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看见一枚暮春的黄叶 (散文)  

2017-07-16 19:01: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晨风习习,鸟鸣嘤嘤。满眼蓊蓊郁郁的新绿在玫瑰色的霞光映照下,愈发显得神采奕奕,隐隐约约地闪烁着迷人的神光。沐浴着清风,环顾四周,顿时心旷神怡。胭脂似的朝阳正在笑眯眯地露出笑脸,清晨的天空蓝得深邃悠远,轻盈的白云自在潇洒。恍恍惚惚中,心灵的翅膀悄悄地一闪,优雅地飘飞起来。

脚下的步子不知不觉地迈开了,转过身轻轻迈出几步,长长的花坛已经清清楚楚地映入眼帘。几棵好像遗世独立的杜鹃花不知何时已经凋谢,花坛热热闹闹的一角又恢复了宁静。看着枝干瘦弱的杜鹃花上寥寥可数的叶片,想着前些日子艳红色的杜鹃花盛开时的鲜艳耀眼,心底里油然而生些许感伤和惆怅。不远处的几丛迎春花虽然早就隐去了花影,修长的枝条上却蓬勃茂盛。满花坛里列阵似的葱绿已经恢复了青春的活力,在轻轻的晨风里展示着苗条的身体。零星的几棵三叶草,看样子似乎寂寞孤单,但舒展着翠绿的叶片,绽放着淡红的小花,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

注目着喜气洋洋的花坛,脚步并没有减慢,花坛里的景色好像还没看完,已经信步来到了围墙边。围墙并不高,已经有些陈旧,斑斑驳驳似乎藏着迷人的故事;有的地方稀稀疏疏地爬着早已发青萌芽的爬山虎,显得有些饱经沧桑。大概是围墙颇具有较浓的人情味,里外的树木虽然远近高低各不同,但都是枫杨、刺槐以及楝树等杂树,渲染出一道浓厚深邃的青绿。枫杨树上的一串串花穗已经随风而去,可是青绿色元宝似的的种子还看不到雏形。刺槐树上青绿的叶片间,一串串洁白的花朵好像早已变幻成为一只只小巧玲珑的白蝴蝶,嬉笑着翩翩而去。楝树大概有些多情,或者顾及情面,青紫白色相间的小花依然恋恋不舍地守候在绿叶里。

大概是清风温柔的相邀,或者是宛转悠扬的鸟鸣多情的呼唤,脚步虽然不快,但是一直没有停下来。转眼间,身畔倔强地挺立着一棵刺槐树。刺槐树不高,而且看上去很是枯瘦;灰褐色的树干上满是长长的深浅不一的沟壑,平添了几分饱经风霜的沧桑。可是,枝干显得遒劲有力。树干上、枝桠上,随处可见一枚枚尖尖的的木刺恶狠狠地守株待兔般地挺立着;大概是因为满树蓬蓬勃勃的浓绿以及在浓绿的晨风里氤氲着淡淡的清香,这棵形象不佳的刺槐树不但不令人生厌,反而催生出几许莫名的兴趣。

忽然,凝视的目光里闪出一些异样。异样的色彩在一片青绿的海洋里,心里一动,追寻的目光随之轻盈地飘移过去,牢牢地黏在显出异样色彩的地方。仅仅是眨眼的瞬间,甚至眨眼的时间都没有,下意识里已经轻轻一笑,飘入眼帘的是一枚黄叶,普普通通的一枚淡黄色的叶片。叶片上是淡淡的明黄色,依然有些耀眼。一阵轻轻的欢喜轻轻升腾的时候,几缕惆怅随之而来。时值暮春,满世界都是蓊蓊郁郁的新绿,这枚叶片为何黄了?

不时飘来的轻风带着探索的思绪自由地飘飞起来。我们华夏民族的祖先一直生活在黄河流域,滚滚东去的黄河孕育了我们民族灿烂辉煌的文化,奔腾不息的黄河养育了我们黄皮肤的民族;远古时期我们的祖先就奔波勤劳在热情无私、淳朴厚重的黄土地以及黄土高原上。我们民族的祖先黄帝的灵柩就长眠在黄土高原。我们的民族自古以来就崇尚黄色,一直把黄色看做是贵重的色彩。随着时间的推移,居住在黄土高原上的祖先们逐渐开始一代代地走下高原,远离黄土,执着的身影慢慢地遍及大江南北,南海之滨。走下黄土高原的人,也把深入骨髓的黄色带到了天涯海角。祖先们如此,是否与居住环境的黄色有关呢?不得而知,但绝对不会没有丝毫关系。

