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浮香一路到天涯 (散文)  

2017-08-26 14:1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不觉,又一个暮春时节优雅从容又悄无声息地来到了身边。绿荫冉冉的草地已经蔓延到了天涯海角,山林里、村庄里外处处都渲染了蓊蓊郁郁的新绿。生机勃勃的一丛丛新绿里,最惹眼的大概就是一串串、一簇簇喜气洋洋含苞欲放、洁白耀眼的刺槐花。

我国的槐树主要有两种,一种全身较为光净清爽,叶片色泽略略较深,形象有些俊美秀丽,绽放出洁白色花穗的时间在赤日炎炎激情似火的仲夏。另一种叶片色泽黄绿,显得淳朴笨拙,吐出出洁白花穗的时间在煦暖温馨的暮春,这种槐树俗称刺槐。两种槐树的适应性都很强,但不知怎的,在我国各地,叶片色泽较深、形象秀美的槐树反而比较稀少。形象不美、拙朴憨实的刺槐却遍及大江南北、长城内外。

刺槐树是一种落叶乔木,令人敬佩的地方就是因为它具有较强的适应性,对生长环境始终没有特殊的,或者是特别的要求。刺槐树本来是虽然温带树种,喜欢光,喜欢干冷气候;但是在高温高湿的华南也能生长。在深厚、排水良好的土壤,石灰性土、中性土及酸性土壤均可以健康生长,在干燥、贫瘠的低洼处也可以顺利生长。刺槐树能耐烟尘,也能够适应城市环境,扎根很深,生长速度不快,可是寿命很长。

因此,村庄里、城郊以及道路边,以及很多家庭的房前屋后,我国家东西南北都可以栽种;很多荒凉寂寞土地贫瘠的山坡上、山石嶙峋的乱石丛里,都有刺槐树倔强的身影。因此,刺槐和人们相伴的时间和机会一直很多。但是,自从深秋一直到春初,刺槐树全身上下的枝桠都是光光净净的,没有一片树叶,显得有些孤单寂寞。一眼望去,往往会徒然增加一丝淡淡的悲凉和轻轻的无奈。而且,随着岁月的增长,灰褐色的树干颜色逐渐加深,变成有些死气沉沉的灰黑色、灰白色,自下至上逐渐裂开一条条岁月的风霜镌刻上的痛苦的伤口,流露出饱经沧桑的怅惘、沉稳以及茫然。但是,不管环境如何变化,刺槐树总是默默地坚守着脚下的一方热土;不管风霜雨雪的摧残,总是执着地挺立着,用新春时期绽放的满树热热闹闹的新绿彰显着生命的活力与绵长。

沐浴着暮春暖暖的春风,欣喜地带着探索的目光走近刺槐树,仔细端详着一串串花穗,更是觉得玲珑可爱。一串或者一簇花穗,洁白耀眼,上面部分喜气洋洋地盛开着一朵朵小花,亲亲热热地聚集在一起,渲染了一派欣欣向荣的喜人景象。一朵朵洁白的小花,宛如一只只秀丽玲珑的白蝴蝶围拢在一起,好像稍稍一碰就会闪动着秀丽的翼翅翩翩起飞。整个花串自上到下,好像沉淀似的色泽越来越浓,并且微微泛出诱人的淡绿色。轻风过处,一串串花穗在碧绿的叶片间自在地晃动着,抖动着。花穗的底端好像随时都会滴下一滴泛着淡绿色的乳白色液汁。刺槐树周围,甚至整个天地之间,处处都弥漫着一阵阵甜蜜的醇香,似乎连空气都变得好像沾染着蜂蜜黏黏糊糊的甜味,使人沉醉,使人怜爱。

看着怒放的刺槐花,现代诗人源林烟的五律《槐花开》蓦然闪现在眼前:五月槐花开,如雪似蝶徘。微微风簇浪,串串浮阳台。阵阵清芳沁,翩翩天使来。问君为何事?还世一清白。

喜气洋洋的花穗旁边,茂密的叶片间,一阵阵可爱的小蜜蜂辛辛苦苦地忙碌着,一只只美丽的彩蝶不时凑过来,炫耀着美丽的花衣服。无论何时,不论从哪个角度看去,眼前都是一幅情趣盎然的晚春水墨画。

在江淮之间,巢湖沿岸,暮春时节盛开的刺槐花,很常见,几乎处处都有刺槐倔强的身影。刺槐花是金黄的油菜花悄悄地隐身之后,开得范围最广,也是最甜蜜的一种花。

凝视着振翅欲飞的一朵朵小花,嗅着槐花令人沉醉的馨香,心灵深处宛如春风轻轻拂过,慢慢地柔软了,无形的思绪宛如一朵轻盈的蒲公英的种子,轻轻地飘飞起来。

上小学的时候,我爬树已经比较熟练。我村虽然住户密集,树木不多,但是村里村外处处都有刺槐默默无闻的身影。特别是村西大乌桕树附近的水田边,不长的绿色走廊中,菜园地的篱笆边,零零散散至少生长着二三十棵刺槐。每到暮春时节,我和伙伴们就会约着一同到乌桕树附近,一边仔细地看着树干上哪些地方长了木刺,一边小心翼翼地爬上刺槐,摘下刚刚萌芽槐花串,喜笑颜开地塞进嘴里,先是小口咀嚼几下,咂出蜜甜的醇香后,立刻大口咀嚼起来。在上学路上,遇到刺槐树上开了花,几个人一嘀咕,立刻停下步子,争先恐后地攀上去。这样的事,一直持续到初中毕业。

