚子里饿得厉害;可是丝毫也不用为午餐发愁,尽管红日已经偏西了。

吃饱了,喝足了,还没来得及高兴,刚刚喝下肚子的河水的冰凉早已浸润了身心。反反复复地看看四周围草地里,处处都是空荡荡,无边的空旷很快就溢满了全身。清晨一起出门的伙伴们一个也不见了。怎么办?赶快回家去吧,伙伴们肯定已经走在回家的路上,或许已经到了夜晚里大家栖息的那一片空地。

渐渐落下的太阳慢慢地红了脸,好像满心的害怕。赶快走吧,“日之夕矣,羊牛下来”,回家的路还有好一段呢。孩子真是调皮,可这个岁数也正是调皮的时候。

“孩子,快和妈妈一起回家吧!已经不早了。”心里很焦急,也很慌张,可是不能表现出来,吓了孩子可不得了。

在前边一边走着,一边用腿脚和身体帮助孩子拨开茂密的草丛,自己的身体划伤了,千万不能划伤了孩子的身体。孩子还很小,细皮嫩肉的,划破了皮肉流血伤身体。

一步步地艰难地在草丛里跋涉,好不容易走到一处凸出的土坡上,右边是一大片凹陷的空地,像是一处不大不小的盆地,盆地东边不远处隐隐约约像是一条悠长的山涧。空地的左边和前面是一片蓊蓊郁郁的灌木丛,和遍地的青草几乎融为了一体。这样的地方最容易出现危险,不过早上来的时候,伙伴们多,常常在这里活动的红狼不敢贸然下手。现在自己身单影只,还带着幼小的孩子,若是遇到红狼可就危险了。

真是越着急越容易出事。调皮的孩子趁我不备,一头窜到下边的草丛。我连忙冲过去,好容易把孩子带回来,还没来得及数说几句,一丝淡淡的异味悄无声息地飘飞过来。细细一品味,不好,异味有些熟悉。脑子迅速地旋转着,还没想起来是谁,无声地飘来的异味慢慢地浓了。看样子,可怕的东西正在隐蔽着向我靠近。

催促着孩子赶快向前赶路,奇异的气息居然越来越浓。心里的担心害怕已经成了不可改变的事实,刚刚嗅到的是我们梅花鹿家族的敌人红狼的气息。红狼虽然体型小,乍一看也很瘦弱,可是喜欢集群活动,每次出动觅食最少都有三五只。

坏了,虽然还没看到,但可以肯定,红狼就在前边不远的地方;估计已经嗅到了我们母子的气息。只是太阳还没落山,或者是它们还没摸清虚实,不敢贸然袭击。若是单身一个,脱身估计都成问题,何况还带着弱小的孩子。看来,想摆脱红狼顺利脱身肯定困难重重。人们都非常害怕森林之王老虎,可是人们还是很坚定勇敢地说什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为了尽快回家,让孩子回到安全的地方,心里不论怎么害怕也得继续往前走。

心里惴惴不安地走着,不谙世事的孩子一直蹦蹦跳跳。我却无暇欣赏,隐藏着胆怯的目光不住地在前边的草丛里搜寻着。

忽然,极不愿意见到的身影在前边远处隐蔽着向这边无声地包抄过来。看草丛起伏的样子,大概有三只。这些凶残狡猾的家伙一定早就嗅到了我的伙伴们回家时留下的气息,看到伙伴们一大阵不敢下手;可是饥饿迫以及它们内心的残忍和狡猾促使它们堵在我们家族成员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漫无目的地等待着可能的机会。

已经不可能继续向前走了,因为前边是一条死路。我孤身一个还要保护孩子,怎么可能是它们的对手?