在历史发展的长河里,黄色在逐渐成为尊贵色泽的时候,拥有普天之下的皇家逐渐垄断了黄色的使用权限,霸道地规定为皇家独有的、专用的色彩。二千多年的封建社会里,只有至高无上、君临天下的皇帝才会有权利穿着黄袍,耀武扬威地在金殿里面南背北。赵匡胤本是后周殿前都点检,一帮部下把一件黄袍披在他身上,摇身一变,他就是大宋王朝的开国之君。以后朝代的皇帝们为了奖赏出生入死的部下,除了升官、赐给大量的钱财外,最高的奖励就是赏给死心塌地的下属一件黄马褂。受赏者感恩戴德,旁观者羡慕至极。

人们喜欢黄色,大概还因为黄色是三原色之一。黄色不像红色那样耀眼炫目,不论何时,不存在哪里看上去,都显得温馨温和,宛如春天煦暖的阳光。黄色清爽明朗,丝毫不像蓝色那样冷清寂寞,也不像紫色洋溢着使人沉醉的浪漫和多情;看到清爽明亮的黄色,往往会使人想到温柔的春风。

一阵悠扬婉转的鸟鸣带走了宛如清晨雾岚般朦胧的思绪。一阵阵轻忽大忽小的清风吹拂过来,满眼的新绿轻轻摆动,时而飒飒作响。眼里的这片黄叶也随着清风像其他的绿叶一样微微摆动着,看不出丝毫悲伤,看不出丝毫惆怅,甚至丝毫的失意都看不出来。心里忽然闪过一念,这枚黄叶的命运将会如何呢?

清凉的晨风里,瑰丽的霞光中,这枚黄叶依然紧紧地恋着这棵并不粗壮高大的刺槐树,宛如一位孩子紧紧地依恋着母亲,紧紧地拉着母亲的手丝毫不愿意放开片刻。看上去并不起眼,甚至有些丑陋的刺槐树好像一位满怀着无限爱心的母亲,把这枚黄叶拢在怀里,始终不愿松开,不忍心放手。不过,最多再过几天,或者就在今天灿烂的阳光下某一时刻,也可能是繁星满天时的某一霎那间,这枚秀丽可爱的黄叶就会随着轻风翩翩而下,或者悄无声息地落在树下,或者随着风不知道飘零到何处才会落脚。不过,不论落在何处,落下的时刻也自在潇洒地勾画了暮春初夏的神韵。树木终究会放手的,这枚黄叶终究会离开树木,不需要仔细思索,树木的放手根本不同于深秋时节放走成熟的种子。

这枚黄叶没有种子藏在心底的顽强的生命力,也不像从早春时就开始灿烂出笑脸的蒲公英成熟以后带着一把轻盈美妙的小伞,不沦落在哪里都显得潇洒轻盈,仪态万方,让人遐想无限。可是,这枚黄叶离开这棵刺槐树大概就不会像蒲公英的种子。脑子里恍如电光火石似的一闪,几句诗翩然眼前:落叶归根,飘零随风;客无所托,悲与此同。

一股浓浓的悲哀和惆怅潮水般的涌上心头,眼前这枚还算黄亮的叶片很快就要零落成泥了,它根本就不会像陆游笔下“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的梅花“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这枚叶片在浑身青绿的时候,还会溢出淡淡的清香。它零落成泥,就是默默无闻地化作了尘埃。一般的叶片都要经历炎热的夏季、金色的秋天,才会褪去生命的色彩,回归泥土。让人有些叹息的是,这枚叶片的生命似乎有点儿短暂。

不过,短暂未必注定了就是悲哀。“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相对于浩渺的宇宙,世间的万事万物都十分短暂。人类的出现不过二三百万年的历史,人类进入文明时代也不过五千年,人类跨进工业文明时代也不过二三百年。即使是二三百万年,相对于地球历史的滔滔长河,也不过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瞬,更不用说五千年以及更少的二三百年。那么,这枚黄叶生存的时间又怎么可以算短暂?又何必为此悲伤惆怅?

仔细凝视着这片黄叶,生存的时间至少有十几个昼夜了。在这十几个昼夜的时间里,这枚黄叶也看到了每天瑰丽的朝霞,胭脂似的朝阳,看到了碧蓝的天空里轻盈洁白的云彩;体味了夕阳西下时西天的绚丽壮观;听到了满天星星温馨的絮语,聆听了清晨婉转嘹亮的晨曲。这段日子里自然得到了永恒,因为这枚黄叶也完成了它的一生。喜欢在夜间黑暗里绽放出异常美丽的昙花更是如此,匆匆忙忙的一瞬间,闪现出生命的精彩就转身飘然而去,毫不留恋,毫不悲伤,毫不惆怅;更加没有无益的泪水和悲悲切切的乞求。比起一些荒唐、空虚的所谓活着的生物,这枚黄叶没有虚度光阴,没有浪费生命。

不论说啥,绽放了青春的靓丽,就无愧于青春,无愧于生命。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9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