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淡如水的博客

不与别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年近半百,只爱读书,不求闻达于世,只求内心宁静。

【原创】无限风光在绿野(散文)  

2018-07-10 19:55: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仿佛只是短暂的转眼之间,黄叶飘零、满目萧然的情景,已经变成了浓浓的绿色铺天盖地蓊蓊郁郁的清新世界。吹在身上不断地往骨子里钻,使人不断地缩着脖子、搓搓手的寒风早已踪迹皆无,每天热情洋溢地拥抱着我们的总是激情四射的南风。感觉到似乎只是白驹过隙的短短瞬间,我攀登在浩瀚的江山、徜徉在无边绿野的时间已经整整八个月了。

不经意间忆起往事,似乎觉得自己正乘坐在一艘小小的独木舟上,刚刚驶离了曾经熟悉的海滩。前边,蔚蓝色的天空上漂浮着一片片洁白的云彩,仿佛蒲公英的绒球种子一样轻盈,在轻风里潇洒自由地飘飞着,显得俊逸洒脱。蓝天映得海水也是碧蓝碧蓝的,远处的海面烟波浩渺,水天一色的情景令人无限向往。

可是,我更加觉得自己正挥汗如雨、精神焕发地攀登在满是荆棘,但是鲜花艳丽、景色旖旎的山道上。回首刚刚爬过的狭窄山道,虽然看不见清晰的小路,但是依稀可见不久前留下的淡淡痕迹。昂首向前,虽然看不清弯弯曲曲的山道延伸的踪迹,但是越来越险峻的山峰,越来越秀美的风光,越来越芳香艳丽的鲜花,一直在无声地召唤着我,温情地催促着我、诱惑着我不断地向上攀登。

蓦然回首,八个月来在江山文学绿野荒踪社团走过的路,并不算漫长,也不算坎坷曲折,更没有风霜雨雪的历练,我清清楚楚的感觉是,自己的的确确在风光无限险峻的山崖不断努力地攀登。

去年十一月下旬,还算比较温暖的江淮之间已经到了秋风瑟瑟、黄叶飘飞的秋末初冬时节。一阵冷似一阵的秋风把我心里吹得越来越凉,漫天飘飞、随风而去的黄叶似乎也把我内心里本来就摇摇欲坠的一念追求,也捎带着颤颤悠悠地飘飞起来。虽然有些恋恋不舍的留恋,可是飘飞得还是越来越快,越来越远。因为此时,我在某知名网站注册已经整整一年,注册之初的热情虽然没有完全随风而去,曾经满腔的热情和心血孕育浇灌的希望之花,却始终难以绽放,更加谈不上收获喜悦的果实。因为注册此网站前,曾经听到、看到过不少该网站博客里相互交流、共同提升的情况。我清楚地知道,没有别人的指导,单靠自己的努力和热情,想提高自己的文学素养、写作水平是远远不够的;这样的情况似乎就是盲人骑瞎马,我就是满怀着这个热切的希望进入该知名网站。

谁知,一年里流的汗水不少,吃的苦头不少,付出的心血和努力也只有自己最清楚。原指望得到一些热心网友的指点,进一步提高写作水平;但是,一厢情愿的梦想一直收效甚微。究其原因,其实非常简单,我对网络的指望过大,对网友们的期望值太高。开始时,看着每隔三天就上传的一篇微型小说或者散文,短短的几天里阅读的数量居然就会高达数百次,拙文后面的评论也多达数百。得意忘形之下,竟然也欣喜异常,自己还有一些影响力,还有这么多粉丝在跟评。每每此时,我常常昏昏然,飘飘然;不过,还知道一些所以然。

纷纭复杂的评语似乎鱼龙混杂,细致地阅读以后,发现精心评价的评语的确存在,只是数量寥若晨星;更多的是一些程序性的套话和空话,看似热情的赞赏、由衷的赞美,刚一接触似乎使人陶醉,眼前常常满是绚丽的光环。但是,随着一阵阵凉凉的秋风渐渐吹来,身上暂时的燥热逐渐开始降温;深秋的天空也失去了火热的夏日时横跨空中绚丽的彩虹,取而代之的常常是漫天飞舞的黄叶,眼里越来越多的是无边的迷茫,说不尽的怅惘。

注册某知名网站时满腔的豪情,看似抒情诗一般美丽的未来,都在西风萧瑟的秋末随风而去。可以说,绝大多数人的潜意识里都存在着十分顽固的懒惰型意识,宛如一枚叶片一般微小的我自然毫不例外。辛辛苦苦、忙忙碌碌看不出效果,看不清未来,内心里困惑慢慢地上溢,很快就溢满了眼眶化作了满眼的迷茫。犹如一只盘旋在玻璃窗内的苍蝇,看到窗外明亮灿烂的阳光、精彩纷呈的大千世界;憋足了劲带着满腹的希望振翅高飞起来,结果盘旋了一圈,又回到了原来的起点。