不得已,慌忙间回首来路,夕阳的余晖铺洒在绿茵茵的草地上,远远近近一片金光。干脆还是退到灌木丛对面的小盆地边缘去,在那里想跑虽说也不容易,可是偶尔有人从那边经过。人有时虽说喜欢乱吃乱喝,宰杀我的伙伴,喜欢喝我们的血;我们若是真正遇到了危险,还是会保护我们的。前段日子一位姐妹生孩子前,也是忽然遇到了三只极其不愿见到的家伙,看看不远处升起炊烟的地方,匆匆跑去,进了村庄孩子就出生了。三只红狼带着贪婪的目光远远看着围过来的人群,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孩子还是喜欢贪玩,一点儿也知道已经逼近的危险。带着它匆忙往回走,它竟然毫不在意,更加毫无焦虑,在草丛里走一会儿打个滚,爬起来继续小跑着,眼神一直山泉一般清澈无邪。

到了小盆地的边缘一处青草茂密的地方,我微微回头清清楚楚地看到,三个可恶的影子慢慢地融入了对面的灌木丛,它们一定是在等待时机。慢慢地思虑着,也许这三只可恶的影子还没看见孩子的身影,因为孩子矮小,身影一直在草丛里。若是它们看到了孩子,可能早就会发动攻击。因为我既要照顾孩子,又要对付它们三方面的攻击,肯定捉襟见肘、难以应付。现在最好的办法是把孩子的身影藏起来,千万不能让三个可恶的东西见到。

想到这里,脑子里电光火石似的一闪,我就势躺下,敞开温暖的怀抱,孩子玩了一整天,来来回回跑了那么远的路,一定会很累。真是粗心,刚才怎么没想到孩子累?

果然,刚才还蹦蹦跳跳的孩子立刻依偎在我怀里,可爱的小嘴在肚皮上温柔地蹭了几蹭,蹭到一只乳头,随即使劲吮吸起来,一股温馨溢满了全身。

一阵阵蜢虫宛如一团团淡黑色的烟雾飘荡在身边,缠绕在眼前。一只只气势汹汹的蚊子像是趁火打劫一样,不时在我身上叮一口。不论如何,不能让蚊子叮了孩子。孩子细皮嫩肉,蚊子叮了容易生病。不过这些都顾不上了,远处灌木丛里似乎在晃动,南风早就停止了。一定是那三个可恶可恨的家伙在商议着向这边运动。怎么办呢?西天,夕阳已经隐去红彤彤的身影。抬着头匆匆环顾四周,一个人影也看不见,这里本来就是一个偏静的地方啊。

无边的暮色宛如恐惧的暗影,无声地笼罩在周围。越来越浓的夜色渐渐沉重,慢慢地压在心头,压得我好像透不过气来。孩子今天真是太累了,依偎在怀里,嘴里衔着乳头吮吸着吮吸着,慢慢地就一动不动了;随后就传出轻轻的鼾声,估计它这一夜也不会睡醒了。

夜色朦朦胧胧,四周围静悄悄的。偶尔传来几声夏虫的鸣叫声,或者青蛙单调的声音,反而映衬得四野里格外寂静。不好,刮起了可恶的夜风,身上的气息正好飘到不远处的灌木丛里。得想办法转移目标,不然到那三个可恨的东西不顾一切地袭击过来,自身顾不上,孩子也保不住。孩子早已睡熟,这个时候悄悄地离开不会惊醒孩子。孩子还小,身上的气息微弱,那些东西大概嗅不到。

看着孩子温顺地躺在怀里,小脸上满是温馨、恬静。这时候离开,和孩子肯定是生离死别,想到这里心里更加难过。尽管难过也得尽快离开,不然,母子的性命都保不住。

屏住呼吸,尽量轻手轻脚地站起来,又故意夸张地做出大摇大摆的样子,轻轻地舒展开身腰。那三个可恨的东西一定牢牢地盯着这边,我站起来的身影它们一定看得很清楚。往哪边去呢?最好是靠近东边山涧附近,远离孩子保护了孩子,自己也许还有脱身的机会。

一边高抬腿,轻落步;一边不时悄悄地回头看看隐隐约约的灌木丛。黑色的灌木丛宛如一条阴沉沉的黑带子无声地收缩着,心里不禁阵阵发紧。

走出不远,回头就看到草丛中好像有影子在悄悄地向身边移动,心里害怕的要命,浑身不住地颤抖,还是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快步向前走着。

