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山乡雪韵 (散文)  

2018-01-25 18:33: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地之间宛如蒙上了一道巨大的帘幕,远远近近迷迷蒙蒙。乍一看,四周围灰蒙蒙白茫茫的一片。仿佛是山村早晨的炊烟袅袅上升,逐渐融合在一起;也宛如山间清晨的雾岚悄悄地蔓延,笼罩在四野;也好像只剩下清奇峭刻风骨的寒风聚集在银河上,掀起了一层层惊涛骇浪,盛开了无数朵洁白的浪花,飘飞在天空。

凝神仔细看看,天地之间更多的是白色。白得太浓厚,白得太凝重,白得太深沉。一片片雪花,精魂似的飘飘悠悠,也许就是笼罩在天地间浓厚、凝重、深沉的白色在强劲的北风里自有地挥发着,愉快地释放着。雪花们飘然若仙的姿态,精魂似的飘逸轻盈,无不显示着挣脱了束缚的轻松,无不洋溢着享受着自由的欢欣和喜悦。

虔诚地伸出双手去想捕捉几枚美丽的雪花,捧在掌心仔细地一睹芳容,欣赏一下雪花轻盈靓丽的倩影,想尽办法还是难以如愿。调皮的雪花翩然而下,落在掌心顷刻之间就悄无声息地飘然而去,掌心除了一丝丝淡淡的痕迹,啥也没有。

披上银装的群山连绵不断、延伸向天地之间。山下的村庄里,家家户户高高矮矮的屋顶上,树木上,不一会儿就是莹白的一片。落光了叶子修长秀丽的香椿树上,迎着风雪的一面自下而上自然聚集着一条银丝带似的雪花。微微的曲折宛如银丝带在轻轻飘舞,宛若一条活泼可爱的小白龙正欲腾空而起跃向苍穹。融化了的雪花滋润着枝干,清丽的枝干好似青春健美的姑娘朝气蓬勃。透出丝丝红晕的枝桠上宛如青春秀丽俊美的手臂,疾风过时,微微轻舞,处处显示着一种努力向上伸展的不屈姿势。

一棵棵杏树宛如壮汉岿然不动,在疾风暴雪中安安静静地伫立着,铮铮枝干宛如黑铁浇铸而成,显得沉稳有力。落了雪花的枝干上黑白分明,黑的深沉,白的亮丽。树干根部的苔藓,雪水滋润着,在白雪的映衬下,看上去更加青翠,更加鲜嫩可爱。一丝丝纤弱、柔嫩的细茎微微地抬起头,风雪仿佛给它注入了无穷的活力,一副不屈不挠、顽强坚韧的样子。

在飞舞的雪花里,村里落叶树木最耐看的大概是柿子树吧。柿子树的主干不高,主干新枝大多泾渭分明。灰黑色的主干上下大多布满了青翠欲滴的苔藓,斑斑驳驳地宛如饱经沧桑的白发老人,雕塑似的默默地站在一边,十分冷静地看着身边的一切,看着雪花飘舞的苍天。它似乎在沉思,似乎在欣赏;沉稳凝重的神态,令人油然而生敬意。

冰天雪地里,村庄里外最吸引人的肯定还是四季常青的树木。枝繁叶茂的枇杷树带着生命的欢欣和开花孕育果实的喜悦,修长的叶片在寒风里愉快地摇曳着,“哗哗”作响的声音宛若欢迎风雪阵阵热烈的掌声。枝头一簇簇淡黄色的小花,有些已经凋谢孕育成了点点橙黄色毛绒绒的幼果;有些仍然一如既往地悄悄开放着,散发着一丝丝淡淡的幽香。洁白的雪花落在俊俏修长的叶片上,叶片看上去更加俊美靓丽。雪花融化洗涤了叶片,叶片纯净得闪着亮光,更加绿得浓重。纯净的叶片上叶脉清晰细腻,长短有序宛然如画。叶上偶尔落下的一滴滴,宛如融化了叶片浓浓的墨绿。一滴滴墨绿渗入泥土,好像为冰封的大地注入了生命全新的绿色,随时等待着未来年春风的召唤,蓬勃出满地醉人的新绿。

躯体华贵的桂花树和宝塔似的柏树上,浓浓的绿色大多已经隐藏在一团团棉花似的白雪里。偶尔一阵风吹过,枝叶微微一晃,棉絮似的团团雪花随即化为无数的飞花碎玉,簌簌而下。抖落了雪花的枝叶骤然挺直腰杆,顿时似乎全身轻松,喜气洋洋的样子好像是在调皮地嬉笑着,好像和看着它的人在开心地捉迷藏。附近人家宽大明亮的窗子里一缕缕黄晕的灯光映射出来,愉快地照在洁白的雪花上,小心翼翼地穿过满是落雪的枝桠,落满雪花的柏树上、枝桠里立刻宛如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装,又像蒙上了一层透明的金色丝巾。整个树上顿时洋溢出无限的温馨,仿佛一棵挂满了祝福礼品美丽的圣诞树,无限神奇,让人向往。

偶尔从枝叶间匆匆忙忙窜出几只小麻雀,无何奈何地落在人家房屋门口,惊恐的小眼睛紧张地四处看几眼,蹦蹦跳跳、慌慌忙忙地啄食几下,又迅速腾空而起飞向别处。有时候,小麻雀慌乱中落在雪地上,蹦蹦跳跳一会儿,宛如锦缎般平滑洁白无瑕的雪地上,瞬间就是一幅清新明朗的“雪竹图”。

