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只想悄悄地看一眼 (散文)  

2017-09-10 13:26: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栖身的陋室位于较高的荒土坡上,屋后原是一片平整清爽的水田。从暮春时节直到赤日炎炎的夏季,碧绿的禾苗郁郁青青,茁壮成长。优雅俊俏的小白鹭,潇洒地翩翩而来,迈着轻巧妙曼的舞步,自由自在地徜徉在修长的绿叶之间。多情的蝴蝶、五彩斑斓的大小蜻蜓换上鲜艳的新衣,翩跹在秀丽的禾苗之上。金秋时节,成熟的稻谷谦逊地低下头,处处洋溢成熟的气息,田野里飘逸着一阵阵诱人的清香。冬春之际,田地里青青的小麦,碧绿的油菜,生机勃勃。

后来,因为退耕还林的春风,长期以来倒映着蓝天白云的水田,在岁月的时光中自然而然地还原成了一块肥沃的平地,东西两边栽满了修长俊美的白杨树。紧紧地挨着屋后的一块空地,从此更急密切了和我的关系,逐渐成了我家屋后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既然是房屋周围不可缺少的部分,就得好好经营一番。经营这块地其实不需要过多地费心,紧挨着大水凼的环境以及肥沃的土地决定了这里是一块天然的菜地。为了防止嬉戏在林间的鸡鸭鹅误入此地,防止贪心不足时刻觊觎着美味蔬菜的猪羊以及野鸡野兔,我利用空闲割来几捆石榴树的枝条,然后按照一定的空档,把石榴树枝条牢牢地插在这块地的周围。一道靓丽的石榴树枝条篱笆很快就清晰地出现在面前。因为石榴树枝条上有寸余长的尖刺,而且枝条柔韧不易破坏。这样的材料的编成的篱笆是阻挡各种各样企图偷食者最有效的工具。

谁知无意插柳柳成荫。插入土中的石榴树枝条凭借着顽强的生命力和极强的适应能力,一部分枝条享受着阳光雨露,在立足之处就地汲取营养,很快就焕发出生命的光辉,长成生机勃勃的小苗。美妙的时光在园子里一茬茬蔬菜萌芽成熟中,悄悄流逝。石榴树的幼苗在不断地成长,没几年就成为一棵棵枝干遒劲枝叶茂密的大树。因为经过有选择的间苗,这块地的周围很自然地形成了一道挤挤挨挨亲亲热热、树枝缠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石榴树篱笆,很和谐融入了周围绿色的海洋。

前段日子,正值暮春。碧蓝的天空漂浮着朵朵白云,热情的轻风蕴含着无限的温柔,徜徉在林梢,巧妙地穿梭在茂密的绿叶之间。杜鹃声声,黄莺唤晴;燕儿舞,蝶儿忙。珠颈斑鸠“吃果果——果!”“吃果果——果!”充满诱惑的声音,身穿锦衣的雄野鸡“咯尔——咯尔——”呼唤伴侣的声音,穿过绿叶,随着顺风,久久萦绕在耳边,氤氲在心头。在初升的朝阳下,碧绿的叶片恍若笼上了金光,熠熠生辉。夕阳西下时,绚丽的霞光里,白杨树林和石榴树仿佛沐浴着神光,显得凝重、壮观。

一个霞光满天的清晨,静静地站在屋后,显得厚重的白杨树林瞬间吸引了我。一片淡淡的乳白色轻雾无声地氤氲在林子里,看上去一切似乎朦朦胧胧,好像隐藏着许许多多神秘,恍若一个美妙的轻梦。石榴树上,一片片绛红色秀丽的叶芽,吸收着阳光雨露,已经全部幻化成了青绿色,密密麻麻、挤挤挨挨地簇拥在枝上。一枚枚青里泛红的石榴花蕾,宛如玉石雕琢的宝瓶,有的羞涩地闭着嘴,性急的已经绽放出鲜艳的彩绫般的花瓣,吐露出鹅黄色的花蕊,喜滋滋地仰望着蓝天白云。

正看的出神,忽然,一道灰褐色的影子迅疾地闪过眼前,犹如一道美妙的曲线,轻盈地滑落到白杨林旁边的石榴树上,眼前的空中一点痕迹也没留下。回过神来仔细一看,菜园边的一棵石榴树上,隐隐约约似乎有两只黑影。不需要思索就可以知道,石榴树枝上茂密的叶片间,一定是一个斑鸠窝。轻轻的思维形成的影像还没有定格成型,刚才一道灰褐色影子飘落的地方,轻轻地“啪啦”一声后,一道灰褐色的影子瞬间钻出绿叶,还没看清,就已经融入蓊蓊郁郁的浓绿中,再也寻找不到。

满心的好奇和渴望在心里酝酿了一整天,踩着夕阳金色的余晖回到家里,潜意识里强烈的欲望已经催促着两脚,轻快地到了屋后。夕阳的霞光愉快地铺洒在白杨树林里,辉映在旁边的石榴树上。微风轻轻吹拂,翠绿的叶片微微晃动,满林子里好像无数的碎金在愉快地跳跃。凝重遒劲的石榴树上,隐隐约约闪烁着诱人的神光。