百无聊奈中,在一个秋风飒飒、黄叶“哗哗”的晚上,博友文竹老师通过QQ和我对话,关切地问我写作以及投稿发稿情况。我带着无限惭愧的心情说出了内心里的失落和迷茫。很快,文竹老师就问我知不知道江山文学网;十分陌生的名字,自然使我更加迷惑。文竹老师很快就在对话框里发过来一组数字和字母组成的网站网址,提醒我及时点击打开,我如法炮制后,很快就打开了江山文学网的首页。

说实话,我的接受能力并不强。看着以红色为主的首页上一行行、一个栏目一个栏目的排版,一时间,我不禁眼花缭乱。就在我恍恍惚惚的时候,文竹老师接着提醒我点击注册。对于注册,我虽不熟悉,但也不陌生。忙忙碌碌一会儿,既有些迷茫也很轻松愉快地完成注册。在屏幕对面的文竹老师很有耐心地等待着,见到我注册成功的信息后,再次提示我点击她再次发来的网址,带着一些期待和神秘,小心翼翼地点开网址后,一个崭新的天地瞬间展示在我眼前。

绿色是生命的色彩,绿色的田野是希望的田野。荒原里的踪迹,更是充满了无限的神秘,无穷的诱惑力。绿野荒踪,多么神奇的地方啊,宛如令人向往的仙境。虽然刚刚接触,但是冥冥之中我就隐隐约约地觉得,这里或许就是我苦苦寻觅的既是心灵栖息,也是心灵释放的圣地吧!

大概是见我注视着网页,但是无可奈何。文竹老师及时提醒我在网站发文的顺序,从绿野主页中间右边的栏目“社团投稿”开始,一直到正式发文的页面,文竹老师细致地说了一遍,我只记了个大概;随后选择了一篇写过的微型小说《轻轻的落叶》,按照文竹老师的提示,一步步操作起来。虽然屋外冷风飕飕,操作的也比较慢;中间还请教过文竹老师,等到点击确定正式发文结束后,额头上还是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浑身上下都有些热乎乎的感觉,一股股不知道是高兴、得意,还是神秘、期待的感觉潮水似的涌上心头。我清清楚楚地知道,从此,我又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天地,未来会是怎样的呢?顿时,一丝茫然里又带着几份探索的迫切。

似乎等待着婴儿降生似的,第二天晚上迫不及待地进入江山,打开自己的文集主页,前一天晚上传的微型小说《轻轻的落叶》已经过编辑,填写了细致的编者按出现在自己的文集里,发布在绿野荒踪的主页文集里。尽管细致的编者按语并不完全如我的心意,没有根据文体特点准确地指出文章主旨、表明编者的看法,但是已经够细致、够深入的了。看着自己的文稿和文友们众多的文章按时间顺序排列在一起,宛如长长的队列里一位无名的新兵,我既感到高兴,又感到不安。这么多文章排列在一起,我这个默默无名新人的文章谁看呢?

接着我又上传了一篇微型小说《母子》,这篇反映母子深情的微型小说,编辑后引起了很多文友的关注,写出了很多精彩细致确切的点评,我看了心里觉得温暖异常。屋外呼呼而来的冷风,似乎都带着越来越强劲的力度,催促着我在这片绿色的荒野里奋力开拓,走出留有自己淡淡痕迹的新路。

微型小说《只有晚风》被编辑发布在我的主页文集里后,我看出了其中与众不同的地方。前几天的两篇微型小说的标题前都带有一个淡蓝色的圆圈,我已经知道是社团推荐的标志,那么《只有晚风》前面的紫红色小长圈又是什么意思呢?满腹的狐疑不断地上涌,催促着脑子高速旋转起来。不耻下问固然是谦虚的最好做法,但也是孤陋寡闻的明显表现。不如先等等看,如果仍然不懂的话,找机会再请教别人吧。百无聊奈地看着仅有三篇文章的文集,两个淡蓝色的圈子和一个紫红色的小长圈清清楚楚地映在眼前,一副一清二白清清楚楚的感觉。眼光慢慢地向上飘移,一行宋体小字清清楚楚映入眼帘“短篇数量3篇、社团推荐2篇、精品推荐1篇”。我瞬间恍然大悟,这篇是精品啊!我不禁有些得意,但是并未忘形,因为我对精品还没有特别的印象和渴望。

