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寻觅菩提树 (散文)  

2017-07-23 15:1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来实在有些惭愧,也并非身处穷乡僻壤孤陋寡闻,主要原因大概是自己主观上一直都有些懒惰,性格上宛如惰性气体不活跃,因此对外界接触较少,对纷繁复杂的大千世界自然知之甚少。直到青年时期已经在一所山乡小学任教时,才隐隐约约地知道了天地之间有一种树叫菩提树。

那是一天晚间,我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看《佛经故事》。看到佛祖年轻时看到天下苍生受苦受难,经过一番痛苦的思索,终于毅然决然地抛弃高贵的王位、新婚不久年轻貌美的娇妻、荣华富贵的生活,带领一般门徒,解救天下受苦受难的苍生,同时苦苦思索天下苍生苦难的根本原因。经过数十年风风雨雨的历练,跋山涉水的摸索,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感到有些疲劳的佛祖带着弟子们来到一棵菩提树下的水塘边,满身尘垢甚是疲倦的佛祖很自然地走进清澈见底的水塘。在清凉洁净的清水里洗去了尘垢,上岸后,佛祖坐在菩提树下,沐浴着清凉的夜风,看着平静的水塘里清晰地映着月亮玉璧一般温润清爽的影子,瞬间仿佛一股清风掠过心田,霎时豁然开朗,顿时悟出应该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业,普度天下苍生脱离苦海。

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巧合,看到佛祖悟道的情节时,我不自觉地扭头看看窗外,房间外四方形天井上方的屋顶上,一抹淡淡的月光宛如轻雾淡淡地笼罩着,宁静里透出微微的温情,给人无限的遐想。轻轻叹息一声,有点遗憾,没有看到神奇的菩提树,连菩提树的模样也一点儿都不知道。

不过,有些值得安慰的是知道了菩提树和佛教之间存在着有点亲切的关系。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每天虽然不在冥思苦想,但是有空闲的时候,总是喜欢猜想菩提树栽种在哪些地方,仔细地回想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或者见过了自己没注意,以至于忘记了。思索多日,竟然毫无头绪。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的脑子确实很笨。佛教发源在二千五百多年前的印度半岛,位于南亚次大陆,菩提树一定生长在南方。当时,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

既然朦朦胧胧地知道菩提树和佛教有关,慢慢地便开始注意本地两座萧条冷清的寺庙。每年春暖花开的日子,学校都要组织学生春游踏青,这两座并不太远的山顶寺庙自然是春游必选的场地。怀揣着遥看近却无的疑问,虔诚地问过寺庙里的和尚,数位满脸菜色弱不禁风的和尚竟然双手合十,木无表情地念叨一声“阿弥陀佛”,然后转身默默地离开。心灵里原有的丝丝疑云,依然飘逸着。

疑问虽然留在心里,但是好像并没有镌刻深深的印迹。工作以来一直在偏僻的山里,兼之当时交通条件、通讯条件极为落后;每天一早一中仅有的两班公交车,以及每周两次的邮差,勉勉强强地把山里和山外联系起来。平时忙于工作,几乎没时间外出。到了仅有的每周一天休息日,辛辛苦苦地忙碌了一周,总想睡个痛快的懒觉,寻找菩提树的念头在流水般的岁月里渐渐地淡化了。

以后,随着小家庭的建立,女儿的出世,除了教学工作,还要忙着做一些农活,以及家务事,菩提树好像很懂事似的,悄悄地藏在了心灵深处的一角,但是偶尔露峥嵘。

上世纪九十年代第一年仲春时节,意外地得到一次到本省最南边的黄山市出差的机会,欣喜之余突然想到黄山风景区的寺庙不少,这次借南下的机会,仔细地寻找一番,看看能不能见到心中一直惦念的菩提树。出发的日子,春光明媚,惠风柔和,飞速旋转的车轮带着我的心飞快地旋转,一路跨过滔滔长江,驰入崇山峻岭。到了黄山脚下,从后山云谷寺上山,我特意在云谷寺里外转了一圈,失望很快就写在脸上,以后在北海的松谷庵,在玉屏楼下的半山寺,都是满怀着希望进去,转一圈带着越来越浓的失望默默地离开。

新世纪开始后的一年,因为机缘和数位同窗一起到心仪已久的革命老区江西井冈山游玩了一次;返回时,顺便经过了闻名天下的庐山。在这两处,寺庙倒是见过几座,但是没有一座寺庙里栽种着菩提树。后来,在著名的河南嵩山少林寺,洛阳郊外的白马寺,里里外外看了好几遍,也没见到菩提树的踪影。

也许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吧。

这一轮兔年的冬月,再逢好运,踏进了心仪已久的云南大理著名的、曾经是南诏、大理两国皇家寺庙的“崇圣寺”。进门后,走过著名的三塔,走上后面的广场,崇圣寺高约二十多米的山门巍然屹立在眼前,甚是壮观。山门中间的牌匾上用行书写着“佛都”两个描金大字,人们一看便生敬畏之心。跨进山门,依次是均为二十多米高的“天王殿”、“弥勒殿”、“十一面观音殿”、“大雄宝殿”、“九龙浴佛”等五座雄伟大殿。每个大殿逐渐升高,两殿之间均建有一个广场和数十级台阶。到了“九龙浴佛”殿前,回首来路,整个寺院内的景色尽收眼底。