长年累月活动在山坡、旷野的灰喜鹊,在漫天飞舞的雪花到来时,不知道是不喜欢冬季旷野的单调寂寞,还是寻找新的生活,或者是被村庄里温馨迷人的气氛感染吸引,纷纷放弃了原来一直高高在上的高贵派头,丢掉了隐居山林饮清泉甘露、食山肴野蔌隐士的仙风道骨,面不改色、旁若无人地加入小麻雀的行列,侵占小麻雀的领地;在村中的房前屋后趁机觅得一星半点聊以果腹。不过,灰喜鹊的到来正好给本来不很热闹,甚至有些沉寂的村庄增添了新的雅趣。灰喜鹊在啄食的间隙,振翅一飞常常落在近处落光了叶子的树木上,神头鬼脸地看着下面,等待着新的机会。有时落在凌寒盛开得梅花枝上,“呀——呀——”深情地呼唤几声。不论从哪个角度看去,都是一幅迷迷蒙蒙的苍天下、情趣无限喜上眉梢的绝美水墨国画。

村庄旁池塘周围,覆盖着厚厚的白雪。平静的池塘宛如一颗硕大晶莹的深蓝色琥珀。池塘里水草纵横交错的影子,恍如琥珀里沉睡了千万年的远古时代的生命,默默地昭示着生命的绵长和历史的悠久。寂静的水面又好似一双明亮矍铄的眼睛,带着饱经沧桑的神色,深沉地注视着天地之间的风云变幻,记录着每一年的春花秋月,收藏着每一天绚丽的朝日和灿烂的晚霞。不论风霜雨雪,一直默默地坚守着。偶尔在疾风暴雨中激动澎湃荡漾一会儿,但很快又会恢复平静。就如眼前,一片片雪花簌簌地落在水面,顷刻之间就无影无踪,水面上却一直波澜不惊,连一丝丝轻轻的涟漪也没有,仿佛什么也没有出现,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大概是过于寒冷,池塘里没有优雅高贵的大白鹅在仰天高歌,也看不见鸳鸯似的鸭群在呱呱地浅吟低唱,游水嬉戏。凝神仔细盯着水面良久,也看不见一条游鱼的影子,可是池塘里丝毫没有显得死气沉沉。水面下满满地都是水草的影子,朦朦胧胧里墨绿色的水草蓬蓬勃勃,似乎充满了无限的生机,都在努力地向上伸展着,攀缘着。

塘边丛丛荒草早就匆匆忙忙地隐藏在厚厚的白雪下面。围绕着池塘一圈不高的垂柳依然昂首挺立着,一副不惧严寒霜雪无畏的神态。枝干迎着风雪,积聚着厚厚的白雪,已经融化的雪水不住地从上往下慢慢渗着,灰黑的主干浸润着雪水生机无限。枝头垂下无数柔嫩的长条,碧绿的长条上粘着朵朵洁白的雪花,仿佛无数的银条。寒风阵阵而来,银条随风起伏,婆娑起舞,比起春风杨柳万千条的美妙舞姿,别有一番动人的风韵。隐隐约约地听到一声声“吃果果——果!”“吃果果——果!”呼唤声,在这冰天雪地漫天飞雪的世界里,珠颈斑鸠哪来的果子吃?或许这呼唤声根本就和吃果子没有关系,而是珠颈斑鸠带着睥睨的神色在笑傲凛冽的寒风,笑傲漫天的飞雪。

池塘旁,村庄周围密密麻麻的灌木丛里,满是一棵棵、或者一丛丛清清爽爽碧青翠绿的小竹子。翠绿纤细的枝条上举着一片片同样翠绿修长的叶片,顽强地挤出覆盖在身上厚厚的白雪,努力地探出头来,举起手来;笑迎着一阵阵卷地而过的寒风,亲吻着掠过身边一片片美丽的飞雪。不时摇曳着,像是在优雅地舞蹈,也像是在向严寒风雪昭示着生命的坚强和精神的乐观。

池塘旁边浅浅的水沟已经被厚厚的白雪覆盖了,悄悄流动的水流把村庄和不远处的田野紧紧地牵扯在一起。轻轻地拨开水沟上的白雪,雪下的荒草已经全部湿润了。原来的灰黄色被雪水浸透,颜色变得更深,灰黄里似乎还微微地闪着一丝丝光亮。黄里带着一丝丝深红的修长叶子上,深红的颜色似乎更深,比原来红的部位也更多了一些。浅浅的水流清澈见底,在白雪映照下,闪着银色的光亮,不住地抖动着。只是看不到游鱼、小虾的影子,似乎有一些莫名的遗憾和惆怅。转而一想,如果在看见游鱼、小虾嬉戏玩乐的时节,能有这极目四望无边无垠,白茫茫一片壮观的银色世界吗?

村后连绵不断的高山上,一眼望去是一片银色的世界,莽莽苍苍无边无际。静下心来细细地眺望,苍松翠柏的风采依稀可见。不由得想起一首诗:“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眼前的确是大雪,正在纷纷扬扬地飘飞着。不论是山坡上的松柏,还是峰巅的苍松,无一不是挺立着遒劲有力的枝干,托着一丛丛蓬蓬勃勃生机无限、色泽墨绿的松针,面对着凛冽的北风夹杂着冰雪迎面扑来,从来不曾退让半步,从来也不曾叹息一声。墨绿的神色,强劲的枝干似乎一直带着满脸的温馨自信地微笑。

山乡,漫天飞雪的世界里,孕育着蓬勃的生命;洋溢着一片温馨的气息,是一个美丽神奇的童话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12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