向着心灵深处牵挂的枝叶间看去,浓密的叶片好像笼罩着一片金色的光芒。凝神细看,却又看不清楚。一丝淡淡的忧郁悄悄地滋生在心里,随即悄无声息地飞升起来,慢慢地写在脸上,流露在眼光里。应该去看清楚,看看斑鸠到底在不在?脚步还没迈出,一个念头陡然在心头升起。斑鸠窝的位置并不高,如此急冲冲地唐突而去,若是有老斑鸠蹲在窝里孵卵,一定会惊吓。脚步还没停下,内心里又嘀咕起来。没有亲眼见到老斑鸠,心灵深处仍然有啥悬浮着,始终不会安宁。看着逐渐西沉的夕阳,已经剩下羞得赤红的半边脸,似乎蕴藏着满心的忧郁和疑惑。林子里隐隐约约弥漫起一层淡淡的轻雾,慢慢地显得有些神秘。心里却慢慢地亮堂起来,一定得去看看,只要悄悄地看一眼,看看老斑鸠到底在不在窝里蹲伏着。

轻手轻脚地踩着刚刚撒过霞光的土地,带着疑惑和渴望,一步步地走进园子,神神秘秘地盯着心中惦念的地方。慢慢地清晰了一些,晚霞淡淡的余晖里,石榴树枝上叶片茂密的地方显得越来越清晰,逐渐现出一只蹲伏着的斑鸠的形象。一颗悬着心,终于愉快地轻盈落下。潜意识不住地提醒着,不能继续上前,不能惊扰了树枝间的老斑鸠;不能惊扰了它宁静的生活,不能干扰了它对下一代的悉心孕育。真正喜爱它,就不能干扰它的生活。

带着几分惋惜、几分满足,在逐渐浓厚起来的暮色里恋恋不舍地离开园子;但是,心中的挂念在夜色的氤氲下却越来越浓。

从此,园子里石榴树枝叶间多了一份无言的牵挂。每个朝霞明丽的清晨,我都要挤出时间踩着清露,漫步到石榴树附近,悄悄地张望几眼。每个晚霞绚烂的黄昏,我都要轻轻地踏着夕阳的金光,仔细端详一番沐浴着霞光的石榴树。每次只要隐约看到斑鸠蹲伏在窝里的影子,我都兴奋不已。即使细雨霏霏的日子,或者电闪雷鸣的清晨,我也要撑着雨伞,踩着泥泞,走进园子里,远远地看看春雨洗刷下愈加翠绿的树叶,由衷地敬佩叶片间为了下一代的诞生不怕风吹雨打的斑鸠无私深沉的母爱。

虽然相隔不近的距离,看得久了,兴趣却愈加浓厚。蹲伏在窝里的老斑鸠,宛如钢浇铁铸一般凝重。常常看到窝里的老斑鸠,经常转换方向。有时头偏向东方,那专注的神情,凝视着初升的朝阳,充满了无限的向往。偶尔偏向夕阳西沉的方向,似乎面对着绚烂壮观的夕阳,在思索生命的真谛。

十多天以后的一个黄昏,站在屋后正准备走进园子,忽然一道灰褐色的线条优雅地划过眼前的天空,轻盈地融入石榴树的叶片里。心里一动,是孵卵的斑鸠在换班吧,还是等一会儿再去看一眼。只是在念头闪动的瞬间,石榴树茂密的叶片间一道灰褐色的影子“蓦”地一闪,就融入了霞光中的白杨林里。刚刚动步,又是一道灰褐色的影子,轻轻一闪就融入石榴树的浓绿。脑子还没转过弯,叶片间再次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扑啦”一下,就闪进蓬蓬勃勃的林间。

好奇心驱使着我快步赶到园子里,在离石榴树不远的地方,凝神细细看着。隐隐约约的枝叶间,似乎有两个小小的影子在微微晃动。我顿时明白了,小斑鸠已经孵出来了,两只老斑鸠正忙碌着喂食呢。一股由衷的喜悦瞬间从心底升起,很快就清晰地洋溢在脸上,仿佛绚烂的霞光。刚刚孵出的小斑鸠肯定更加胆小,老斑鸠此时一定更加慎重,或者更加提心吊胆。这个时候,尤其不能打扰它们平静温馨的生活。真正喜欢它们,就远远地看一眼,衷心祝福它们吧!

在我渴望的目光里,小斑鸠沐浴着明媚的阳光,享受着温馨的母爱,逐渐长大。远远地看着,觉得枝叶间晃动的影子越来越浓,越来越大。我心中的喜悦,随着时间的流逝,也越来越浓。

两三个星期后,注目凝视着心中牵挂的枝叶间时,偶尔竟然看到两只扇动着清爽干净灰褐色羽毛的小精灵,调皮地在树枝间笨拙地扑动着翅膀,战战兢兢地在枝叶间跳动着,一副渴望迅速飞翔又飞不起来的急切样子。

见此情景,我欣喜得更加不敢靠近,每次只是站在屋后,远远地看着眼前蓊蓊郁郁、生机勃勃的白杨林,惋惜逐渐落下的石榴花花蕾,欣赏着肚子慢慢地圆起来的宝瓶似的小石榴。满含着温情遥望着枝叶间不住窜来窜去的小斑鸠,心里默默地念叨,真得很喜爱你们,但是决不会打扰你们,只想悄悄地看一眼。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8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