陪同我们一行是一位白族小伙子,白族人普遍称呼年轻的小伙子为“阿鹏”。一边走着,阿鹏就得意地笑着介绍说“九龙浴佛”殿西侧有一棵菩提树,高约五米。我一听顿时精神一振,沉睡在心灵深处已经很久的意念忽然间萌芽、疯长。匆匆赶到九龙玉佛殿西侧,果然是一棵蓬勃茂盛的树木。苍劲有力的主干大约两米,上面部分枝枝桠桠自由地舒展着,一枚枚碧青的叶片喜气洋洋、挤挤挨挨地聚拢着,渲染出蓬蓬勃勃的树冠,彰显着生命的坚强不屈和绵延不绝。遥想着二千五百多年前一个月色如洗的夜晚,辛勤跋涉几十年、苦苦思索解救天下苍生脱离苦海的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彻底醒悟,参透了佛理。我久久凝视着菩提树。陪同我们一行的“阿鹏”微笑里带着神秘向我们解释,这棵菩提树就是从印度当年佛祖悟道的菩提树那儿移植来的,就是佛祖得道那棵树的后代,多少总还沾染着一些佛祖的灵气和光辉。看着“阿鹏”脸上一直笑眯眯的,不知道他的话是真的,还是他在调侃。不过,我发自内心地希望,他说的就是真的。顿时,我思绪纷纷,感慨万千。

站在菩提树下,回首便是绵延不绝、峰峦叠翠的苍山。苍山又名点苍山、灵鹫山。遥见峰峦横列、犹如锦屏的山巅一片银白,仿佛一位须发皆白、饱经沧桑的化外智者,在高原上强烈的阳光里隐隐闪烁着异样的神韵;深情地迎来每一天胭脂似的朝阳,送走每一缕夕阳绚丽的余晖;默默地见证着时代的风风雨雨,无声地记录着一代代的酸甜苦辣。

徘徊在菩提树下,眼前便是浩瀚的洱海。洱海古称叶榆泽,是高原断层淡水湖。因形似人耳,高原上疾风劲吹的日子里水面上浪大如海,所以名叫洱海。洱海水清澈碧蓝,透明度极高。远远望去,神秘的洱海宛如一块硕大温润的深蓝色玉石,天衣无缝地镶嵌在神秘秀美的苍山和闻名遐迩的鸡足山之间。难怪古往今来一直被称作“苍山脚下一美玉”。

收回轻盈的目光,满怀着虔诚抬起头,虽然时值寒冬,高原上依然灿烂的阳光多情地挥洒在菩提树上,山下的冷风一直回旋着。茂密的叶片上闪烁着迷人的神光,不时发出一阵阵飒飒声,兼之大殿里按时传出一声声悠长的钟声,大殿前香炉里燃香弥漫着袅袅的烟雾,菩提树似乎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愈加显得神奇、悠远。

聆听着一声声悠扬的钟声,透过淡淡的烟雾,浓浓的寒气,虔诚的目光轻轻地飘过去,看着崭新的“九龙浴佛”殿,不禁哑然一笑。从一千二百多年前南诏建国开始,这里连续数百年都是皇家寺庙,可是曾经的遗迹恐怕除了南诏国时修建的,至今依然巍然屹立的三塔,估计再也难寻丝毫踪迹。这棵菩提树到底来自何方,在这个世界风风雨雨生活了多少年,估计难以弄清。假若真的来自佛祖得道之处,今日见此,能否沾染一丝一缕佛祖的灵光呢,估计这样的想法是难以得到结果的奢望。假如佛祖当初晚间休息的地方,若是一棵大榕树,或者铁树、龙血树,那我们后人也一定会把这些树木当做今日神圣的菩提树了。或许,佛祖得道的池塘边,光光净净一棵树也没有,甚至连月光也看不到。只是,二千五百多年前的情景,谁知道到底如何呢?

其实,佛祖释迦侔尼得道是长期苦苦修炼的必然结果。天下苍生的苦难,慢慢地唤起了佛祖心灵深处忘我的精神,舍得自己一身,只为普度天下苍生,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业。至于那棵菩提树,不过是一棵十分幸运的树木。

忽然想到“如来的种子”就是世间的烦恼,原来总是糊里糊涂不知其意。烦恼若是一直藏在心里,永远都会堵得心慌;自然不可能开出美丽耀眼的花朵。若是带着烦恼,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地撒开,像播种一样播撒出去,在春风吹拂的日子里,终究会绽放漫山遍野的格桑花。

俗话说: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只要有一颗宁静的心灵,不论身在何处,都可以修身养性。

有几句诗说得很好: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菩提树就生活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不过,有的菩提树根深叶茂,生机勃勃;有的干枯嶙峋,即将枯萎;有的甚至已经枯萎倒地,开始腐烂。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1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