到了一处有些开阔平坦的地方,主要是离山涧不远了,回头仔细搜寻一番,黑影只剩下淡淡的一道。还有两条黑影哪去了?是不是孩子遇难了,不会的,孩子那边一点声息也没有。它们虽然狡猾,但一直嗅着我的气息,贪婪的目光一直盯在我身上。即使攻击孩子,也会有声响传来。正想往山涧边移动,山涧里黑乎乎的,一股抑制不住的恐惧迅速袭来。那两条黑影也许忍耐不住到别处寻吃的去了。

既然前边看起来充满了危险,不如就在这里静静地休息一夜。一来可以远远地照看孩子,二来等到明天的朝霞弥漫开来时,伙伴们就会来到这里。

今天真累啊!想到了休息,酸痛瞬间溢满了全身。虽然躺了下来,疲倦得两只眼皮直打架,可是内心的担忧与恐慌折腾着,一点睡意也没有。

不知什么时候,月亮已经挂在远远的天边。残缺的月亮像是被谁咬下了一大口,显得相当凄惨。惨白的月光胆战心惊地轻轻撒着。干脆一夜不睡得了,就和那道可恶的黑影比比心力和精力,熬到了黎明就有生的希望。

月亮渐渐升高,一脸的惨白,无精打采。看样子已经过了午夜,那道黑影就在不远处,看来它独自一个虽然凶残,可是身单力薄不敢进攻。

刚喘了一口气,那道黑影却箭一般直冲过来。自己虽然比它高大,但不知造物主是怎么安排的,全身没有一样是防身的武器。再说,在这里打斗也许会惊醒孩子。孩子不懂事,一定会闻声找过来,危险就会更大。人们常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还是跑吧,最好往山涧里冲。山涧中虽说黑洞洞的看起来很危险,但也是藏身的最佳之地。

脑子里迅速转动的同时,已经飞快地迈开了大步。迈步的刹那间,仍然不忘回头飞快地瞥了一眼孩子睡觉的地方。

飞跑的同时,身后的影子也闪电般地冲过来。转眼间,我已经冲进了山涧。惊慌的同时,也有了一丝欣慰。亲身跑进了山涧中,发现周围并不太黑,脚下弯曲的小径依稀可见。还没来得及高兴,前边的小路上,一左一右并排着两条让我心惊胆战的黑影。原来,那两只红狼并没有离开,而是悄悄地潜行到这里埋伏下来,静静地等待着我自投罗网。我慌慌忙忙中选择的其实是一条死路。

脑子里一闪,仅仅是一愣间,臀部已经被咬了一口。一股撕扯着的钻心的疼痛牵扯着我猛一回头,左前腿上又一股剧烈的疼痛袭来。

打不过,跑!我们家族里个个都是赛跑能手。只要能摆脱了这三道阴魂般的黑影,即使受伤也很划算。生命诚可贵,丧失了生命,就是失去了一切。

无奈打算得很好,可是无法实现。臀部的剧痛还在继续,光滑柔软的肚子上一阵撕裂的剧痛差点让我晕过去。我不能这样倒下去,一定要挣脱开逃命去,我的孩子还需要我照料。可是,三张狰狞的大嘴不住地在我身上乱咬着、撕扯着,怎么也挣脱不开。挣扎着挣扎着,慢慢地,我歪倒下去;头仍然不住地摆着,很想挣扎一番站起来。

真是力不从心,只觉得身上越来越软,满是血沫的嘴里迫不及待地大口喘着气。忽然,一道黑影猛地冲到我的脖子下,在下颌处猛地一口。我浑身一个激灵,头慢慢地垂了下去。

迷迷糊糊里,只觉得一股热血喷上了漆黑的夜空,慢慢地弥漫开了,化作了满天的朝霞。

血红的霞光里,我的孩子孤零零地徘徊在绿茵茵的草地上,一双清澈的眼睛里满是可怜兮兮的泪水,不住地四处张望着。

不远处,我家族的伙伴们扶老携幼,沐浴着清晨血红的霞光,像一片金色的祥云,向我孩子徘徊的草地飘然而来。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10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