随着在绿野上传的文章越来越多,引起了执行社长靳军的注意。他在百忙中编辑我的文章时总是写出十分精彩而且确切的按语,同时在评论里开始大力赞扬。对于日渐出现、日益增多的赞美,我虽然觉得受之有愧,但也觉得却之不恭,更何况还却之不掉呢。特别是《滇西之行掠影》获得精品后,引起了副社长飘零老师的注意,亲自阅读后写下精彩的评论,使我激动不已。这篇文章长达二万八千余字,是我201112月中旬在云南旅游后,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写的游记,能够得到众位老师的青睐,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来阅读,我内心的激动和感激之情,宛如潮水似的涌上心头。从此,我慢慢地确立了在这块绿色的田野里努力开拓的决心和信心。

俗话说运气来了抵门杠都抵不住,那么,喜事来了抵门杠同样抵不住。冬天日出日落的间隔本来就不长,兼之忙忙碌碌就更加觉得时间如流水一般匆匆而过。就在我带着自豪的满足和十足的得意,数着文集里已经有了十七个蓝圈子和五个紫红色的小长圈时,时光已经定格在20141220日。当晚,执行社长靳军在QQ对话时热情地邀请我担任社团编辑。我在异常兴奋的同时,更多的是深深的不安和胆怯。边看边学习别人编辑我的文章还不满一个月,就要我担任编辑去编辑别人的文章,我行吗?能够胜任社团领导交给的任务吗?

跃跃欲试的心里以及对编辑这一职务神秘的虔诚,在潜意识里不住地催促着我。再说了,还没有试过,怎么知道自己就不行?在执行社长靳军的鼓励下,我答应担任绿野的编辑。当时,我内心的另一个想法就是,编辑必须阅读别人的文章,我把编辑当作学习。别人行的,自己经过努力一定会行的。虽然不要盲目地狂妄自大,但是时时刻刻都要相信自己,任何时候都不能丧失信心。

刚刚担任社团编辑时,点击打开后台,看到里面清清楚楚排列的文章,我顿时生出“慭慭然,莫敢近前”的恐惧。长篇大论看起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看了开头,忘记结尾;理清了结尾,忘记了开头。一时间,竟然茫然无措,不知所云,自然不可能写出确切的按语。短小的文章多为诗歌,诗歌的每句话几乎都是一幅画,我哪能理解得透彻深入,不理解又谈何编辑?精彩纷呈的日子在我焦急的等待、紧张的寻觅中转瞬即过,犹如飞鸟划过夜空,什么痕迹也没留下。转眼间一个多星期过去了,已经到了月底,我仍然一篇文章也没编辑。担任编辑的荣誉和责任之间的冲突,越来越激烈,内心里紧张得喘口气似乎都困难。

也许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吧,不时光顾后台待编文集终于有了预期的收获。月底的最后时刻,我终于在后台看到一篇千余字的散文还没人编辑,我立刻像呆在树下很多天,突然看到一只野兔奔来一头撞死一般开心,点击那篇散文进入编辑状态。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读完文章,根据靳军社长的指导,以及我自己看别的编辑老师写按语的格式,谨小慎微地指出文章的优点,同时毫不客气地指出存在的问题,最后带着鼓励的话语感谢作者,并且谦虚地留评;点击发表后,似乎怡然自乐,等待着作者的意见和同行们的看法。

不知道是新手没名气,还是指出错误时用词不太婉转,满怀着期待在第二天点开编辑的文章后,竟然是作者冷冰冰的反对意见,我的内心里顿时满是窘迫。尽管已经是小寒时节,外面寒风呼呼,额头上还是惊出一些胆怯的汗珠。怎么办,还继续编辑下去吗?只要自己做的是对的,就应该坚持,不要怕反对的声音。农村里常说“不要怕蝼蛄叫就不种庄稼”。编辑的事情,自己做的对,就应该坚持下去。

社团里的成员不说繁若群星,也是人流如织、熙熙攘攘。绿野联谊群里每时每刻都是欢声笑语不断,讨论问题、相互问候,热闹异常。社团主页文集里每天都有新的文章进入,时时刻刻都有新的评论添加,给人的感觉真是日新月异、一日千里。但是,成员们分散在神州大地各个不同的地方,相隔千里之遥最是寻常不过的了。每个人看起来似乎都很孤独,其实无形的网络却时时刻刻用脉脉的温情把这个大家庭的每个成员紧紧联系在一起。

