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看花何必到婺源 (散文)  

2017-06-11 13:42: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像是蓦然回首的惊讶,好像是武陵渔人穿过落英缤纷的桃林、走过初极狭、才能通人的山洞后豁然开朗,也好像是山重水复疑无路地徘徊了一番突然柳暗花明又一村一样,工作生活了三十余年的山乡的春天竟然如此美丽,使人沉醉。

清晨,一阵阵悠长婉转,清脆嘹亮的鸟鸣很快就融合为一曲喜气洋洋的晨曲。玫瑰色的霞光好像应和着多情的鸟鸣,喜滋滋地铺满了东方的天空。碧蓝碧蓝的天空瞬间也好像氤氲着清新舒畅的喜气,一片片轻盈的白云披着金色霞光悠闲自在地飘逸着。

微微的晨风带着一缕缕让人喜爱的清凉,轻轻地弥漫开来。静静地笼罩在山坡上的乳白色雾岚,在微风里柔柔地舒展着妙曼的身腰,一副心满意足的舒适和慵懒。微风阵阵,柔情万丈的雾岚慢慢地舒展着,飘逸着。不一会儿,在金色的朝阳里,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知落进了山坡上枯黄返青的草丛,还是轻轻地飘飞上了天空,化作了美妙多姿的云彩。

山坡上,四季常青的苍松,或许是经过了冬天严寒冰雪的历练,此时显得更加郁郁青青。墨绿色的松针浓得好像稍微不小心就会滴下一点浓绿。浓绿的松针心里,一簇簇嫩黄色的新芽正迫不及待地向外努力生长着。

沉寂了一个冬季的灌木丛上,一点点嫩绿,或者绛红色的新芽上挂着一点点清露,在晨光里晶莹闪亮,渲染出了一个个小小的七彩的光晕。原来无力地躺在草地上,看似柔软无力的一根根漫长的藤蔓,也不失时机地透出生命的绿色,萌生出一枚枚嫩芽,渴望着再次攀缘着灌木,昂首在山坡上吟咏。

枯草丛里,一根根细长苗条的青绿已经慢慢地连成一片,冉冉地遍及山坡,一直向四处延伸着。清风拂来,遍地的青绿随风起舞,妙曼动人。

绿茵茵的草丛里,一朵朵五彩缤纷的小花好像春天清澈闪亮的眼睛,也好像是新春天真无邪的微笑。漫山遍野的草地上,最显眼也是最多的是一朵朵金黄灿烂的蒲公英花。蒲公英开得最早,真是一花开放百花来。想着成熟以后的蒲公英的种子宛如一把把轻盈的小伞,思绪不禁轻轻地飞扬起来。

一望无际的田野上,轻梦似的雾霭在轻轻的晨风中、金色的阳光里悄悄地隐去了身影。在凛冽的寒风里、皑皑的白雪下依然吟唱着生命不屈颂歌的麦苗和油菜,在已经酥软的黑土里,经过春水温柔的滋润,阳光温暖的抚爱,鸟鸣声多情的呼唤,仿佛在一夜之间就焕然一新,“蹭蹭蹭”地疯长着。生长的由衷喜悦伴随着成长必然经历的轻轻呻吟,在轻风里迅速地蔓延开。迫不及待的一片片油菜已经催促着早已孕育出了一簇簇嫩黄色的花蕾,得意洋洋地顶在上头,调皮可爱的花苞已经绽放出一片片鲜艳明亮的黄花,喜滋滋地看着朝阳,迎着晨风。放眼看去,一朵朵明黄色的花朵,亲亲热热地聚集着、融合成无边无际的花海,温情地铺在万绿丛上,耀眼闪亮,惹人赞叹不已,怜爱无限。