读师范时,学校的附近是农场。农场和学校相邻的地方是一片稀稀疏疏的杂树林,其中最多的树木就是刺槐。师范一年级下学期开学不久,第一缕春风刚刚吹来的时候,河流还没有解冻,田野里还是一片荒凉寂寞,树木枝头依然光光净净。有一天午饭后,我和一位同学到校园外散步,意外地看到树林边的空地上摆了两排灰黑色旧木箱,一眼望去大约五六十口。木箱的前后左右处处都是一只只伶俐可爱的小蜜蜂,有些在嘤嘤嗡嗡地上下飞舞着,有些停在木箱上蠕动着。靠近树林的地方,刚刚用帆布搭了一个帐篷,两个人影在晃动着。这是在干啥?我俩虽然害怕被蜜蜂蛰了,但好奇心还是催促着我俩快速地闪身来到帐篷外,疑问瞬间就解开了,原来是放蜜蜂的。那一次,我们第一次知道了世界上居然放蜜蜂这一职业,同时看到了辛辛苦苦地采花酿蜜的小蜜蜂。

从此,只要有空闲,我俩都要到放蜜蜂的地方转一转,看一看蜜蜂玲珑可爱的模样、勤奋忙碌的身影,和养蜂人天南海北地闲聊几句。

槐花盛开时,蜜蜂们空前忙碌,两位养蜂人每天也忙得不亦乐乎。一个周日的上午,我俩看着养蜂人收集起半铁桶金黄粘稠的液体,知道是蜂蜜,眼里瞬间露出一些渴望的光。养蜂人得意地微笑着要我俩用食指蘸一点尝尝,我们早就听说蜂蜜很甜,一尝之下还是瞬间皱眉眯眼,随即一阵甜味沁入心脾,顿时感到心旷神怡。养蜂人随后介绍说,用蜂蜜泡开水更加好喝,可以清心润肺。

我俩一听,顿时来了劲;接着打听价格,一元一斤,我俩虽然迟疑了片刻,还是一人找来一个空罐头瓶,狠了狠心一人买了一斤。须知,那时我们在学校食堂吃饭,每天的菜钱仅仅需要一角。同宿舍的同学见到蜂蜜,纷纷微笑着凑过来要尝尝味道决定买不买,我内心里虽然舍不得,但还是一人给了一小汤匙。最后一看瓶里,下降了一厘米左右,顿时眉开眼笑。放蜂人临走前,我又买了一斤,暑假带回家,奶奶、母亲和弟妹们都说很好吃。蜂蜜醇香的甜蜜,直到现在都清楚地萦绕在眼前。

师范毕业参加工作后,学校在山区,山坡上下,村庄里外,处处都是刺槐树执着倔强的身影。春天到来的时候,大多数年份都有养蜂人来此安营扎寨,等待着收获醇香的蜂蜜。遇到空闲,我总是喜欢去看看蜜蜂,和养蜂人亲切友好地闲聊一阵。到了蜂蜜酿成的时候,买回一两斤,全家一起品味生活的甘甜。

后来,我在有些书本上看到,在我国北方很多地方,一直到现在,很多家庭依然喜欢在暮春时节刺槐开花时,采摘欲开未开的槐花回家经过一番简单的整理,捡去杂物,在开水锅里焯一遍晒干收藏起来备用;或者直接用来做汤、拌菜、焖饭,亦可做槐花糕、包饺子。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就是蒸槐花(又名槐花麦饭),中国不少地区都有这一习惯;做法很简单,将洗净的槐花加入面粉拌匀,再加入精盐、味精等调味料,拌匀后放入笼屉中蒸熟即可。此外,在制作粥、汤时也可加入槐花。 

在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的今天,患三高人数逐渐增加,具有不小药用价值的刺槐花引起了越来越多的人们的青睐。中医认为刺槐花味苦、性微寒,归肝、大肠经;入血敛降,体轻微散;具有凉血止血,清肝泻火的功效;主治肠风便血,痔血,血痢,尿血,血淋,崩漏,吐血,衄血,肝火头痛,目赤肿痛,喉痹,失音,痈疽疮疡。另外,刺槐花有扩张冠状动脉、降血压、降血脂等作用功效,特别可以保持毛细血管正常的抵抗能力,减少血管通透性,可以使出血的毛细血管恢复正常的弹性,从而常服槐花之剂可以防治高血压、高脂血、脑血管病等。

看起来普通的刺槐花,作用还真的不小。不知怎的,看着饱经沧桑的刺槐树,凝视着洁白无瑕的刺槐花,我总会想起辛辛苦苦、挥汗如雨地在田野里耕种的农民。他们不论耕耘在大江南北,还是忙碌在长城内外,都像身边的一棵棵刺槐树那样朴实平常,没有挺拔的身躯,没有俊美潇洒的形象;可以说,他们的形象没有任何吸引人、引人注目的地方。但是,他们的心灵都宛如刺槐花一样纯洁无暇。不论立身何处,不管脚下的土地如何贫瘠荒凉,从来都没有抱怨,从来都没有自怨自艾,总是默默地扎根在脚下的一方土地里,彰显着生命的倔强和韧性。

春风吹来的时候,杏花、桃花、梨花,赶趟儿似的比赛着开放的时候,刺槐不声不响,默默地等待着,蓄积着。暮春时节百花凋零的时候,刺槐按时绽放出洁白如玉的花朵,弥漫出一阵阵醉人的甜香,点缀在暮春蓊蓊郁郁的浓绿里,氤氲出一片甜蜜美妙的世界。

凝视着洁白如雪的刺槐花,恍恍惚惚间,面前洁白的小花和翠绿的叶片竟然慢慢地活跃起来,慢慢地幻化成一首诗:槐林五月漾琼花,郁郁芬芳醉万家;春水碧波飘落处,浮香一路到天涯。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4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