转眼间到了一月上旬,有天晚间上线时见到墨玉芙蓉姐姐的头像在“唧唧”地跳动,我似乎觉得有些奇怪,轻轻点开一看,顿时觉得无限的温馨。原来社长秋心大姐安排记者组长墨玉芙蓉姐姐采访我,要我谈谈进入绿野以来的感受,对于写作的观点看法。激动异常的同时,深深地感到不安,我这位刚进社团一个多月的小人物竟然引起了最高领导的关注,得意之情油然而生的同时也伴随着由衷的感激。在墨玉芙蓉姐姐的提醒下,我注意到自己已经在绿野发文32篇,得到了8篇精品,编辑了8篇文章。我对这些数字本不以为然,眼下见到墨玉芙蓉姐姐因此赞扬我,我实在不好意思。在墨玉芙蓉姐姐循循善诱的引导下,我说出了自己在写作时的想法和做法;因为我实在不敢说那就是经验,其实我也没有所谓的写作经验可谈。

两天后,对我的访谈记录在绿野论坛登载出来,万分激动之余,决心进一步做好自己担负的工作,争取做一名合格的编辑,尽自己微薄之力为绿野社团作出应有的贡献。

不知是写作水平仍然很低,还是被眼前微不足道的一点小光环冲昏了头脑;访谈后的几天里,我上传了数篇自以为还不错的写人散文,结果全是社团推荐,望眼欲穿的紫红色小长圈似乎非常惧怕寒冷似的,躲起来怎么也看不见。副社长心契相依姐姐在我的QQ对话框里留言:上天对你们这些才子的磨练,就是比其他人多。看了此话,我既激动,又很惭愧。激动的是刚进社团的无名之辈竟然引起了社团领导的称赞,惭愧的是我仅是一位普通的教书匠,哪里称得上才子啊!副社长飘零大姐鼓励我,多写些三千字以上的作品。我心里虽然感激不已,但是长期以来养成的惰性仍然深深影响着我,我的实际写作水平并没有进步。似乎仍然是一二一,一二一,并没有一二三四。

既然知道了精品就是比较好的文章,写文章就是为了提高写作水平,得不到精品其实就是文章写得仍然不好。在强烈的虚荣心驱使下,我充分发挥自己所谓的长处,就是善于写作写景抒情的散文,结果毫无悬念,又得了一次精品。得精心情固然很好,但是下一篇怎么写?迫在眉睫的问题紧紧困扰着我,似乎喘息都感到困难。

真的是福星高照,鸿运当头。因为绿野荒踪的平台以及绿野文友们真诚无私的介绍,我认识了绿野元老、上任执行社长宇蓝老师,在宇蓝老师的悉心指导下,我似乎从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困境里,进入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新天地。特别是有一天上传了微型小说《飘飞的轻梦》后,宇蓝老师郑重地告诫我:你既然要在江山绿野里生存发展,就得严守江山绿野的规则。每篇小说、散文的文字,最少三千。我顿时如梦方醒。这段时间里,得到精品的数量很少,感觉到困难,主要原因是自己的文化水平、写作水平不高;还因为没有完全遵循的江山的规则。不遵守规则,在每个地方都会寸步难行。

从此,我注意对搜集的材料作深入细致的思考,搜集材料时更加注重身边的事情,自己经历的事情,或者听说的人物事件。由于材料熟悉,兼之作了深入细致的思考,整个元月份,共计得了5篇精品,加上原有的精品文章,共有13篇。

下一个要攀登的目标早已在心里确立了,因为早就看到有些文友的主页里有红光闪闪“签”字,荣誉栏目有“江山之星”等。我自己的主页里空荡荡的宛如白纸,真像可以画最新最美的图画、写最新最美文字的白纸一样。在向这些目标攀登之前,我就做过调查,了解短篇精品满15篇就可以申请签约,短篇精品满20篇就可以申报江山之星。想想只差2篇精品短篇,就可以签约,我信心倍增。同时,我正在努力设法增加文章的内容,增加文章的内涵量。进入二月份的第一天,我就上传了一篇精心写作的七千余字的散文,满怀着信心等待着精品紫红色小长圈的青睐。谁知竟是当头一棒,头晕了片刻,就清醒了。这篇文章在文字方面的运用的确不好,难怪得不到精品。

振奋了信心,明确了方向,越是往上攀登,见到的风景就越是奇异,内心里的感觉就越是美妙。曾经渴望已久,似乎遥不可及的荣誉,随之到来。三月初,在秋心社长大姐的直接关心下,我顺利地被评为江山之星,同时又成为江山的签约作者。我深深地知道,荣誉永远都是过去的,只能把荣誉当做新的起点,才会不断进步。把荣誉当做资本,就会沉醉其中,受其牵绊,止步不前。

从此,我继续向自己选择的目标攀登,在不断的攀登中,虽然觉得非常辛苦,但是加深了对生活的理解和认识。在享受着攀登愉悦的时候,培养了宁静淡泊的心情,这是我愉悦终生宝贵的精神财富。虽然觉得向上攀登的路途越来越坎坷,越来越险峻;但是,我的感觉却越来越美妙。因为,无限风光在绿野!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9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