纵横交错的田埂早就变得松软,一脚下去就是一个深深的潮湿的脚印,随后就是一股股轻轻的气息。寂寞冷清的枯草丛里,一棵棵嫩芽舒展开苗条的身腰,轻轻吟诵着春天的乐曲。除了一朵朵金黄色的蒲公英花,一丛丛深绿浅绿丛里,一朵朵淡蓝色的小花宛如星星洒满在散发着泥土气息的地上。亲亲热热地连接着田地的一条条沟渠里,清澈闪亮的水流伴随着野花清淡的香味、青草鲜嫩的气息潺潺而去。一口口水塘宛如一颗颗晶莹闪亮的珍珠天衣无缝地镶嵌在绿毯一般的田野里,或者耀眼明亮的油菜花丛里。池塘边,枯黄的芦苇丛里已经抽出了一株株青绿苗条的新苗。沉寂了一个寒冬的垂柳从容不迫地舒展着柔软的枝条,一枚枚鹅黄的柳絮喜滋滋地挂在枝条上,随着清风婆娑起舞。垂柳丛里,不时传出一阵阵鸟儿宛转悠扬的歌声。微风轻轻而过,平静的水面上竟然一丝涟漪也没有。水面上倒映着碧蓝的天空,轻盈多姿的白云。水塘周围刚刚露头的青草,热热闹闹地绽开的油菜花,无不巧妙地利用水面展示着靓丽的身影。

水面下隐隐约约的墨绿色水草丛里,时而窜出一两只调皮可爱的小鱼,自在地在水里徜徉着,或者伸出小嘴在水面上轻轻呼吸一口,又转瞬即逝,留下一圈圈淡淡的涟漪,很快就不见了。优雅的小燕子不失时机地赶来凑热闹,轻巧地舒展着俊美的翼翅,闪电般地掠过明亮的油菜花田,或者郁郁青青的麦田,在静静的水面上轻轻一点,又迅速升高,转眼间就不见踪影;弥漫着浓浓花香的田野上空,一丝一毫的痕迹也没有留下。

田野里间或分布着一块块菜畦。经过了一个寒冬的菠菜和芫荽沐浴着春日的阳光雨露一个劲儿地疯长,一棵棵大白菜早已抽出鲜嫩的菜薹,菜薹上一簇簇黄嫩的花蕾大多已经绽放成一朵朵耀眼的黄花。一只只黄色,或者粉白色的小蝴蝶在花丛间翩翩起舞。清清楚楚地看到,几只黄色蝴蝶翩跹着,翩跹着,转眼就不见了。

这个时候最吸引人的大概还是山坡下的村庄附近。一年四季笼罩着村庄的树木次第发青,高大的枫杨和刺槐雄踞在其他树木之上。刚刚舒展开的一枚枚嫩叶还没有挤满枝头。远远望去,就像一个绿色的轻梦。绿色的树丛里,处处可见一树树粉红的杏花,形象地显示着“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的浓浓喜悦。村外缓缓升起的山坡上,一丛丛艳红的桃花,恍若清晨的天空悄悄落下了一片轻盈的朝霞。“轻风拂绿柳,白水映红桃;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一诗描绘的就是这样的景色。一树树洁白的梨花默默无闻地展示着自身的素雅和高洁。环顾四周,只是见不到静静地行驶在水上的小舟,似乎是遗憾;可是,水面上一只只趾高气昂的大白鹅,正在穿梭往来,就像一艘艘小船在轻快地荡漾着。

恍恍惚惚间,忽然想起北宋词人秦观的《行香子》:

树绕村庄,水满陂塘。依东风,豪兴徜徉。小园几许,收尽春光。有杏花红,李花白,菜花黄。

远远茅房,隐隐围墙。飏青旗,流水桥旁。偶然乘兴,步过东冈。正莺儿啼,燕儿舞,蝶儿忙。

眼里妙曼多姿、生机勃勃的春天,原来早已就在秦学士优美的笔下。心灵深处慢慢地柔软起来,觉得天地之间仿佛变得十分空旷。身边的春天和江南著名的婺源山乡秀美的春天还有多少差距呢?眼前妙曼的春天不就是著名的婺源山乡吗?仔细地凝视着盛开的菜花,金色的阳光热情洋溢地照耀着。法国著名的画家、印象派创始人莫奈笔下的绚丽和壮观,就在我的眼前啊!梵高笔下热情炽烈如火的向日葵同样就在我身边。

曾经渴望已久的一个念头忽然闪现出来,此生一定要寻找机会到婺源看看秀美的春天。既然身边情境如此,在百花盛开的季节,看花何必到婺源去呢?忽然记起《诗经?陈风?衡门》一诗:

衡门之下,可以栖迟。泌之洋洋,可以乐饥。

岂其食鱼,必河之鲂?岂其取妻,必齐之姜?

岂其食鱼,必河之鲤?岂其取妻,必宋之子?

这首诗固然是在宣传安贫乐道的思想,用在这里说明看花不必舍近求远,跟风似的奔赴婺源,估计也不会不妥当,更不会有很大的错误吧。婺源地处崇山峻岭之间,连绵的群山仿佛蕴藏着雄奇神秘,清澈山泉滋润着清丽优雅的一草一木;山区的美景闻名全国,扬名海外。婺源山区宁静温馨,山清水秀,连空气里都流露出清新的味儿。这样的地方不论谁来到这里都会魂牵梦绕,流连忘返。只是,春天百花盛开的日子里,四面八方的游客一窝蜂似的奔去,原本空旷的山里处处人头攒动,狭窄的田间地头处处摩肩接踵。人流熙熙攘攘、络绎不绝,处处繁忙热闹,充斥着喧嚣和急躁的情绪,不论是谁估计都不会静下心来欣赏宁静的美景。因为这样的情境下,心情根本就静不下来。山里本来的淳朴宁静,反而在烦躁喧嚣浮华的腐蚀下,渐渐消失。

滇西北高原上著名的女儿国,摩梭人世世代代居住的泸沽湖地区,本来是一块非常纯洁清新的净土,人间的仙境,一切都是原生态的清新淳朴;民情风俗淳朴敦厚得宛如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自从摩梭人女子杨二车娜姆走出女儿国,进入大城市,周游美国后,口述了原生态的家乡风貌,特别是介绍了摩梭人青年男女之间神秘诱人的走婚方式,第一次揭开了神秘的女儿国的面纱后,闻讯而去者络绎不绝。当然了,心存邪念之人、心怀不轨之徒绝对不是一位两位。短短的数年过后,风景秀丽的泸沽湖周围纯净的环境已经受到了严重的破坏。泸沽湖沿岸的草丛里,人迹罕至原生态一般的山坡下,一条条山涧中的溪流边,沿途的原始森林里,处处都是令人生厌的垃圾。淳朴善良的民风,也在悄悄地变化,数年来,一直让人感叹世风日下。

若是没有杨二车娜姆的口述,以及李威海整理成的《走出女儿国》一书,估计泸沽湖附近,依然还是令人神往的仙境。

向往着世间的美景,追求世间美好,是每个人的权利,值得鼓励和赞扬。其实,追求美景,未必就要去人人争着前去的所谓各个景点。清朝中期王永彬的《围炉夜话》中的一段话说得很好:观云霞,悟其明丽;观白云,悟其卷舒;观山岳,悟其灵奇;观河海。悟其浩瀚,则俯仰之间皆文章也。对绿竹,得其虚心;对黄花,得其晚节;对松柏,得其本性;对芝兰,得其幽芳,则游览处皆师友也。

静下心来,留心每一次清晨的日出,注目每一个傍晚的夕阳;留神头上的蓝天白云,周围的花草树木,甚至每一次暴风骤雨,每一场瑞雪飘飘,处处都是激动人心的风景。

既然如此,五彩缤纷的春天,何必一窝蜂似的挤往婺源?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0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